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其中一个高个子汉子转过头来,面色不善。

    一旁几人也不约而同的看了过来,有的脸上带着惊异,有的脸上带着戏谑,连那浅棕色小鹿跑走都不曾察觉。

    见到缓缓走来,渐有合围之势的四人,铁风扔面不改色,笑着答道:“我说是几位是犬,大上面一个点的那个犬,这回可听清了?”

    一言既出,四人面色皆寒,江湖之中互有仇怨原本平常,但如此萍水相逢便当面辱骂的却绝不多见,几人相互对视一眼,但见铁风神色淡然,倒不敢太小觑了他,那高个汉子朝着四周望了望,不见有他人,又道:

    “你是什么人,可是来找我铁拳门寻仇的?”

    “不是。”铁风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何故辱骂我们几人?”那高个男子又皱眉问道

    “就是想骂,看你们几个就不痛快!”铁风笑着答道。

    其实此刻嘴上认个错,或可化解这危局,但铁风自来就是这性子,要他性命容易,要他服软却是难如登天,这句话说出,几人便难再有缓转余地,只得以武辩是非了。

    四人闻言皆是怒气大起,那高个男子对着那老二使了个眼色,老二点点头,把长鞭别在腰间,站了出来,对着铁风说道:

    “哼,我铁拳门不以多欺少,你小子若是着急赴死,便出招罢!”

    “小爷我也不恃强凌弱,犬兄若着急赴死,便出招罢!”铁风微微一笑,回应道,双眼不经意的打量身边各处,已存了逃命的心思。

    起初一腔热血的冲了上来,此刻略冷静了些,一时间有些踌躇,自己既无兵刃,又无内力,跟这几人动手是绝对讨不得好的,虽面不改色,也不免心下惴惴。

    三人闻言各挪了几步,占了三个方位,将两人围在中间,虽嘴上说不以多欺少,但隐约之间也给铁风施加了不小的压力。

    中间那被称老二的汉子闻言也不再多答话,前冲几步,一拳挥出,是江湖上常见的一招“奇正拳”起手式,这一式四平八稳,七分守三分攻,原是想试探铁风深浅。

    铁风本就不擅拳脚,又无内力,见这一拳挥来连忙撤了几步,不敢与之相抗。

    老二见一击得势,便追将上来,一套“奇正拳”源源不断的使了出来,逼得铁风退步连连,无可奈何,几人见铁风身手反应不慢,显是练过些功夫,但挪移之间脚步虚浮,似毫无内力一般,不禁都是暗自惊奇。

    这铁拳门位于北荒以西,与西岭交界处,其门主封无忧老爷子人称“不需斧”,号称斧头能做到的事情,自己一对铁拳都能做到,其下徒孙都以拳路刚猛著称,单论力量来看,实不输与江湖顶尖门派,只是因为过于重视力量,不重视灵变,是以这门功夫未能跻身一流。

    老二在拳法上浸淫多年,虽是一套最基础的拳法,在那封老爷子教导下,此时却使得虎虎生风,地上草叶被拳风带起,纷飞漫天,煞是好看,见铁风弱势,胆子也越来越大,从七分守势改作七分攻势,铁风顿时狼狈万分,时而如贵妃醉酒,时而如老猴偷桃,毫无章法,全凭反应躲闪,不多时便胸口重重的中了一拳,倒飞而出。

    “好!”

    众人见老二得手,呼和了起来。

    铁风倒地后却未如众人预料那边吐血不止,相反的,只是揉了揉胸口,看了看自己前胸,又看了看眼前的男子,便坐了起来,神色怪异。

    这般情形极为诡异,仿佛一个人从万丈悬崖跳下,不仅没摔成肉饼,还爬了上来。黄衣男子四人固然不懂,铁风亦是不知所措,甚至连逃跑都忘了。

    原来老二刚这一拳恰中铁风胸口玉泉穴,这一穴位上集任脉天部凉寒气,下聚膻中热暑气,是人体真气通转要穴所在。

    而铁风此时经脉强如铁筋,内力却虚空一片,犹如干涸已久的宽大河道,对内力渴求至极。因此那拳上内力入体之时,便通通被吸引了进去,内力流入之后便顺着任脉前行,转至督脉,循环了一周,顺着破损的丹田处四逸散去了。

