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谁又能闲着无聊把这大石给换了?!

    这大石少说数千斤,谁又有这神力将它神不知鬼不觉的换了?!

    一时间各种想法涌上心头,这虽不是什么要命的大事,但情形却太过匪夷所思,不得不让人深思。

    过了约莫大半个时辰,暗叹了一口气:我既想不通,又何必在这徒增烦恼?

    转身离开侧院,路过大堂时发现那小伙计依旧不在,浑浑噩噩的走了出去,时以近黄昏,洛城街上又是呼喝声不断,时不时还夹杂着几声争吵,扰得铁风心烦气躁,向路人打听了一下,辨明了城主府的方向,径直走了去,一刻钟功夫,就走到了城北城主府门口。

    那城主府大门比执法堂还要宽阔,整体装潢却不似执法堂那般恢弘严肃,棕木灰瓦,显得更古香古色一些,大门两侧竖立两根两人多宽的朱红漆木柱子,柱后木门两侧刻了一副对子,上联“座上青竹昭日月”下联“堂前松柏换烟霞”。上方是土黄色的木质屋檐,前首处雕着两条黄龙,张牙舞爪,黄漆已显土色,但威严却不减。门前大路平坦干净,过客虽熙熙攘攘,但皆尽低声细语。

    “站住!你是谁?”

    城主府门前两名侍卫拦住了径直往里走近的铁风。

    铁风微微一愣,回过了神来,低着头答道:“咳咳,我..我是小七,是府里刚来的下人,奉小姐之命去买些花糕,刚刚回来..”

    “喔,小姐的下人哦,怪不得我们不认识,呵呵呵呵...进去吧!”那侍卫用一种颇为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

    铁风见那人一副有些诡异的表情不由一愣,心里嘀咕道:这城主府侍卫莫非是白痴?

    待走进去之后,远远的听那两个侍卫交谈了起来:

    “你说这新来的能呆几天?”

    “要我说..顶多呆不过两天。”

    “嘿嘿,我猜他过不了今天晚上就要被赶出来,敢不敢和我赌?”

    “今天晚上?那不至于吧,这小子长得一副聪明脸,应该能挺个一两天...”

    “你就说敢不敢和我赌吧!”

    “怎么个赌法?”

    “赌一两银子的!他要是今天晚上被赶走了,算我赢,不走就算你赢,你看怎样?”

    “哼,这眼看就要黑天了,有啥不敢的,赌!”

    “哈哈,老王,那这事咱可说定了,不能改了!”

    “你...是知道些什么么?”

    “嘿嘿,这小子是奉命买花糕的..你看看他身上哪里像带了花糕的样子?以小姐的脾气...哼哼..”

    “嘶..你奶奶的!你早知道了才来套我!老子不和你赌了...!”

    “不成不成,说定的事不能反悔!”

    铁风听力何等强悍,两人的交谈听得一字不落,是越往前走,表情越僵,似乎这城主家的小姐是个极不好伺候的主,当听到那人说自己“哪像带了花糕的样子”时,嘴角一抽,心下大呼不好:糟!竟然忘了买个花糕进来,这白痴侍卫也不提醒我下?!这蒙天给小爷混了个什么身份这是!”

    其实这事倒怪不得蒙天,城主府里的下人待遇都是极好的,基本都是老面孔了,唯有服侍小姐的仆人,才有这三天两头被踢出府的境遇,因此那黑鹫王蒙天才有机会下手。

    铁风进了院子,琢磨到:不管怎样,我既然当了这“小七”,总要和那小姐去打个招呼,可这小姐屋子在哪呢?

    城主府很大,进门一颗迎客松,两侧皆是石板路,走过一厅堂,只见左右各是三四间大屋,有明有暗,再往前走是一长廊,顺着长廊七拐八绕半天,入眼处除了花园假山尽是草木房屋,大小装潢都差不了许多,根本看不出哪间是小姐住的。

    天色已渐黑,无奈之下只得找个下人打听,那小厮听这新来的仆从连小姐房都找不到,“嗤嗤”笑了两声,指明了道路,铁风强忍着怨气,顺着那道路走去,终于来到了那传说中所有仆从都不愿接近的小姐房前,那房子灯火通明,位于城主府中心处,是一间独栋,从外面看去,除了要亮一些,倒也没感觉和其他屋子有什么区别。

    平静了一下心绪,铁风上前敲门。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一连敲了十多声,却半点反应也没有,铁风略有些不耐,见房门没锁,索性便直接走了进去,这屋子也就长宽七八米的样子,对平头百姓来说自然是好大个屋子,但对这城主千金来讲却显得未免有些寒酸,里面空无一人,却弥漫一股淡淡的香气,若不是桌上椅子上摆了些布偶首饰之类的女孩儿家的物事,恐怕铁风要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咦?这是?!”

    向里走了几步,被桌上放的一个圆环的物事吸引了注意

    “这..这不是红炎编的花环么,怎么跑这里来了?”

