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又大声嘶吼了几句,终于觉得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长叹了一口气,蹭了蹭身子,闭目养神起来。

    刚闭上眼睛没过多久,便听见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来,一股饿意涌了上来,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反而大松了一口气:“多亏他们光喂水,没喂饭,不然老子真的要被恶心死在这了。”但转念又想:“我现在却还是爬不起来,要如何才能找些吃的?”

    “小子,你,饿?”

    这时,铁风右侧的一个石块处,竟然发出了一道声音,一字一顿,简短有力。

    “???”

    铁风左顾右盼一番,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一脸疑惑,顾盼之间,却发现身子右侧的一个石块朝着自己挪了挪,正是声音发出的方向,不由得心下大奇:“我...我的天,看来我不光能听野兽说话,竟然还能听石头说话?!但那石头会动又是怎么回事?!”

    “说-话”

    那石块又朝着铁风处挪了几分。

    “石头兄,你是在叫我?”

    铁风转过头,疑惑的问道。

    “对。但我,不叫,石头,兄”

    回答依然铿锵有力,夹杂着一种类似金属摩擦的声音,显得很是硬气。

    “嘶,小蝎哥,你不要吓唬他,这小子胆子很小,动不动就要晕过去,我们可得照顾好他。”

    大蛇突然发话了,言语之间显得对铁风很是关心的样子。

    言毕,铁风只见那石头咚咚咚的翻了几个个儿,滚到一旁去了,心里纳闷:“原来这石头就是‘小蝎哥’?难道真有石头可以成了精?”正想着,却发现原来石头所在的位置,又发出了一道声音:

    “你吃,什么?蚯蚓?蟋蟀?”

    铁风闻言又是一惊,转头仔细看去,之前石头所在的位置,好似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家伙,原来它才是“小蝎哥”,却不是石头成了精,但它体色与岩壁完全相同,加上动里光线昏暗,倒是看不清楚是个什么生物。

    “咳咳,还有没有其他选择...”

    铁风现在虽说是饥肠辘辘,但就算饿死,也决计不想吃蚯蚓蟋蟀之类的东西...

    “小蝎哥,他是猿类生物,喜欢吃果子,不喜欢吃虫子”

    这时,一旁老黑发话了,铁风听了连连点头,虽对这猿类生物的称呼不是很认可,但果子却比虫子要好上太多了,连忙补充道:“对,我吃果子,我吃果子。”

    那小蝎哥闻言,动了动身子,一言不发的朝着洞外走去了,铁风一直眯着眼睛想看看这是何等生物,但到了洞口逆着光,却更加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似乎很尖,很威武的样子...

    “小子,那是小蝎哥,心狠话不多,是个蝎子”

    似乎感觉到了铁风的疑惑,老黑说道。

    蝎子?

    每天撬开我嘴的是个蝎子?!

    “呕!”

    铁风听了这个回答顿时干呕不止,但肚子空空的,什么也吐不出来,过了好一会才缓了过来,喘着粗气问到:“呼-呼,这洞里,除了你们三个,没别的奇奇怪怪的玩意了吧?”

    “嘶,小子,什么叫奇奇怪怪的玩意?你说清楚!”

    大蛇眯缝着眼睛,那半人大的蛇头又探了过来。

    “就是说你很厉害。”

    铁风也学样的说道,却当真顶用,大蛇闻言立即点了点头,显是认同了这个说法。

    “小子,我们三个在这洞里一齐生活了四十多年了”老黑把脑袋从翅膀里又探出来些许,说道:“从他还是个小灰蛇,小蝎哥还是个小虫子,我年纪最大,他们便称我老黑,大蛇年纪最小,刚来的时候,它盘起来也就比你爪子大不了多少,还是我一手给他喂大的...谁曾想后来竟长的这么大,啧啧啧,因此本来小蛇的称呼,便也改口唤作了大蛇了,但是体积虽大,这智商么...却还是一样的愚不可及,吼吼吼。”

    老黑笑起来嘴咧的长长的,配合他那一脸短毛,给人很阴森的感觉,若外人来了,绝对要吓个半死。

    铁风微微点了点头,暗想:“这两个家伙若被旁人见到,定要吓得魂儿也丢了,但此刻我和他们相处了一天,便觉得他们也没有多恐怖,而且这么大个蛇,竟然被一个小蝙蝠喂大的,实在是不可思议!”转念又想:“这蝙蝠和蛇能活这么大年纪,倒也不算太过稀奇,但那小蝎哥是个蝎子,蝎子也能活三四十年么?”