    这般情形看似是简单巧合,实则极为难得,千古也不见得有一例。

    那三才剑经本就是令吾结合大阳心经所创,也是一门极为霸道的法门,而先前在执法堂大牢中,心念所动,无意中运起“三才剑经”中的口诀,这口诀若修炼时不以相应的三招剑法排解多余内劲,几与自杀无异,更何况当时还穴位被封,动都动不得一下,因此一时间内力汇聚,极短的时间便将经脉撑到了极限,直至爆破,恰巧是因为蓄力时间不长,加上郑总以求谨慎留的一道暗劲所护,身体却未跟着经脉一起爆破,此乃一巧。

    铁风之后又受了红炎精血相救,那红炎为极为不凡的圣兽血脉,因其精血铁风经脉不仅重铸,又变得极其强韧,几可谓当世无二,此乃二巧。

    但若是在常人身上,有如此经脉,内力也必是强悍无匹,若有外力入侵必是自然而然的生力抵抗,而铁风偏偏却是丹田被毁了,内力半点也没有,这才能不由自主的吸收外入内力,此乃三巧。

    有此三巧,才有了刚才的一幕,这番神奇之事固是前无古人,且多半也要后无来者了。

    铁风坐起之后,暗自发愣,一脸无辜的看着眼前的几人。

    “老二,不要戏耍,快点解决。”

    几人见铁风中招本是大喜,后又见他神色淡然,若无其事一般,皆是觉得这老二手下留情,在玩弄这少年,是以那高个汉子眉头微微一皱,出言喝止。

    “我...好!”

    而那老二也是惊异莫名,这一拳自己是半点也未加留手,就算打到自己身上也必然要重伤不起,之前交手只觉这小子身形虚浮,手脚轻飘,绝非内力高强之人,却不知他又怎能中了一拳后,似没事人一般的站了起来。

    但此时兄弟几个都在看着,又不想当众说出“自己已用了全力并没有戏耍”的话来,叫人看的低了,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一声。

    “呵呵,老二,可不要再戏耍了喔,呦呦呦。”铁风阴阳怪气的说道

    “小子,老二岂是你能叫的?!”

    老二拳随声到,再次冲了上来,这次却是使得看家的功夫“铁拳劲”,每一拳力道极盛,比之前威势强了许多,铁风出于本能,再次退闪了几步,这套拳法拳劲比之前刚猛许多,光拳风袭来便使得铁风衣衫烈烈直响,又过了十来招,铁风双臂交叉于胸前,不躲不闪,硬吃了一拳,一击之下,身子向后“蹬蹬蹬”退了十多步,站住身形后,先是“咦”了一声,而后活动了一下手臂,只觉和上次一般,内劲刚入体没多久便消失不见,着实是半点伤势也没有,发觉如此便“哈哈”大笑了两声,又觉奇异,又是痛快。

    见这般情形,几人均觉有些不同寻常,这铁拳劲乃是一招霸道拳法,并非一味靠蛮力破敌,而是靠着后续跟进的一股子内劲,这股内劲无形无质,击到那胸前双臂上无异于直接击到前胸,若非有极强的内力绝对无法可挡。

    至于铁风能化解内力的能力,这几人却是做梦也想不到了。

    “唉,换个人可好,他太弱了..”铁风叹了口气,摆出副一脸无奈的表情,鄙视的说道。

    “你..!”

    “老二,等一下”

    老二闻言,气的心头火起,正待再上,却被那高个男子喝止了住。

    “小兄弟,你到底是何人,我铁拳门也不是蛮不讲理的势力,咱们几人再此和你相斗,传出去也未必好听,若是有什么误会,说开了也就是了。”

    高个男子看出这两拳有些怪异,也掂量不出眼前少年的深浅,因此言语间已给了铁风大大的台阶下了,但铁风此时正对那内力引散的效果大感神奇,却反倒不想罢手了。

    斜眼看了那老二一眼,摇了摇头答道:“不成不成,他刚才打的我浑身直痒痒,这人手劲太小,不如你出来咱们过两招吧,若是给小爷止了痒,再放你们走不迟。”

    这句话说的实在有些嚣张了!

