铁风闻声看去,见到来人,大喜之情溢于言表。(书=-屋*0小-}说-+网)

    来者是个和铁风年纪相仿的女子,之所以说是女子而不是少女,着实是因为来者虽说面目白皙,眉目清秀,笑吟吟的一副少女模样,但身材却实在有些太过惹火,一袭红色短衣之下,丰满的上身,几乎已要爆破了出来,随着轻盈的步伐一抖一抖,露出点点弧线,引人想入非非。而其腰肢又宛若水蛇,一手可捧,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暴露于外,一扭一扭,更是让人有些挪不开眼,再其下,那饱满丰臀更是热辣火爆,一袭火红色短裙勉力盖住,随着腰肢摆动,透着青春的气息,任谁看了都不禁要有猴爪挠心的感觉。

    若说陆星柳是个精灵般的美人,眼前女子则是个魔鬼般的尤物,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的存在。曹子建曾以“行徒用息驾,休者以忘餐”形容美人,用在此处,不仅不觉夸张,甚是觉得程度还有些不够,应改为“行徒撞山壁,休者餐入涕”才更为贴切。

    但铁风之所以大喜,却并不是因为来者的美貌或身材。

    仅仅是因为,来者是一个人,是真正的一个人。

    铁风头正对着洞口的方向,奋力的把脖子抬起来了些,笑着说道:“姑...姑娘,见到个同类真好!哈哈,你也是被炎大人所救么?”

    铁风平日里从不服于人,极少称人为“大人”或“前辈”之类,但此次被那名为“炎”的生物救了性命,心下感激,虽说不知这炎是何等逆天生物,竟有起死回生之能,但若称呼“炎大兽”“炎大王”亦或是“炎兽王”,总觉得有些别扭,索性就由着人世间的习惯,称呼其“炎大人”了。

    而之所以此次如此感激,倒也不全因劫后余生的喜悦,更多的是想到既然没死,那自己便有机会报这“杀己之仇”了。

    “我..算是吧,这个称呼真有趣,咯咯咯”那少女走近了,瞧着铁风满脸水渍,微微一笑:“你是不是嫌那大蛇喂的粗暴了?”

    铁风本想说:粗暴,实在太粗暴了!但转念一想,毕竟现在在人家地盘,也不知道这蠢萌的大蛇忍耐的限度是多少,况且也不愿在这少女面前丢了面子,便答道:“还好,还好,咳咳。”说罢还斜眼看了大蛇一眼,只见它一动不动,眼睛都不眨一下,犹如雕像一般,铁风以为它还在思考自己刚才的威胁,便也没太在意。

    “我叫铁风,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那姑娘闻言,圆溜溜的大眼珠子一转,笑吟吟的答道:“我叫红炎,你今天还没喝水吧,我喂你好不好。”少女声音很轻灵悦耳,让人听了很舒服。

    因为刚才少女进来时逆着光,铁风看不真切,此时少女走近,方才看到那丰腴诱人的上身,和极省布料的着装,不由得一愣,老脸一热,便要转过头,不看这名为红炎的少女。但转念一想,我堂堂男子汉,可不能像没见过世面似的,被人家姑娘家瞧的低了,于是便把转过一半的头又转了回来,眼珠子如老僧入定一般半点不转动,直直盯着少女身后的墙壁,一时竟忘了回答她的问题。

    红炎见了铁风把头转过去,又转过来,只当做他是在摇头,回答自己的问题,意思是说“我没喝水”,于是便轻盈了转了身,蹦蹦跳跳的对着那处小水池子走去,含了一口水,又轻飘飘的走了回来,踩着大蛇的身上走到铁风的面前,蛇身虽划,但她脚步却是极稳。。

    铁风起初见少女离去,方才想起刚刚少女所问,觉得奇怪:“怎的她问我喝没喝水,自己反倒去喝起水来?”

    待少女臌胀着小口走过来的时候,不由得有些惊异,但也兀自装作一脸镇定:“这是什么情况...她含了一口水,难道是要喂我?也想学那大蛇的喂法不成?是了,她定是想戏耍于我,料定我会吓得躲开,然后看我笑话...哼哼,小爷岂能受你所制?”想到这里,便稳住身子半点不动,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还不待这姿态摆多久,便见到那少女走过来竟并不停留,鼓着两腮便要直接欲嘴对嘴的亲上去,比那大蛇的喂水方式还要粗暴一些,这一下使得铁风一惊非小,再也顾不得什么会不会被嘲笑的问题,伸手便欲将她推开,但手刚抬起一寸,只觉得眼前的少女除了一些敏感部位,肌肤均暴露于外,着实不知该在哪里下手,便又把手收了回来,侧头一躲,惊叫道:“你..你做什么!!”

