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只相处的不久的时间,但铁风对这个声音却是印象极为深刻,绝对是那个叫红炎的少女。

    闻声转头看去,本待挖苦几句以找回昨天的场子,但话还没出口,却呆住了,重重的咽了口口水。

    这简直是个妖精!

    昨日在洞里并没有看的很真切,今天出了洞来,阳光大好,才彻底瞧清了少女那明媚动人的五官,还有那火爆诱人的身材,铁风自诩不是以下半身思考的生物,但猛的见了这祸水级别而且又穿着极省布料的少女,一瞬间犹如兽血沸腾一般,竟有一种直扑上去的冲动,花了好大力气才把这股奇异的感觉压制下去,尽管如此,小腹下还是微微凸起了一块,微微俯身,以求不至于太明显,但也让他感觉十分尴尬,浑然忘了自己刚刚想要说什么。

    之所以如此失态,除了诱人的少女,还有昨日吃的果子的原因,但此节铁风确是不知了。

    “嘻嘻,看你这模样,身子是好了,脑子却还是有些糊涂,是不是?”

    红炎蹦蹦跳跳的来到了铁风面前,也学着铁风微微附了附身子,斜着脑袋,看着他几天下来变得更棱角分明的脸庞。

    “咳咳,是...”话刚说了一半,铁风忽然缓过神来,忙挺直胸脯,提高了几分音量道:“是个鬼!小爷我脑子就从来没坏过!”说罢,眼神朝旁偏了偏,双手在身旁蹭了蹭,不知怎地,面对这个过于火辣的少女,总有些不太自在。

    “既然你脑子好了,那你是不是记起我来了?”红炎直起了身子,笑吟吟的瞧着铁风,一脸期待的样子。

    铁风心道:这少女一见面就和自己显得极为熟悉的样子,若说是认识自己,也并非没有可能。

    于是转过眼神,仔仔细细的盯着少女脸蛋瞧了起来。照理说这般近距离观察一个妙龄少女,着实有些不大礼貌,但铁风于这个并不懂,少女也浑不在意,于是便犹如老古董商鉴宝一般,持续了数个呼吸的功夫,一动不动。

    “还别说,,当真有点眼熟...但这妖精般的妹子,我若见过,又怎能给忘了...难道说...”铁风心中暗想了一会,犹如突然开了窍一般,脱口而出道:

    “我知道了!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对不对?!”

    红炎先是满脸期待,后是叹了一口气,而后眉头微微一簇,轻声说道:“说我是你失散已久的妹妹,倒也不完全不对...可是你还记不起我的名字来么?”

    “我怎么记不起你的名字,你不是叫红炎么?话说你真的是我妹妹?!”铁风闻言暗自窃喜,心道:“我要是有这么精致的妹子那是极好的,不过我得叫她穿的正常点才是。”

    “那是我的大名啦!你给我起的小名怎地你竟忘了?!我不理你了!”红炎跺了两下脚,负气的转过了身去。

    看着少女转身不动的背影,铁风疑惑了半晌,只觉这一身火红的衣服,和那极为白皙的皮肤反差极大,若一动不动的话,当真像个女鬼一般。

    “女鬼?”想到这里,铁风突然一惊,脱口说道:“你...是红红”说到一半,又觉得不大可能,眼前的少女至少比红红要大上个十来岁,便又加了句“...的姐姐?!”

    “你可算猜出来了,但我却不是红红的姐姐,你再想想!”少女转过身来,又恢复了满脸的笑容。

    见少女转过了身来,铁风顿时明白了那熟悉感从何而来,虽说这少女笑靥如花,不似红红那般冷冰冰,但那脸蛋确实是长得极像,但以她的年纪,绝不是红红的妈妈,若不是姐姐那又是何人?难道说...

    “难道你是...红红的哥哥?”

    铁风言毕,还不经意的朝着少女身下某处瞧了瞧,左脚微微向后蹭了半步。

    少女闻言,双手下拉着嘴角,伴了一副丑相,没好气的叫道:“你怎么不猜我是红红的爷爷呢!蠢死了”过了会儿,抚了抚自己因为用力过大扯得有些疼的嘴角,大声说道:“我就是红红啦!”

    铁风很配合的装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一秒即收,瘫着脸,冷笑了两声:“哼哼,红红是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身高是你的一半也不到,你以为小爷就那么好骗?”

    “哼,不理你了,你还说会回来看人家,结果都要死了才被人抬回来,然后还把我给忘了...”少女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铁风闻言一惊,这次却不是装的了,他那时确是对红红说过这句话,但当时只当做是哄小女孩,并没怎么当真,此时被这少女当面讲了出来,怎能不惊。

    “怎...怎么可能?!”铁风闻言又后退了两步,扫视了一下眼前的少女,惊叹道:“你怎么可能这么大了?!”顿了顿,脸上微红,又轻声的补充到:“我是说年纪..”

    “我族都是这样的,你上次见到我时,我才刚...恩刚出生不久呢...”红炎并没有听出铁风这一句的怪异之处,上前一步,答道。

    铁风只觉这个解释实在匪夷所思,也不知眼前的少女是不是还在戏耍自己,一时之间瞪着眼睛,竟不知该如何对答。

    过了好一会,才问道:“上次见你时,你是小女孩,这回便成了大姑娘,那再过些时日,岂不是你要变成一个老婆婆了?!”