    但不得不说,倒也真是铁风此时心中所想。

    老二怒气大起,如暴怒的蛮牛,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打不过敌人不丢人,被人挖苦说自己打的“痒”,对以大力见长的铁拳门人,这是何等的讽刺!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若出手,恐怕你今天小命就要交待在这儿了。”

    高个男子双眼微微一眯,上前了一步,答道。

    无论眼前少年如何诡异,他对自己的功力却还是很自信的。

    这句话言语之间自诩比那老二的实力高上许多,但旁边几人听了却神色自然,显是并无异议,而老二闻言也是瞬间将火气强压了下去,知趣的退了回来,他知道,眼前男子这么说,显是已经要亲自动手了。

    “呵呵,话真不少,赶紧上吧,小爷我就在这一动不动的等着你...”铁风慵懒的答道,手还故意的揉了揉眼睛,和眼前严阵以待的几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其实也不完全是铁风想羞辱眼前的几人,他着实也是半点拳法不会,并不知该摆个什么架势才好。

    本是盛夏午后,一天之中最安静的时候,但那高个男子此刻全身已运足了力,手指节咯咯直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存了杀机,周遭鸟兽似乎都感觉到了这里的气息不同寻常,一时之间纷纷远离而去,打的周遭草木都发出了“扑扑”的响声。

    而铁风感觉到这般威势,也不由得心头谨慎了几分,暗想:这高个男子与那老二年纪相仿,实力竟如此天差地别。

    但身体却半点不动,神色镇定。

    “小子,小心了!”这高个男子早就看出铁风拳脚功夫甚是生疏,想必是修炼了什么怪异的内功才抵得住那两下,心底拿了主意,无论他有何本事,直接用大力破之。

    象征性的提醒一句,便摆出了一副猛虎扑食般的架势。

    旁边三人满脸惊奇,这是铁拳门中最刚猛的一招“破天劲”的起手式,见了此情景心中皆叹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大师兄果然谨慎!

    两人对峙了约莫一个呼吸的功夫,那高个男子猛然冲出,一拳如蛟龙出洞般探出,而铁风则是原地不动,右拳在肋间蓄起。

    那高个男子的一拳未至,光带出的拳风就产生了一股让人窒息的威压,下一刻更如流星坠地一般,实打实的击在了铁风的胸口,而铁风在受击之时牙关紧锁,面色狰狞,几乎在同一时间也强行攻出一拳,直指那高个男子腰间。

    “嘭”“呯”

    两道沉重的闷响,几乎重叠响起。

    对轰的刹那间,两人皆倒退横飞出去,无法控制住身形,跌落在地面上,扬起了一片尘土。

    铁风一手拄着身下的草地,一手按着胸口重重咳嗽了两声,大口喘着粗气,显是硬抗这么一下也不是多么轻松。

    而那高个男子却瞬间萎靡了下去,两腮鼓胀,强咽了一口鲜血,过不多时又喷吐了出来,溅得周遭青草殷虹一片,神色更加萎靡了几分,双眼暗淡,不可思议的看着铁风的方向。

    铁风刚才强受那一招“破天劲”,内力再次入体,不过这次却未等其耗散便直接引至右拳,抓准时机直接轰出,之中劲道实不比那原装的“破天劲”弱上几分,而那高个男子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本来软软绵绵的一拳竟会突然爆发如此威力,是以不及招架,直接中拳与铁风双双飞出。

    铁拳门几人见此情景,先是惊叹一声,后纷纷大喝

    “小畜生”“你敢!”“大师兄!”

    一喝之后再顾不得围住铁风,连忙跑到那高个男子身前,一人给其腰间敷药,一人给其喂了几粒白色药丸,之后那老二本欲再上与铁风相斗,却被那高个男子抓住拦了下来,微微摇了摇头,用气声轻轻的说了句“走”,几人便负者那高个男子,留下几句狠话,匆匆离去了。

    铁风此刻心情大好,大声挖苦了几句,便又仰天大笑起来,得意的很。

    待几人走后,盘坐在了地上,脑海中还在回映刚刚的种种,既觉奇异,又觉兴奋,过不多一会,自己便砸了咂嘴,感叹道:

    “啧啧啧,精彩,真他娘的精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