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洛城街上很热闹。

    洛城芸翠楼再次客满,里面吃客的吃相却是形象各异,有大快朵颐,如饿鬼转世般的草莽汉子,也有细嚼慢咽,时而点评一番的锦衣公子,这边三五成群朗声谈笑,那边独霸一桌自斟自饮,这边几个劲装少年夸张的吹嘘着近几日的奇特见闻,那边几个耋耄老者诉着年轻时动人心魄的精彩往事,说到兴奋处满面红光,笑得像个孩子。

    门外等着喝酒吃肉的江湖人士也都排起了长队,门规严的挺拔而立,于耳旁纷闹如未闻,门规松的或倚着柱子或靠着桌子,你说你一刀几千斤沉,我说我一夜七八十次,出门在外没人认识,反正不怕把牛吹到天上去,汗水口水飚的满哪都是,在阳光下亮亮闪闪。而一些匪冦出身更是直接或卧或坐在酒楼门口摊成一片,嘴里不时还骂骂咧咧,显是对这酒楼让自己在外面等着极为不满,骂的多了说不准就要犯了谁的忌讳,三言两语不和便相互对骂了起来,虽然都不敢在这洛城大街上明目张胆的掏出亮刀子来,但掉颗牙齿,打歪鼻子什么的都成了常事。

    喧闹从晌午开始,一直持续了两三个时辰,才被一个消息打断。

    城主司马正义从府中出来了。

    司马正义,年轻时就名头极大,仗义疏财,结识了不少江湖朋友,手头功夫又硬,闯荡江湖数十载,却几未听闻有什么败绩,自从娶了三个老婆之后,归隐江湖,毛遂自荐做了洛城城主,低调的很,近些年却没怎么再和人动过手了,尽管如此,大家依旧给他算做了武林中泰斗般的存在,既然来到了洛城,大多人都想巴结见识一番,最起码也要打个照面。

    而除了这一点,还有一点更吸引人的是:传闻司马正义要给执法堂助拳。

    要问这几日洛城最火的话题是什么,上至古稀老者,下至三岁孩童,都会跟你说是执法堂与东靑教的约斗,但凡有一点关于这两者的风吹草动,便要在人群中炸开了锅,甚至因此还火什么天机先生,百晓生,神断子一干跑江湖的异人,常常他们口中一个消息便能卖做数百两银子,比寻常人家半辈子的辛苦钱还多,但其中消息的真实性,却是不得而知了,但又有几个真正在乎真假的呢。

    人群朝着城主府涌去,除了几个自命清高的存在,其余人等都加入了这股洪流,一时间洛城城北黑压压的一片,其余三个方向却几乎门可罗雀,连不少商家都关了门,也为这洪流的粗壮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而就在这洪流的末端,有一带着面纱的少女,身着白衣白裙,远远的随着人海前行,几次想回身离去,皆是微微犹豫一下,又转了回来,随着人群,当做海潮后的浪花。

    “唉..这赌斗还有七天了,这么多人,希望到时候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爹娘,你们还好么。”

    这少女虽是叹气,但声音却极为轻灵好听,让人不由得暗生欣赏爱惜之意。

    正是陆星柳。

    自那日从荡山东靑教圣殿回来后,便由三无道人带着租了个大宅子住了下来,既知父母健在,陆星柳心情晴朗了许多,但一想到一个月后的约斗,还是要不免紧张些。

    为缓解这些紧张情绪,她每日只是看看书做个画,心情好了练练功夫,呆的闷了便自己出去逛逛,倒也是轻松自由,唯一不痛快的是总隐隐感觉似乎有人跟着自己,但过了几天,随即释然:毕竟自己是约斗的“筹码”,有人盯着倒也是情理之中。

    期间那三无道人倒是整日忙忙活活的——与人拼酒,打架,做木雕。

    对,做木雕。

    陆星柳也完全没有想到,这疯疯癫癫,无法无天的家伙,竟然有如此文雅的爱好,而且他雕的极为精美全面,鸟蛇虎豹,刀枪剑戟,玲珑娇俏的少女,粗犷壮硕的大汉应有尽有,纹理细致,挑沟处光滑平整,但却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特点:所有雕刻的人物都没有脸。

    陆星柳将这些木雕称作“无面雕”,期间几次问三无道人为何如此,但他每次只是笑而不答,陆星柳心中得出了一个判断,这灰袍大汉大概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而且多半是鬼故事。

    日子就这样过了二十来天,正是铁风混进城主府被带走的第二日,也是郑宗与司马正义约定见面的日子,陆星柳正如往常那般在街上闲逛,而后便听人说起城主出门的事来,她本不愿凑这热闹,但听闻那司马正义是为执法堂助拳而来,此却事与自己息息相关,因此便跟了上去,才有了先前的一幕。

    至于带着面纱,着实是因为这几日洛城来人实在太杂,一个娇滴滴少女在街上东奔西跑,难免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是以如此。

    陆星柳见这人多的实在过不去,于是纵身一跃,在周遭众人惊异的眼光下,直接踏上了旁边的屋檐,刚立住脚,便听到下面称赞声,鼓掌声,吆喝声连成一片。

    洛城此时人虽多,但真正名门世家或者大帮大派的也毕竟只占少数,上了年纪的好手自重身份,自不愿青天白日的在屋顶行走,而少年人有这般轻功的却是不多,因此陆星柳这一手确实是吸引了无数崇拜与欣赏的眼光。

    沿着屋顶朝北纵跃了七八次,距离城主府大门已经不远,此处莫说下方人群,连每个屋檐上也都站了数人,大多都是锦衣佩玉的少年郎,或与旁边人谈笑风生,或在一隅傲然独立,似乎都对自己能高人数米极为得意。

    见陆星柳落下,一公子哥模样的男子微笑着走了过来,说道:“小姐,在下流泉山庄少庄主方袁,见小姐轻功飘逸灵动,十分钦佩!不知师出何门?”