    红炎见铁风躲避,脸上微微疑惑,却不收手,再次对着铁风的嘴上附了过去,吓得铁风犹如一个要被侵犯的黄花闺女一般,连连躲避,只见那红炎头往左,铁风就头向右,而红炎头向右,铁风便头往左,两人竟这么一左一右的撕扯了近十个来回,红炎含着一口水虽不好受,但也觉得这“玩法”有趣的很,于是便也不上双手,继续一左一右的如啄木鸟啄木一般,继续“玩着”,而铁风则是杀猪般的大叫连连。

    又过了十余回合,红炎见铁风脑袋一下一下像个拨浪鼓似的,实在太过好笑,一下没憋住,便“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嘴中含的一口水,也因此尽数的喷到了铁风头脸上,水珠点点,晶莹剔透。

    “你...你做什么!!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如此不知廉耻!岂不闻男女授受不亲乎!”

    铁风只觉满脸水渍,虽出于少女之口要比那大蛇之口稍好一些,但也着实让他气的不浅,一怒之下竟出口成章,学起陆星柳那般被自己抱怨了无数次的“文绉绉”的言语来。

    红炎却是一直“哈哈哈”的时而仰面,时而附身的笑个不停,她的笑无论是动作还是声音,都极为豪迈,浑没有半点少女矜持的意思,笑声持续了半晌,方才停了下来,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转头问到:“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见到铁风满脸怒气加上水渍的样子,又当他的面“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铁风只觉打出生以来,第一次被一个姑娘如此欺负嘲笑,但偏偏现在身上又使不出半点力,气鼓鼓的喘了几口大气,灵机一动,对着身下的大蛇说道:“大蛇兄,你帮我把这家伙赶出去,到时候我一定在求炎大人给你...给你好吃的,对!很多好吃的!”铁风也着实不知道这大蛇喜欢什么东西,便只得以“好吃的”相诱。

    却不想那大蛇蛇头半点不动,依然在装“雕像”。

    铁风见状狠狠的掐了身下的蛇身两下,但此时本就无力,这一掐却是连挠痒痒都不如,无奈之下,只得打起那“老黑”的主意。

    “老黑兄,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吧?小弟身陷危难,你可不能不讲义气啊!”

    只见那“老黑”,双翅把全身都盖的死死的,头脸也不露出半分,装“雕像”的功夫却与那大蛇如出一门。

    铁风见状暗暗气恼,不知这两个话痨似的生物怎的此刻都一言不发了,而耳旁的“咯咯”笑声使得他怒气更甚,大叫道:“你别笑了!”

    红炎闻言,当真停下了笑声,走到铁风身旁不远,睁着美目,笑吟吟的看着铁风。

    若换做平时,眼前见到这么一个性感火辣的妹子,铁风虽不做他念,但仔细欣赏一番还是要的,但此时他只觉得这少女只是不知为何要戏耍自己,却是半点欣赏的心思也没有了。

    “你离我远点好不好。”

    铁风尽可能的心平气和的说到,识时务者为俊杰,此时他也当这么一回俊杰。

    “不要。”红炎摇了摇头,果断的答道。

    “俗话说恩....‘男女授受不亲’,你是姑娘家,我对你来说是个陌生男人,你要和我保持距离才是,咳咳。”

    铁风见威逼不成,只得改作说教,本想引经据典其他的言论,奈何肚子里只有这点墨水,还是拜陆星柳所赐,只得把这句老话又搬了上来。

    “什么男兽兽女兽兽的,况且你也不是什么陌生男人啊,我以前都骑在你身上的,为什么现在就要保持距离了?”

    红炎疑惑的思考了下,显是不懂这句话的意思,身体也没有向后挪半点,阵阵少女馨香飘去,不断侵蚀着铁风的意志。

    铁风听到“不是陌生男人”,再加上“骑在你身上”的言论,立时便想的歪了,只觉这少女说话实在太过直接,一时之间瞠目结舌,过了半晌才缓过神来,暗想:看来是这姑娘认错人了,多半是把我当做了她的情人,怪不得行径如此荒诞...对了,她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咳咳,红炎姑娘,我叫铁风,铮铮铁骨的铁,风度翩翩的风,我可不是你的情郎。”

    说罢,看了看眼前这如妖精般的少女,却不免有一种男人本能的遗憾。

    “青狼?你拿你自己和青狼比?咯咯咯,我当然知道你是铁风,也知道你不是青狼,看来你脑子多半还有些糊涂,多半是他们三个没照顾好你罢。”

    听了少女的话,那大蛇的瞳孔却微微缩了缩,而那老黑的翅膀也不禁抖了抖。

    铁风暗想:“这疯丫头竟然还说我脑子糊涂,恐怕这天下再也没有比她还含混不清的了,如今我只得先顺着她点,等身体恢复一些,她就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了。”支支吾吾的顺着应道:“是的,是的,我还有些糊涂,要不红炎姑娘你先让我在这安静的休息一下,晚一点....恩...晚一点再来看我好不好。”

    “恩...有道理,你现在脑子不好,是该多休息一下。”红炎认真的思考了一番,点了点头,又看向的洞里的三处,说道:“那你们几个好好照顾他吧。”

    说罢,红炎便迈着轻快的步伐,蹦蹦跳跳的离去了,腰臀一扭一扭的,引人遐思。

    待少女走后,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铁风终于不用再憋着那一腔怒气,发泄般的大叫道:

    “你大爷的!你才脑子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