    铁风拿着花环,呆呆发愣,距这花环编织之时已过了十来日,上面许多花瓣都蔫了,但其上还有点点水渍,显然是期间有人细心照料,但终究抵不过这无根之叶的枯萎。

    翻来覆去把玩一番,猛然想起一事:

    当日在万兽林深处无意中救了一个将要被手下欺侮的女子,自己当时正是心灰意冷,不愿保护这女子,便丢了一个带有红炎气息的花环给她,让其自求多福。

    想到这,铁风大惊:那女子刁蛮无礼,被手下称为“司马小姐”,而这城主名为司马正义...不会这么巧吧?正愣神间,突然一道含怒的女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谁让你进来的?!”

    这道声音,印证了铁风心中的猜测。

    铁风尴尬的转过身来,头压的低低的,虽然那时正值半夜,漆黑一片,也不知这司马小姐有没有看清自己面容,但毕竟身在城主府,这险还是不敢冒的。

    清了清嗓子,答道:“咳,我是小七,小姐...你好。”

    “你好?!好你个鬼....谁让你碰它的!!”

    看到铁风手上的花环,女子声音又尖锐了几分,上前一把夺下,抬手一巴掌便对着铁风左脸扇去。

    这女子未练过功夫,若打到胸口手臂,为了能安稳的在这府中再混上几天,铁风倒也是愿意硬抗过去,但二话不说就打脸,这却是无法可忍,是以左手一抬,便把这一巴掌给架了住。

    那女子见状先是一愣,从未想过竟然有下人竟敢拦阻自己这一巴掌,而后抽出手臂,柳眉剔竖,指着铁风鼻子怒斥道:“胆大包天,你竟敢...”话说一半,只觉铁风的面容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转而问道:“你是谁?!”

    铁风暗叹一声:这女人果然刁蛮加无脑。

    于是无奈的再次介绍了一遍:“我是小七,是新来的。”

    这女子正是司马小姐,名为司马雪,她向来都不把这些下人当人看,新来的仆人更是连面容都记不得,是以听其说是小七倒也未觉有异,只是直勾勾的盯着铁风的脸,瞧得他浑身都不自在,心里惴惴不安。

    “咳咳..小姐,这个...我还有事...”铁风支支吾吾道,只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

    “你说什么?!你说你还有事?”司马雪甚至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我是说..我是说...”

    还不待铁风说完,司马雪便打断道:“你可去过万兽林?”

    “去过。”铁风答的倒是果断。

    “你去万兽林干什么去?”

    司马雪问道,视线从来未离铁风面上半分。

    那日她得铁风相救,又重金相邀护送不可得,不禁心里大为气恼,但平安回家之后又每每想起当日情景,心底总有一种异样情愫,似乎想把那少年抓回来狠狠打一顿,又似乎想和他说会话,谈谈心,每每浮现那少年坚毅又似疯魔的侧脸,心中总是“扑扑”直跳,自己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样感觉。

    但毕竟那日光线极暗,看不真切,只觉眼前的小仆从和那日少年长得很是相似,但语气神态却大不一样,是以都忘了发怒,甚至心里还有一丝紧张。

    “有时打些兔子獐子,有时劈些柴火..”铁风答道。

    “你有没有去过万兽林深处?!”司马雪大声问道,显是情绪有些激动。

    “万兽林深处基本没几人敢去,世界那么美好,我还想多活一会呢...”铁风又答道

    “你还想多活一会...可是他...他却是想寻死的...”司马雪神色黯然,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上一刻还俏脸含怒,下一刻便如丢了魂儿似得,看的铁风极为不解。

    愣神了好一会,司马雪又站了起来,在屋中转了两圈,自顾自的念叨着:“他不会是死了吧...他不会是死了吧?他若死了我要如何...他若死了我要如何?”

    又转了两圈,看到低头不语的铁风,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还在这?!”

    铁风闻言嘴角一抖,暗想:明明是你在这神神叨叨的不让我走,这城主府的人脑子都不怎么灵光!答道:“咳咳,我这就出去。”

    待到铁风踏出房门口,刚想松一口大气的时候,那司马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等等!”

    铁风刚一脸疑惑的转过头,那司马雪又道:“你别转过来,背对着我!”

    盯着铁风背影看了半晌,司马雪又对门外大声喊到:“小三,小四,给我过来!”

    没过多一会,铁风便见到两个和自己装束无二的小厮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瞥了一眼自己,然后对司马雪行了个礼,有些紧张的低头道:“小人在,小人在。”话音刚落,另一小厮也奔了过来,依旧是同样反应。

    “恩?”司马雪似乎想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看向铁风,又问道:“你刚刚怎么称呼你自己来着?”

    铁风闻言一愕,答道:“小人不记得了...”

    司马雪微微皱了皱眉,又对着那两个刚来的小厮说道:“你们给我去街上找个几个乞丐,和他体型差不多的,把他们衣服给拿回府,用水沾湿了,送到我房间来!”

    那俩小厮虽说对这要求极为不解,但却丝毫不敢拂逆她的意思,答应一声就连忙跑出去了。

    “你去门外等着吧”

    司马雪说道,转过身子,又补了一句:

    “不准乱走!”

    铁风出门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暗叹道:

    “好险!多亏这女人智商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