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退回房中,心中大呼不妙

    本以为混入城主府,轻手轻脚的放好那软火雷便走,应该是个挺容易的事,却没想到刚到了这小姐房便遇到了诸多怪事,仿佛已陷入了一个迷乱的漩涡中。

    “你回来了...你又不走了是么?”司马雪笑着说道

    虽说是美人在旁,铁风却是半点欣赏的意思也没有,只觉这女子一会怒一会笑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扰得人心烦气躁,于是便也不理会。

    “你是嫌我烦了么...我给你唱个小曲?或者给你讲些故事好不好...”

    “你能不能安静一会?”铁风声音稍大了些,说道

    司马雪闻言一愣,一脸委屈的坐到了一旁,似乎泪水都在眼圈中打转,但也当真不言不语了。

    铁风看这般表现,长叹一口气,心下也微有不忍,不知怎地,自己今天变得有些莫名暴躁,两指在眉心捏了捏,奋力的思考着。

    磊落星月高,苍茫云雾浮,屋外天高月冷,寒光洒下犹如长瀑落九天,月光下,山石草木影子都拉的模糊重叠,现出和白天截然不同的形状,既有新奇,又显诡秘。

    几股杀气,似疯又似没疯的靓丽女子,在这理论上讲洛城最安全所在的城主府内,更显得分外的诡异。

    怎么看,都是不平静的一夜。

    “..六五谦转复,九四否逆乾,朝盈未济数,永贞终以传...”

    自从在老龟那得知了这剑经的来历,铁风便对自己武学修炼再次燃起了希望,虽说蓄不了内力,如果这剑经威力真有那老龟所说那般强大,自己对敌之时临时运起内功法诀,用新生的内力附在招数上使出,何尝不是一种方法?

    况且自己丹田全破,任这法诀威力再强,自己也可以毫无顾忌的运转了,所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恩..正是如此。

    但想法总是好的...现实,谁又说得准呢。

    铁风盘腿坐下,就这样闭目默念法诀。

    盛夏蚊子不少,任你武功再强,也防不住这面目可憎的生物,要平日里听见这“嗡嗡”声音,铁风必然一巴掌下去,要不见血,要不见尸。而此时却一动不动,犹如老僧入定一般,一脸庄严肃穆。

    常言道“功夫不负有心人”,而在这漫漫长夜,恐怕要“负”了铁风这个“有心人”了。

    过了接近半个时辰的功夫,发现体内经脉中半点反应也没有,静如画,静如夜,静的犹如一滩死水。

    难道这法诀不似其他内功法门,需要打坐修炼?

    想到这里,铁风也顾不得一旁司马雪惊异的眼神,在屋中或走或站,或跑动或跃起,嘴中默念法诀,一直折腾到浑身是汗,方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但却是依然半点用也没有。

    “妈的!这东西到底怎么用?!到了关键时刻就不灵了?!!”铁风嘟嘟囔囔的骂道,一脸不甘。

    “这剑诀到底如何才能使出来?”

    “难道是受心境影响?或者是其他什么?”

    铁风暗自回忆道:这剑诀显灵的两次,一次是在那如音客栈,从房间刚出来之时,一次是在那执法堂大牢中,这两次一次在舞剑,一次被点了穴位一动不动,但相同的是当时都情绪较为激动,而且口诀都是自己无意中所念。

    一直思忖了接近一刻钟的功夫,铁风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妈的,小爷就不该到这鬼地方来!”

    又长叹了一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再如何纠结也于事无补,不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那女子依旧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闲来无事,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司马雪。”见铁风说话了,司马雪又笑着说道:“...你不装小七了?”

    铁风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情况看似平淡,其实危机四伏,无论是装小七也好,装七大爷也罢,根本于事无补。

    “司马雪小姐,你在这里日子过得安稳么?”铁风压低声音问道。

    “不安稳..很不安稳呢...你不来,哪里都不安稳....你那?”司马雪一脸调侃的说道,这奇怪的言语听的铁风极为疑惑不解

    “?”

    见他皱眉不答,司马雪又似撒娇般的说道:“你又要向之前那般...把我丢下..自己离开么?”

    铁风之前一直没有认真听这女子说话,现在细细想来,她言语之间虽然怪异,却并不似胡言乱语,为何这两句话说的这么突兀?

    向着司马雪脸上看去,见她表情似乎有些不自然,但眼神却是很清澈明亮。暗想:她没疯!她是故意这般做作的!...那她为什么要装作这个样子?

    想了想,脱口答道:“我不走,可我总得找个地方休息吧,在你这房里实在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若喜欢,我人都是你的...你再陪我聊聊天好不好,我家有很多桃树,你喜不喜欢桃?我可以帮你叫来...”

    铁风看着眼前笑吟吟的少女,将她说的话心中默念了两遍。

    猛然一愣,双眼一凝,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说桃,这不是在闲扯,而是....似乎在暗示我逃走!”

    清了清嗓子,答道:“小姐,我是下人,你要吃桃的话我帮你摘来就是了,那几颗桃树在什么地方那?”

    “我不吃...那些桃树在哪里来着...我记得北边墙边有课大树...那好像是松树来着..桃树在哪我记不住啦。”司马雪先沉思了一会,而后使劲的摇了摇脑袋,似乎很困惑的样子,又道:“桃树很高的..你就算找到恐怕也上不去,摘不下来吧?”

    铁风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小姐放心,小七自有办法,还需要什么其他的么,我一起都拿过来?”

    “好吧...你如果路过池塘,给我抓个乌龟来好不好...还有..你可不可以抱抱我来..”司马雪说道,脸上表情看起来极为矛盾,似乎有些伤感,又似乎有些期待,隐约之中还夹杂着一丝决绝。

    铁风上前一步,满足了她这看似有些无礼的要求,暗暗想到:“虽不知这女子到底面临着什么样的情况,但她神智很清晰,半点也没疯...但通过她这行为和言论来看,这城主府很危险!绝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小姐,你看起来气色不大好,应服食些当归。”

    短暂拥抱过后,铁风略施一礼,便果断的从房间离开了。

    触碰到门把手刹那,感觉到了外面杀气依旧!

    屋外草木稀疏,虽是深夜,府内还是零零散散的有几盏昏黄旧灯,照的小径好似一条又长又细的赤链蛇,歪歪扭扭,崎岖起伏。

    沿着小径前行,铁风尽量脚步轻盈,但却依然发现身后隐隐跟上来了两人,好在听其步伐,应该不是什么高手。

    “为什么那司马小姐的屋外会有这么多人监视?这到底怎么回事?”铁风暗自惊疑

    铁风虽对这府内道路不熟,但身手灵活,饶了两圈竟把后面两人给摆脱了去,找到一个屋子后面躲了一阵,见并无太多人追来,暗想:也许是我太谨慎了,毕竟只是伪装个小厮,想来也不至于惊动全府。

    看了眼天边北斗,辨明方向,一路北走,没过多久便来到了司马雪言语中暗示的墙边松树处,正待铁风蓄力欲起是,身后一道声音惊得他脊背皆凉:

    “小...七,你在这里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