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凤楼下一处斜坡,数十个汉子围坐一团,有的捶胸顿足,有的唉声叹气。

    “哈哈哈,庄家,我谢谢您了..那在下,就不客气收下了?”一个一瘸一拐,鼻青脸肿的少年弓着腰,搂着地下好大一堆银子,大笑道,虽是问句,却把银子搂的更紧了。

    在四周火把的照耀下,活脱脱的像个没见过钱的二傻子。

    “自然自然,愿赌服输,天经地义,唉,小兄弟,我吴大小摆庄数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鸿运当头的少年,这回可把老吴我的棺材本都要搭进去喽。”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长叹了一口,摇了摇头。

    “嘿嘿,庄家莫急,这生意嘛,有亏有赚,细水长流,您这重信重义之人,老天不会亏待的。”

    前时郑宗和紫鸢王出场之时,这边便开了场赌局,毕竟相较之下郑宗名头要大上许多,因此这赌桌上郑宗的赌码是押五赔一,意思是说赌郑宗赢的,如果赌对了,五两银子便能变成六两,可谓涨了两成。紫鸢王的赌码是押一赔四,便是说押一两银子,买准了的话,连本带利就成了五两,可谓翻了五倍。这么一来,大家虽说心中多为看好郑宗,但也少不了铤而走险,以求暴赚之人,因此倒未出现什么一边倒的局势。

    正待大家都要买定离手之时,却听见一声叫嚷:要是平了这么算?

    此言一出,大家都呵呵哈哈笑个不停,此刻东靑教与执法堂是约斗,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高手相争一着不慎就高下立分,怎么可能打平?

    庄家看了眼那少年的扮相,也是戏谑的说道:压一赔百,你来压吧,哈哈。

    那少年费了半天劲,翻掏出了二十多两银子,道:我压平!

    众人见这似乎身体都不怎么方便的少年,竟然身上带了这么多银子,不禁感叹道:这才叫真正的人傻钱多啊。

    也有好心人提醒道:少年,这不会是你的治病钱吧,有病得好好治,不能自暴自弃啊...。

    少年虽满脸黑线,却毅然决然的把银子拍在了赌桌上,发出“当”的一声响。

    ...

    这一瘸一拐,鼻青脸肿的少年正是铁风,那日被遗忘在洞中后,先是大骂了半晌,而后挖坑,凿洞,修行壁虎功等等想了诸多主意,以求从这半山腰的洞穴中跑出去,但结果统统无效,经过了一夜的深思熟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让他逃离这里的方法:

    跳下去。

    砸断了数棵松树,划破了无数伤口,总算掉到了一处缓坡,而后又一顿连翻带滚,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饶是他此刻身子骨极为硬朗,也不免龇牙咧嘴的哀嚎半天,仿佛发了情的野兽似的,倒是吸引了不少雌性生物围观。

    不管怎样,没死就好。

    时已清晨,随意捡了些掉落地上熟透的野果吃,一路南行,到中午时分,总算见到了三个人,横躺在地下表情安详,走去一看,竟然都早就没了气,扒了套比较合身的衣服换了上,又在他们身上翻了翻,这才有了那赌本的二十来两银子。

    再走了一阵子,路上的人越来越多,偶尔也能看到一两具因拼斗而死的尸体,稍一打听便知道,原来就在不远处山上有一场约斗,约斗双方是执法堂与东靑教,虽不知这东靑教为何方神圣,但执法堂与人打架,铁风当真是兴致盎然,虽一瘸一拐的,但奔走的倒也不算慢,一路吸引了不少诧异的眼光,也正因这般扮相,倒也有不少人出于关爱的心理,给这“残疾少年”让了条路来。

    到了之后,正巧赶上那郑宗出现时,看到那张让他记忆尤深的面孔,一时间就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苦于自己这腿脚不便,恨不得也上去与他干上一番。

    暗自咒骂了几声,又往前挤了挤,突然见有人摆赌局,手痒的上前凑个热闹,虽然心知这郑宗老儿实力决然不弱,但却也绝不想买他赢,若说买他输吧,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抱着不珉珉于众人矣的态度,索性就出个风头——买平。

    而后便有了先前那一幕。

    ...

    “小伙子,借你吉言了,来来来,大家稍微站开点,下一场要开始了。”

    薄云岩际宿,孤月浪中翻。

    山里的月色很美,月光如瀑般垂下,铺满了山川大地,也铺满了众人兴奋至极,意犹未尽的脸庞。

    引凤楼顶又站了一人,这人一身青衫,身姿傲然挺立,脸上不知为何缠满了青布,只露出两个如鹰眸般的锐眼,在四周灯光下精光频射。

    若说之前那紫鸢王的轻功是潇洒飘逸,此人的轻功则是迅猛直接了,从山腰到亭顶,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便至,眼功好的能看到个青影,眼功差的只觉满心疑惑,仿佛这个人是从亭子檐上突然长出来的似的。

    “这人是谁?为什么把脸都给遮住了?”