    陆星柳毕竟不是什么深闺少女的性子,自小跟着陆天南见过不少世面,看着眼前男子心中暗想:“这人笑得好虚伪,话说的虽漂亮,倒不如铁风那‘喂,你这功夫搁哪儿学的’听的亲切一些。”

    想到铁风平日里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行径,不禁微微一笑,那男子见了陆星柳眼中的笑意,自信满满的以为是自己的玉树临风打动了眼前的佳人,掏出腰间折扇潇洒一展,露出一副墨色山水图,轻摇了两下,微仰四十五度头对天空,闭目深吸一口气,正待吟首应景的诗句炫耀一番,刚一睁眼,却猛地发现:

    那看似娇滴滴的佳人纵身一跃,轻轻巧巧的直接落在了七八丈外的屋檐上,当真轻如飞燕一般,比自己高了不知多少个级别。

    更可恶的是,那“佳人”竟自始至终理都没理自己一下...

    一时间,这少庄主方袁气急败坏的大叫了几声“不识抬举”。

    下一刻,便在周遭各位少年才俊的嘲笑声中黑着脸跃下了屋檐,他实在没脸在这里呆了。

    ...

    此处已是正对城主府大门,陆星柳环视一圈,只见这边几人看上去要比之前那些沉稳了许多,有僧有道,有老者有少年,三四丈宽的屋檐站了七人,见陆星柳落下皆是微微一瞥,而后就不管不顾了。

    之后这屋檐上又跃来一个手持大斧的汉子,和一四十多岁的风韵犹存的美妇人,皆是身法飘逸,落地无声,两人相互交换了个眼色,而后都沉默不语。

    屋上静悄悄,屋下却极为喧闹,时不时就传来“你踩我脚了!”“手放哪呢!臭流氓!”“你愁啥!”“瞅你咋地!”等等的叫骂声,若不是执法堂派出了不少的侍卫,恐怕随时要爆发一场乱战,但尽管如此,依旧极为不平静,仿佛巨浪前夕的暗流,涌动不断。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这般喧闹随着城主府一老者的出现而戛然而止。

    正是洛城城主,司马正义。

    虽说有人给他描述过外面如何吵闹混乱,但当真见到如此黑压压的人群,也不由得一愣,随即对着众人拱了拱手,朗声说道:“诸位乡亲好汉,英雄女侠,朋友兄弟,司马正义有礼了!我代表洛城城主府,欢迎各位的到来。”

    “司马城主好气色”“霍!英气!”“司马城主威风不减当年啊!”“好!”

    一时间人群再次呼喝声不断,因司马正义为人仗义,多是称赞之词,却也不免夹杂着几声“这老头就是城主”“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么”。

    那持斧大汉则对那妇人转过头,指了指下方,而那妇人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两者动作虽轻,却都被陆星柳看在眼里。

    司马正义对着人群摆了摆手,待众人安静了下来,道:“诸位许多都是熟面孔了,也有不少江湖上的后起之秀,你们这般神色风采,老夫看在眼里也是甚感欣慰,但毕竟城主府只有这么些地方,老夫也只有一人,还望诸位莫怪老夫招待不周了,此刻我要去执法堂,和几位大人商议几日后与东靑教切磋交流之事,还望诸位稍稍让些地方,就算给老夫个面子,切勿扰了洛城百姓的安宁,我先行谢过了!”

    说罢,司马正义施了个四方礼,而后便向前大踏步走去。这几句话说的先发制人,既然众人不少已然听说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先行表明出来,或可将即将迎来的没玩没了的问题减少一些。

    刚踏出没几步,只听一人大声叫到:

    “司马城主,却不知这执法堂为何要和东靑教决斗啊?这是我们都关心的事,大伙说是不是啊!”

    不得不说,这句话极具煽动性,一言落下,便跟着百十人呼应,场面再次混乱不堪,显是大家都对这个问题有不小的好奇。

    至于有没有驳了司马城主的面子,大伙却是并没太过担心,反正人多嘴杂,任他再大神通,也找不到自己头上。

    那持斧壮汉与妇人再次对视了一眼,却依旧一言不发。

    “诸位..”

    司马正义刚说两字,只见两道银光袭来,袖袍一抖,众人只听“啊”的一声大叫,而后便见到不远处一中年男子面色瞬间由白转青,又由青转黑,七窍流血而死。周遭几人“呼”的一下避开一旁,生怕染到些毒气,几位见多识广惊呼一声“这不是赤蛇公殷无存么?传言他一手毒针使得出神入化,怎的今天给自己毒死了?”“嘶..传言他跟司马城主有大仇,想来是出手偷袭未果,反被自己毒针所害!”几人围上,一时间交头接耳。

    “诸位静一静。”司马正义一声夹着内力,盖过所有低声议论,远远传出,众人闻言皆暗想:司马正义这么大年纪,内力竟如此强悍。

    “老夫今日确有要事,大伙都是江湖出身,关心双方切磋之事我能理解,但此次未得人家两边允许,其中缘由恕老夫实难奉告,我辈立身世间最重道义,人人皆知非礼勿言,还望大家理解!”

    司马正义无愧是能担任城主多年,这几句话说的极为高明,先是讲明自己也是江湖出身,并没有拿出高高在上的强硬姿态,使众多不识之人大生好感,后抬出道义一说,有理有据,直接封住了众人之口,若再多问,显是有些自陷不义了。

    陆星柳身旁的大汉与美妇相顾点了点头,下一刻,直接在众人惊异的眼光飞身跃出,直至司马正义身前,那美妇道:

    “好一个最重道义!司马正义,你可还认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