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城执法堂侧堂内,一名身着暗黄长袍的中年人正在反复踱步,眉头紧锁,走了好一会儿,停下身形朝着门口望去,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了堂中央的椅子上,脸上仍是一副焦灼神情。

    过了接近半刻钟,门口走进一侍卫装束男子,对着那黄袍男子行了个礼,道:“郑代统领,幺二大人求见!”

    “进!”

    这黄袍男子正是郑宗,此时距离从荡山回来已有半个多月,因一直无暇去见北荒大统领进行考核,只得扔以“代统领”之职发号施令。

    过不一会,一名白袍男子便走了进来,正是幺二。

    “郑代统领”

    “坐!”

    郑宗说道,神情严肃。

    “查到了么?”

    “郑代统领,经多番探查得知,洛城方圆千里之内的大小势力几乎都收到了信筏,上面明确写了我们执法堂与东青教约斗的时间和地点,追根溯源,发现这些信件都是同一人出了重金,委托洛城驿站镖局所发,这人便是...”说到这,幺二略微犹豫,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这人便是那三无道人。”

    郑宗虽早已想到了这种可能,但此番确认了之后仍不免手上青筋暴起,将椅扶手捏出了五道深深的指痕。

    能将木头捏的陷而不裂,也算是门难能的功夫了。

    “你,先下去吧!”郑宗有生以来,第一次因为怒火气的声音颤抖。

    幺二也是第一次见到郑宗如此神态,不敢多呆,连忙闪了出去。

    郑宗隔空一掌将门关好,倏地站了起来,身下椅子瞬间化作碎木头渣子,散落满地。

    这三无道人,简直无法理喻!

    郑宗若不是自重形象,早就将他八辈祖宗也骂遍了。

    那日在荡山上,东青教,执法堂,还有三无道人三方约了比斗,碍于当时情势,东青教主与郑宗皆应了下来,回来各召人手,这约斗定的容易,却有两件使郑宗费神之事。

    第一,这赌约是陆天南一家的归属,但陆天南夫妇在东青教手里,他们女儿陆星柳却在那三无道人手里,这一节东青王当时没提,自己却不能不想,若是连赌约的筹码都不在自己这边,执法堂如此空手套白狼一般和人约斗,于信于理都不合。

    第二呢,便是这三无道人到底是什么目的,执法堂与东青教约斗,他又处于什么样的角色?虽说这人疯疯癫癫,不尊礼法,但手下功夫着实不弱,如果能拉拢他来助拳,执法堂则胜算大增。

    这两件事,想解决,都不得不从那三无道人下手。

    想到此节,郑宗几次三番派人去找三无道人,初时还想着既然这约斗是他提的,那想来也会尽量配合,却不想派了几拨人,连那三无道人的面都没见到,更甭提放人的事了。

    而后无奈,只得自己亲自前往,这次虽见到了那三无道人,却不想他上来就举起大葫芦,定了个规则:你喝一口酒,就可以问一个字。

    郑宗不想和他闹得太僵,况且也抱着想让他助拳想法,只得强忍着火气,照着他的规则来,却不想那三无道人壶中的酒却是极烈,一般来说内力强横酒力也必不弱,但饶是以郑宗的内力,喝了十一大口便再喝不下了,揉了揉脑袋,尽量精简的问道:“你和陆姑娘住执法堂来可好?”

    此刻郑宗已喝的有些晕眩,只想先把两人邀到执法堂来,助拳的事情以后再谈。

    却不想那三无道人只是微微一笑,说出极为气人的一句话:

    “你多问了一个字,下次再来喝罢。”

    郑宗刚刚因为酒劲思维略有模糊,运功恢复了些神智再忆:果然多了一字。

    和那三无道人辩了几句,只觉和这家伙半点也扯不清楚,无奈之下只得拂袖离去。

    次日来之前静心调养,又喝了碗醒酒汤,带了个大海碗,又找到了三无道人,这次运足了气,终于连饮十二大海碗,再次问了昨天的问题。

    “你和陆姑娘住执法堂来可好?”

    而那三无道人自己灌了几大口酒,简简单单的答了两个字:

    “不好”

    郑宗强忍着怒气苦口劝说几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最后依然无果而终,含恨离去。

    他虽正直不阿,但平日也是脾气暴躁的主,要不然当时也不会几句话便和铁风闹僵了起来,若不是因为事关重大,当真是再也不想见到这三无道人的可恶嘴脸。

    但此事实在事关重大!