    “不会的啦,我族容貌就这样差不多,或许还能看起来成熟一点,但不会变成老婆婆的,嘻嘻。”

    铁风闻言,却还是有些不大相信,对这两句话琢磨了半天,总觉得怪怪的,思忖到“我族这个说法,倒是很奇怪...难道是因为她是什么特殊民族的么?”朝着四周望了望,又瞧见了身后不远的洞穴,看到洞穴,便想起了里面的三个生物:他们三个貌似很听这少女话的样子...想到此处,猛然一惊,背后一凉,脱口道:

    “你...你不会...你不是人么?!”

    “那又如何了,哥哥果然如大蛇所说,胆子小的很呢”少女说到一半,咯咯笑了两声“我本来就不是人族的,老黑他们不是也一样,怎么你见他们都没什么事,见我反倒吓成这样,难道我比他们仨还丑不成?”说完了又把嘴撅了起来,一副委屈的样子,变脸极快。

    “这..”铁风一时之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结合之前和“红红”的接触来看,对于眼前少女自称不是人族的言语倒是信了八分,但老黑他们三个虽说是兽,却本身就生得那副样子,而眼前的人怎么看都分明是个妙龄少女,突然说她又不是人了,其中的怪异,要比当时听见三兽开口说话更甚。

    “你这家伙怎么总是一愣一愣的,你若还有什么问题,我们边走边说好不好?”红炎说罢,上前一步,双臂挽住了铁风的胳膊。

    猛的被眼前的“不知名少女生物”挽住,铁风感觉十分怪异,把手悄悄的抽了出来。

    就这么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却又引得红炎强烈的不满,嘟着嘴说道:“哥哥你怎么如此嫌弃我了?”

    铁风先是一愕,而后便想到:“想来她是因自己挣脱她而不满。”但以前红红是个小女孩,无论怎么粘着自己也没什么忌讳的,虽说眼前的红炎本就和红红是一人,但怎么看都是一个少女,而且是身段极为火辣的少女,再要如此,却十分不妥了,虽说如何不妥,铁风也说不出来,总觉得一时间还有些适应不了。思考了半晌,说道:“我..没嫌弃你,不过我身体刚恢复还有点..还有点虚,你先让我自己走一会,咳咳,话说我们去哪里?”

    红炎歪着脑袋想了想:“身子虚不是更要我搀着才对?”但还是应了铁风,并没有再去强求,只是走过去拉住了他的手,笑了笑,答道:“去跟那位‘炎大人’道谢啊。”

    铁风这次却没有挣脱,拍了拍脑门道:“对!这么重要的事情差点忘了!”

    “那你打算一会如何跟他道谢那?”红炎拉着铁风,沿着溪水旁,朝着上游方向走去。

    “救命之恩,无论怎么报也不过分,他若有什么事情让我做的,我便应了他,如果没什么要我做的,我便给他磕几个响头。”顿了顿,转过头问道:“你认识炎大人么?”

    “我自然认识。”红炎答道。

    “那...炎大人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铁风本想问“是什么生物”只觉得这么问好像怪怪的,又想问“是什么东西”如此却更显不敬,因此顿了两下,索性直接问“是什么”了

    “它不让我给你说,嘻嘻。”红炎甩开了铁风的手,蹦蹦跳跳的向前跑了几步,时而踏进溪水,时而又踏出来,时而娇笑,时而欢叫,显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铁风看着眼前欢愉的少女,心情跟着好了许多,本也想跟着去踏一踏溪水,感受一下自然,但刚踏出一步,便觉得双腿似乎有些迈不开,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着一身灰白色长袍子,整个一书生打扮,怪不得行动不便,因此踏水的计划便作罢了。

    两人便这么沿着溪水一路向北走了三四里,折而向西又走了一里多点,到了中午时分,来到了一个极美的去处。

    此处是一片竹林,但却不似平常竹林那般单调,除了竹子外遍地开着鲜花,红的紫的白的,大多铁风都叫不出名字,花香伴着淡淡的竹清气传来,中间夹杂着声声鸟和,让人心旷神怡,宛若进了仙地。

    “你猜猜那‘炎大人’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到了竹林,红炎神秘一笑。

    “想来连大蛇他们都既惊且怕,定是个极厉害的存在,或许..或许是...反正肯定是很威武的吧。”铁风本想说“或许是老虎巨熊模样的霸气生物”但又想那炎大人可能离此不远,万一猜错了,不免尴尬,因此却没提。

    红炎嘻嘻一笑,道:“我去请‘炎大人’出来,你在这等着哦。”

    只见红炎迈过花丛,隐进竹林,便不见了。

    过了好一阵功夫,铁风听到一道声音远远传来:“尔等见我,却不跪拜?”那声音空灵悠远,却透着一股威严。

    铁风自觉这炎大人着实有救命之恩,跪拜一下本也无妨,但此刻却半个影子都没见到,自己这么闻声便跪,却总有些屈不下身,于是朗声答道:“在下深感炎大人救命大恩,若现身相见,小子自当跪谢!”

    一言过后,便又半响无声。

    过了好一会儿,只见红炎从一旁蹦蹦跳跳的闪了出来,头上还多了一个五彩花环,到了铁风面前先是笑了笑,而后又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正色道:

    “我已现身相见,尔等可跪谢了不?”

    声音正如刚刚那道,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