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来月,铁风已经晕迷了数次,算下来,平均下来每过几天就要因为各种原因人事不省,死去活来什么的,几乎已成了家常便饭。

    翌日清晨,一阵夹着烧焦羽毛味的肉香飘来,铁风先是鼻子动了动,而后双眼一瞪,猛然醒了过来,颇有种垂死病中惊坐起的感觉。

    有人道:壮志催人醒,现在看来,只怕这饥饿要比壮志更管用些。

    睁眼之后,见头侧处放着好几只烤得焦香冒着热气儿的某种禽类,伸手便抓,被烫的“嗷”一声大叫,而后左手倒右手,右手倒左手的倒了几番,“吭哧”一口就咬了上去,一时间秋风扫叶,风卷残云,几个眨眼的功夫那烤禽便换做了几根粗骨头,甚至那几个粗骨上还有几道牙痕,至于细脆一些的,早被铁风吞进了肚中,比之虎豹全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香!”

    铁风大叫了一声,瞥了一眼那背对自己的黑衣身影,极为敷衍的道了句谢,又抓过一个烤禽,大快朵颐起来,一直吃了五只烤禽,喝了六七小桶水,方才极为满足的呻吟了一声,心里暗想:这家伙看似一副清高冷傲的模样,想得倒是细心周到,难不成是家丁出身的?

    多亏着那黑衣男子不会读心术,若知道铁风如此想法,恐怕要狠狠的吐两口老血,然后给他丢下悬崖了。

    “嘿,你说话倒也很算话嘛,谢了,黑衣人师傅!”

    铁风摸了摸溜圆的肚子,乐呵呵的说道。

    “谁让你这么叫的!”

    那男子偏过头,眉角皱起,言语间难得的冰寒了几分。

    “你捂得严严实实,又指点我功夫,咱们自然算上个师徒了,待下去之后,礼数自会补齐...”

    还不待话音落下,那黑衣人眼中青光一凝,铁风只感一股强烈的杀气从四面八方袭来,随即遁散而去,惊得他一瞬间心底冰凉,后面的话却是说不下去了。

    “小家伙,我跟你说,我教你功夫自有我的道理,别在那自作多情,你和我半点关系也没有。”

    那杀气虽然只有一瞬,却极为真实,让人丝毫不怀疑他随时会下杀手。

    铁风看着那黑衣身影,琢磨了半晌,也全然拿捏不出眼见男子的用意,这人言谈举止之中不知怎地,总给人一种极为矛盾的违和感。

    但那又如何呢,管吃管喝还教武功,便宜不占白不占。

    “你功夫强,听你的喽。”铁风摊了摊手,说道

    那黑衣人不置可否,显是不愿在这问题上多聊,问道:“你可还记得昨天挥出六道剑气的感觉?”

    铁风想了想,那情景似近在眼前,又恍若隔世,当时自己犹如魔王附体一般,但那血液沸腾的感觉却是极为真切,点了点头,道:“六道剑气?我怎么记得是七道...”揉了揉脑袋,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怪声呻叫道:“是你!是你给我敲晕了的对不对!...哎呦..我这脑袋呦,您这是拿我脑袋当门锁了,想开就开,想关就关,想敲晕就敲晕的...”

    铁风见那人不言不语,悄悄瞥了一眼他腰间别的一把乌鞘长剑,又故作悲痛的哭喊道:“我这脑袋..怕是留了病根喽..也不知有没有人能给点补偿..”

    “哼,你记得七道也是不假,小家伙初生牛犊不怕虎乱使一通,若不给你打晕了,恐怕便要耗尽全身气血,入魔障了!”

    那男子并不理会铁风这般做作,自顾自的走出山洞。

    铁风虽肚子撑的不愿多动,但还是跟了上去,出了洞口,问到:“什么意思?入魔障?”

    “你可知这套剑法由来?”

    “我叔叔教的,至于由来嘛..他没和我说。”

    铁风虽听那老龟讲了这剑招来历,毕竟不了解眼前人的底细,却不想直言,况且这句话只答了“他没和我说”,倒也不算撒谎。

    “古佛家有一秘法,名为借相,是一套增福意志的法门,修习者看见一缕细雨,可当其为瀑落九天,看见一块碎石,可当其为巨山盖顶,那细雨碎石为真实相,而飞瀑巨山便是所借相,精神集中,以借之相替代真实相,并坚信不疑,便为‘借相’。”

    见铁风一脸呆愣的表情,稍稍顿了顿,又道:“此法本为医者法,使身患绝症之人坚信自己壮如巨蟒蛮牛,再辅以温药相补,激发其自身潜能,常常能从阎王手中抢得性命,但也有一巨大弊端...若修行之人所借之相远超自身所能,非但病不能愈,还会疯魔而死,死状极其狰狞凄惨,正因此点,被一些无知愚民称之为邪法,一时之间为天下所诟病,没过多久,便绝迹于江湖了,哼,天下不知有多少神功奇法,都是如此被祸害,痛兮,痛兮!”

    铁风见他说的越来越高昂,似乎不像在对自己说,而是自言自语发泄情绪一般,不禁嘴角一抽,道:“同喜同喜..咳咳,但这不管是借象也好,借豺狼虎豹也好,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又没病。”

    黑衣男子像看傻子般的眼神看了眼铁风,说道:

    “你这套山河七断的功夫,乃是古之奇人将这医者法引入了武学,结合强大的意志力,以“天地山河日月星辰”之相,替代所遇不同敌手之相,之所以每一剑运力法门极其复杂低效,全因其用了‘借相法’只故,若不得此法单纯用内力使出,除了大耗内力外,着实没什么其他的特点。你昨日以羸弱之身把意志强行提到了欲斩日月的境地,乃是无意中触发了此法,体内潜能激生,但这一来,不达目的却绝不会停歇,最后只有两个结果——”

    “要不你把太阳给斩下来,要不你气竭而死!”