    而后几日,郑宗只得每天跑来,但却都是身着便装,选人少的时候了。因为每日一身酒气,晃晃悠悠的出去,自觉实在有些丢人。

    堂堂执法堂统领,靠着喝酒办公事的,郑宗也算是开了先例,当然,这先例全因那三无道人的功劳。

    尽管如此,却依旧收效甚微,这三无道人既不答应放了陆星柳,也不说自己会不会帮执法堂出手,唯一保证的一点只有:老子不会将她掳出洛城的,也会帮着你们履行赌约。

    到了第七日上,郑宗终于丧失了所有的耐性,吩咐两名执法者日夜轮换,关注陆星柳的动向,自己则暗下决心:再也不去找这不可理喻的家伙了!

    可这平淡日子还没过两天,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焦头烂额

    初时得知洛城近些日子来了几股江湖势力,还不太过重视,毕竟洛城是北荒重城,时有势力聚集也不多稀奇,只吩咐了下去小心维护城内秩序便是了。而后几日,赶至洛城的江湖势力却是越来越多,而且有些势力久居边陲,散漫的惯了,嗓门也既大又粗,进城之后便吵吵嚷嚷,到处宣扬到此为了观看执法堂与东青教约斗而来,一时之间传的满城皆知,郑宗闻讯既忧虑且惊怒,当下就将身旁一桌一椅化为齑粉...

    不得不说,近日执法堂桌椅的消耗当真要比平时大了许多。

    此次约斗本就有些不合执法堂做事规矩,实为无奈之举,因此回洛城之后,郑宗就一直严令众人不得泄露半分,生怕引人注意。

    而此时的情况,何止是引人注意,这般影响力无异于天下第一美女开了场比武招亲,就连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郎也想来凑个热闹,一时之间洛城内江湖人士多了数倍不止,使得一向自认为经得起风浪的郑宗这些日子几乎头痛欲裂,当其得知此事始作俑者是那三无道人的时候,几乎便要“怒发冲冠凭栏处,仰天长啸”了,当真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但碍于此刻情形,偏偏又不能真把他怎么样,心情简直差到极点。

    “郑代统领,幺三大人来了,说有要事求见!”过不多时,又有一侍卫走了进来

    而郑宗听了幺三的名字,面色微缓,松了口气,摆摆手道:

    “让他进来吧。”

    过不一会,幺三走了进来,神色要比之前幺二好上许多,见到那被拍碎一地的木头碎渣,微微一愣,对郑宗施了个礼,说道:“郑代统领。”

    “你们出去吧,将外门关好。”

    郑宗看了眼幺三,对着门口两名侍卫说道。

    两侍卫走后,郑宗开口道:“可有结果?”

    “我这次去见到了司马城主,约定明日午时来登门拜访!”

    幺三是个浓眉大眼的汉子,看着郑宗,一脸认真相

    “哈哈,好!司马城主可有说近些日子去了哪里?”

    郑宗闻言难得的露出喜色,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司马城主说他这些日子去了趟荒都城,还带了些那特产的名茶佛动心,本想让我转交于代统领,但因执法堂规矩,我却没收。”

    郑宗闻言笑了笑,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慢慢讲,两人分坐两旁后,又问道:

    “司马城主气色可好?”

    “气色甚好,虽年近古稀,却依旧精神抖擞。”

    “当时与你相见时,都有何人在旁陪同?”

    “只有司马城主和他的大儿子司马风公子,期间还来了几个下人,前几次我到他家也都是司马风公子招待我的,其人很是健谈。”

    “司马家还有个二儿子和一小女儿,可曾看见?”

    “这倒不曾见到,据说他二儿子是个武痴,不喜言谈,而他那小女儿行事乖张任性,想来也不会参与这种场合。”

    郑宗闻言闭目深思半晌,似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你说..这司马城主德高望重,却为何教出三个儿女却性情各异呢...”

    幺三一愣,说道:“这...属下就不知了”

    “他这几日的去向是主动和你说的,还是你问的?”

    过了好一会,郑宗再次问道。

    幺三闻言沉吟一下,答道:“我问的‘近日洛城颇不平静,不知司马城主可有耳闻?’而他答道‘哎呀!说来惭愧,老夫这些日子去了趟荒都,回来后才听说这一个月内洛城发生了许多事情,还多亏各位执法大人维护啊,若这出了点什么乱子,老夫身为城主,这老脸恐怕是要丢尽了!唉!’”

    这幺三做事极为细心认真,学那司马城主说话不仅一字不漏,甚至语气都模仿的惟妙惟肖,大眼浓眉前一刻还一脸严肃,后一刻就神色飞扬,看着便让人有几分忍俊不禁。

    “哈哈”郑宗听了之后,极为难得的大笑了两声,说道:“你吩咐下去,明日午时在大堂备好茶宴,到时你和幺二也来作陪,迎接司马城主。”

    执法堂行事向来从简,虽是简单的茶宴,但对执法堂来说已是极高的规格了,更何况郑宗和两位执法者同时作陪,因此幺三听了之后微微一愣,才朗声答道:

    “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