    “嘶..还真不知道,或许是长得丑..”

    “嘘。别乱说话,这上面的肯定都是高手,小心祸从口出啊。”

    正待众人讨论间,忽听亭上淡淡一声传来,声音不大,却传的极远。

    “司马正义,下来吧。”

    听到这个名字,人群中再次沸腾了,东靑王身为东靑教主,众人虽也知他实力不会弱,但东靑教平日并不多树敌,就算树敌,也必然将其连根剿灭,加上东靑王行事较为低调,因此真正见识过他功夫,而且活在世上的,着实没剩几个。而司马老爷子却不同,年轻时是个敢打敢拼的性子,常常一言不合就打上山去,独身和人家一派对着干,神奇的是却常常能全身而退,他的事迹武功早早传的广为人知,因此大伙都以他为此次约斗的大主角。

    司马正义飞身而下,虽简单的一跃并没什么花哨,还是迎来了不少的称赞。

    两人的面庞皆在四周火光下映的通红,仿佛两只欲争雄的火狼。

    四下众人见了都是一阵欢呼,还未出手,高潮已一阵接着一阵。执法堂郑宗一等,却是纳闷得紧,不懂这东靑王为何第二个就出场了。

    这青衫男子正是东靑王。

    “来来来,这局有看头喽,司马城主押二赔一,东靑教主押二赔三,打平手,押一赔十,来来来,买定离手,出手无悔呦!”

    在那吴大小的吆喝下,转眼间再次好大一伙人围了上来,上把亏光的往后撤,这回钱多的向前来,周遭火把照的此处通明如昼,酒香肉香,夹杂着笑声骂声惊叹声远远传来,好不热闹。

    “我买司马城主”“我也是”“我买东靑教主。”“我跟!”

    大家呼和了好一阵子,兜里银子大多也掏的干干净净,在赌桌上堆了好大一摊,待看向上把最大赢家铁风的时候,却只见他若有所思的看向亭顶,沉吟不语,正当大家准备各数各家钱的时候,却听到一声:

    “我还压平。”

    引凤楼顶,两人已对立了好一阵子,虽是仲夏夜,但在这引凤山上,依旧山风猎猎,吹得三杆高灯上的火焰像小鬼跳舞似的,飘来荡去。

    “司马城主,不知近日可曾见到我教黑鹫王?”东靑王率先开口道。

    声音不大,大风一刮,下方众人谁也听不见,就算不远山腰处的郑宗也只能听个隐隐约约。

    司马正义先是一愣,而后沉吟一阵,反问道:“那小贼是你东靑教的人?”

    两人又一次沉默不语,眼中都充满了疑惑,似乎都对对方的问话甚是不解,但不知不觉中杀意却越来越浓。

    见这不动如山一般的两者,不少人已耐不住性子纷纷吵嚷了起来,下方乱七八糟一片,仿佛他们才是真正的主角。

    这吵嚷没过得多久,只听“轰”的一声响,犹如平地起惊雷,一时间狂风大作,周遭火把被吹的明灭不定,离亭子近的甚至摔倒了好些人,有些是被吹的,有些是被吓的,却是谁也不明白到底刚刚发生了什么。

    近处几个高手才瞧见,原来是他们两人已经对了一掌,一击过后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仿佛都没有动过一般,这狂风竟是掌力所致,想到这里,心头均觉不可思议。

    其实他们已经对了三掌。

    “东靑王,好功夫!”司马正义抖了抖手臂,说道。

    东靑王不经意的瞧了瞧下方某处,说道:“司马城主,彼此彼此。”

    两人言语虽是称赞,却都隐隐带着一股寒意,答话间分别手底暗自蓄力,众人虽不知发生了何事,但却纷纷产生了一股紧张之感,仿佛空气中气流都混乱了些。

    东靑王气势越提越高,似乎身上都淡淡的盖了一层绿光,而司马正义也不遑多让,身旁起了阵阵风旋,脚下砖瓦都略微有些颤抖。

    未曾出手,光凭气势已震人心神。

    这一击打出,身下这引凤亭恐怕都将不复存在,而一旁观战的郑宗则是皱着眉头暗自惊异:这两人多半不识,不知怎地一出手就到了如此你死我活之境,仿佛是有什么天大的仇怨一般。

    下方众人似感受到了这股威势,早已屏息凝视,灵觉敏感纷纷向后撤了些许。

    正当全场焦点聚焦于此的时候,一男子竟悄悄然的出现在了亭顶北侧,安静,平淡,带着一丝仙气儿,一身白衣一尘不染,在月光下极其引人注目。

    此人一出,场上各人表情各异,却是同一般的惊骇,而不远处郑宗看到了这副面孔,更是直接惊叫出声来:

    “怎..怎么可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