    铁风闻言,倒吸一口冷气:我又不是后羿...以自己的实力,自然是后者了..没想到昨日之事竟如此凶险,练功竟然也能练死人?

    “这不就是走火入魔的意思?原来这招..竟这么危险?!”铁风惊叹道

    “危险倒是也有点,但只要你别胡来,以后使这借相法时,量力而行,实力未达之前,不要幻想什么劈山断海的,不然只会反受其害。”黑衣男子打量了一下铁风,又道:“不过..你这体质倒是挺让我意外的,本以为你挥第五剑的时候便要昏迷过去,没想到你挥了六剑还不停歇..呵呵,有趣。”

    铁风干笑了两声,道:“小爷天赋异禀,自然..自然..话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那男子转过头,双眼一眯,问道:“你想知道?”

    铁风看他那淡漠眼神不自觉心头一紧,无奈改口道:“咳咳,不想,不想知道..”

    黑衣男子朝着洞外远方望了一眼,眉角再次一皱,转身朝着洞中走去,边走边说着:“进来!”

    铁风依言走入,见那男子伸出两指,指尖气息吞吐不定,犹如碧蛇吐信,不由得一愣,道:“怎么?”

    “你可知那招‘五登天’,为何叫‘五登天’?”那男子问道。

    “这个..真不知道。”这次铁风却答的果断。

    “恩..”

    那男子闭目沉吟半晌,正当铁风一脸期待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时,只听见很刺激人的一句话:

    “不知道就算了...”

    “呃..?!”

    天下最气人之事,莫过于吊足人胃口而戛然而止,这套路当真出乎了铁风的预料,急忙道:“这个..这个..我不乱说就是..哎呦,我这脑袋还疼那,看来是落下病根了..”

    “哼,甭在那胡搅蛮缠,这招五登天,是一套纯靠内力伤人的法门,我只给你演示一遍,反正你也用不出来,领悟多少原也无太多分别。”

    “等等..呃。”

    还不待铁风答话,便在其惊愕的眼神中,指尖气息猛涨。

    “一式踏鹰追妖月。”

    手一抖,瞬间千万指影闪出,脚下兀不停歇,左闪右晃,步伐飘逸玄妙,每道指影射出一道无形无色的内劲,掠的周边空气发出“嗤嗤”声响,一时间山壁土石抖落,千疮百孔。

    “二式惊狼走崖边。”

    还不待第一式势竭,那男子便换做另一步法,时快时慢,指法亦一变,指尖剑气朝四处散射,如万千针线交织,竟将那石壁钻出一道道深孔来。

    铁风看的完全呆立当场,茫然无措,全然不能理解。

    只见那男子每念一句口诀,便改一套步法和指法,洞中一时间剑气纵横,炫目无比。

    “三式疾豹俯云渡。”

    “四式猛虎落凡间。”

    “五式飞猿祭红日。”

    五式使完,铁风只感身旁时有锐利气劲掠过,惊的一动也不敢动,洞穴之中也再无半点完整地方,只见那男子五式使尽,先是双手两指各左右探出,下一瞬左手两指向地,右手两指对天,指尖锋芒大作。

    一指穿破万里天!

    突然间,四面八方不知从哪里涌出无数道剑气,织成一张光幕,犹如百剑朝尊一般,直指洞顶,洞上石块接连掉落,但还不待落下半寸,就又被后续而来的剑气轰成齑粉,“嗤嗤”声响只持续了几个眨眼功夫,再向洞顶看去,只见那洞穴惊被生生拔高了近一丈高,中央还有一个两指粗细的小洞,至下朝上看去...

    竟看到了一丝光亮!

    黑衣人使完这招,便再不顾铁风呆愣的眼神,直接闪身至洞口边,沿着立陡的山壁侧行如风,如履平地,一直朝东北方向行了接近三四里,纵身一跃,如凭虚御空一般扶摇直上,三四个呼吸功夫便踏至一山崖顶,见崖顶有一老者,仙风道骨,白发飘飘。黑衣男子上前两步,道:“怎么?想和我动手了?”

    那老者转过身来,剑眉一凝,道:“你来此处作甚?”

    “游山玩水,览尽天下美景!”黑衣男子抬头看向天空,将手遮在眼前,指缝间透出几道光亮。

    “哼,劝你只是单纯的看山游景,做个过路人...可见我师弟了?”那老者须发迎着山风飘逸,眼神深邃。

    “自然是过路人,世上谁不是过路人呢?”黑衣男子摇了摇头,用很玩味的语气说道:

    “你师弟在洛城当真是一个潇洒惬意,没堕了您老的威名!”

    老者闻言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几个闪烁便消失了身影。

    同时间,黑衣男子也施展轻功,连飞带跃,如雁鸟一般,没过多少工夫便行了数里,正待再跃时,突然一愣,自言自语道:

    “坏了,给那小家伙忘在洞中了,以他的工夫多半是下不去!”

    也就略微犹豫了一瞬,又自言自语说道:

    “算了,折腾了几天了,肚子饿得很,那小家伙...看他自己造化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