    但这问题却着实不好问出口,好似问一个百岁老人你还能活多久一般,天知道那小蝎哥到底是个什么性子,若一会知道自己这么问,会不会一怒便咬上一口。

    铁风见两兽不言语了,又扫视了一圈周遭光秃秃的岩壁,不禁暗想,在这洞里住上一年,我便要受不住寂寞无聊,这几个家伙在此住了四十年,竟也不嫌烦闷?是了,定是人的心思多,有追求,这帮子野兽,却是每天吃好了就成,没太多追求,无欲无求,便也没什么烦闷的了。”

    一时之间,铁风便想了许多曾经从未思考的过的问题,但念头一断,饿意便又涌了上来,铁风只得闭目不动,暗自祈祷那小蝎哥快些回来,此刻他饿的急,便也不嫌弃那蝎子恶心了。

    过了好些时辰,天色已黑,洞里半点光亮都没有,铁风饿得快晕过去的时候,终于听到一阵“吭哧,吭哧”的声音传了过来,瞬间心中大喜,猜是那小蝎哥回来了,却不知为何去了这么久,但此刻却也想不到那么多,忙叫了一声“小蝎哥,加油,我要饿死了!”

    言毕,那“吭哧”的频率便稍快了些,过不多一会,便蹭到了大蛇的身旁,但因为大蛇体大又滑,那小蝎哥却没办法带着个果子上来,铁风距离远,伸手又够不着,于是那小蝎哥便用尾巴抽地,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正当铁风疑惑时,便见到老黑飞了下来,将那果子抓起,送到了铁风的手中。

    铁风早已饿得不行,果子到手也不管他是什么东西,有毒没毒,“嘎巴”几下便吃了进去。

    “恩?”

    那果子味道很淡,有点像山药般的感觉,入腹便觉得全身突然暖洋洋的,没过了多久,便觉得肚子中好像有微弱的电流传至全身,一时之间每个毛孔仿佛的张了开来,一波波兴奋感冲击着大脑,大爽不已,铁风在这种冲击下,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两声,过了好一阵子,这股感觉在缓缓消失,消失的一瞬间,便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极具幸福感的睡了过去。

    铁风睡去之后,洞里发出了三个大大的咽口水声。

    “嘶,小蝎哥,怪不得你出去那么久,原来你竟然把那果子给这小子拿来了?!”

    在黑暗中,大蛇对着身下不远的小蝎哥说到,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炎说,他要,补补。”

    小蝎哥依然简短干练。

    “既然是炎说的,那却是没什么问题了,可是...”老黑发话了,大蛇对于那果子的判断全是因为味道,而老黑身为蝙蝠本就有声波定位的能力,在这夜里可谓是“看”的更真切,缓了缓又补充道:“可是当年我们仨合分一个半个巴掌大的果子,大蛇便能身躯力量暴增,我这眼睛也从此看的极为真切,早已脱离的蝙蝠的视力范畴,而你更是逆天的延续了数十年的寿命,至今还身强体健的....这东西向来都是群兽齐分,不知他自己吃了一大个,会有什么变化,若也是像大蛇这般体积暴增,那可是不妙之极...”

    三兽讨论了几句,便也都闭口不言了,一时之间洞穴中再度陷入沉静。

    铁风这一觉睡的极为过瘾,仿佛从出生起都没睡过这么爽一般,知道次日中午,才悠悠醒来。

    打了个大大的哈气,又抻了个大大的懒腰,铁风就“蹭”的一下坐了起来,刚刚坐定,活动了一下胳膊,心下大奇:“我竟然能动了?”

    “看来果然是小爷天资异禀!”

    铁风又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了几声“咔咔”的声响,脚下一蹬,便从大蛇的身上跃了下来,见那两兽都在闭目睡觉,而小蝎哥又不见踪影,索性便也不声不响,走了出去,刚刚到洞口,只觉外面阳光大亮,甚是刺眼,温度又比洞内高了许多,便又退了回来。

    缓了缓,稍微适应了一些,又一步一步慢慢的挪了出去,出洞之后,只见外面景色一片大好,这洞口左右都是草木,后面倚着大山,前面流过一条小溪,水流细长而湍急,发出清亮亮的声响来,照风水角度来讲,此洞背山望水,倒是个极佳的宝地,再往外走得几步,只见周遭蝶舞鸟鸣,一时之间铁风心情大快,只觉得现在自己才算真的活了过来,欢喜难耐,便对着大山喊了起来。

    “啊——老子——活了——!”

    喊了两声,体顺气畅,只觉得时间所有烦恼都抛之脑后了,便又抑制不住的大笑了起来,整个山林都发出“哈哈哈”的回响。

    正当铁风一脸傻笑的发泄完成,一个极为轻灵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咯咯咯,看来你恢复的不错,想来现在脑子应该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