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白衣人看了一眼郑宗的方向,却不答话,转头对着司马正义说道:“司马城主,我执法堂与人比斗,您能来相帮,我骆某人感激不尽,但一码归一码..”顿了顿,又道:“今日之事,我既来了,就不劳您老费心了。”

    一向稳重老道的司马正义,见到此人,神色也不禁有些怪异:

    “骆统领?!你...怎么..”

    来者正是传言中已“遇害”的骆统领,虽执法堂并未对外公布此事,但也有不少消息灵通,知道内幕的人。司马正义本就嗓门大,仓促之间未及压低声音,叫出这“骆统领”三字的时候,周遭也发出了“咦”“啊”“恩”数声。

    远处正在赌钱的铁风亦是一愣,突然停下了摆弄银子的双手,盯着那道背影,神情肃穆,若有所思。附近众人隔得远,并未听得清骆统领三字,看这少年神色突变,纷纷注视过来。

    谁也不敢说话,生怕错过了什么,仿佛一群待哺的巨婴。

    只见那少年过了半晌才凝重的点了点头,嘟囔道:这身白衣服真帅,赶明儿我也做一套,和人打架时要多了许多威风...

    一时间老拳四起,骂声大噪。

    ...

    “骆统领,久仰大名,幸会幸会。”东靑王拱了拱手,说道。

    “东靑王,你好”骆统领转身还了一礼,又道:“贵教黑鹫王此刻正潇洒安稳的紧,东靑王却是不用担心了。”

    “不知他..”东靑王闻言一喜,正待再问,打量了一下四周,只觉此刻甚是不便,又道:“那便多谢骆统领相告了。”

    说罢,又施了一礼。

    骆统领微微一笑,颔首道:“东靑王待下属如兄弟,无怪能建此基业,令人佩服不已啊。”

    “过奖,过奖,只求苟存与乱世罢了”东靑王又回道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司马正义却是显得有些尴尬,见他们说起个没完,也不知自己该身处何地才好,只得插口道:“骆统领,不知今日之事,该当如何啊?”

    时已二更,风吹过树枝,发出“沙沙”的声响,夹着蝉鸣人叫,真是个躁动的夜晚。

    “司马城主,稍安勿躁。”

    “这引凤楼已矗立数百年,若被我等毁了,甚是可惜..”骆统领瞥了眼身后黑压压的人群,仿佛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而后转过头,对着东靑王又道:“此处人多嘴杂,所虑甚多,不如移步引凤山苍梧顶,三日后痛痛快快的再一战,如何?”

    此话倒是甚合东靑王的意,他本不愿在此高调相斗,况且此刻黑鹫王尚不知所踪,也不免有些担忧,正待一口应下的时候,却不想被一声大叫打断了。

    “不成,老子不同意!”

    之前几人都是压低了声音交谈,本是不愿将这消息再泄露了去,也不知这人是如何听得的,而且这道声音还极为嘹亮,使得周遭数千人不想听都不能。

    三人朝着声音方向看去,只见一灰袍男子跃了上来,刚刚站稳,便抄起一个大酒葫芦狠狠了灌了两口,酒气冲天。

    这人虽面对这台下一众人等,但却没几个人识得他,一时间都簇簇攘攘的讨论起这人的身份来,也有自认才高八斗的文士,就着“老子不同意”几个字展开了深入的探讨,有人说他是场上某人的爹,欲规劝孩儿远离此凶险之地。有人说他乃是效仿诗仙的一代大儒,欲以“老子”道德经之言与诸人一论短长。都说得像模像样,倒是有不少人点头表示信服。

    不是三无道人还能是谁。

    亭上三人倒是都识得他,却没人乐意见到这么一张唯恐天下不乱的脸。

    司马正义前几日刚和这人莫名其妙的打斗一场,搞得府上后院一片狼藉,还因此让那假冒的“小七”的家伙被人劫走,是以对这三无道人最是不耐,冷哼一声,道:“你这莽子哪里来的,我等行事又何须经你同意了,莫非以为自己真是天王老子了不成?”

    三无道人把酒壶放下,悠哉悠哉的抹了抹嘴,又打了个响亮的酒隔,大笑了两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呦呦呦,说老子管不着...呵呵,既然如此,那老子就先走喽,希望到时候不要有人求我留下来才好...”

    “且慢!”骆统领见这灰袍人转身便欲离去,连忙上前一步道:“不知道长有何高见?”

    因这三无道人嗓门甚大,无奈之下骆统领也只得把声音放至如平常一般。

    毕竟陆星柳还在此人手中,如果真让他这么走了,恐怕执法堂将十分被动。而场上旁人却不知内情,见这骆统领竟主动出言想留,均觉有些奇异。

    “咦?”三无道人颇为玩味的问道:“你怎知我身份,莫非..你见过我?”

    骆统领微微一愕,道:“道长名头大的很,偶然曾见过一面。”

    “哈哈,我却是见过你好几面喽..骆-统领。”三无道人身体前倾了些许,表情诡异,隔了一会儿,又道:“我既不是天王老子,也没什么高见,就算有,也被某人放的臭屁给熏没了。”说罢,做作的在口鼻间扇了扇,朝着远离司马正义的方向挪了挪。

    “狂妄!”

    司马正义自认为这些年已修的心平气淡,早已没有年轻时的冲动劲,但见眼前这男子竟在众人面前不加掩饰的羞辱,哪里还能耐得住性子,抬手便是一个七杀掌劲,无色无形,猛然击出。

    掌劲刚出,只见骆统领手掌一番,接下来便感到两股掌劲汇聚,朝天飞出,发出一道破空声响。

    “恩?”

    司马正义微微一怔,刚刚这一下虽不是全力而为,但也带了五六分力道,却不想被这骆统领轻飘飘的化解了,虽说破法有所取巧,但是也不得不对这位年纪轻轻的执法堂统领刮目相看。

    “司马城主,这位道长对我执法堂来说很重要,在下逼不得已出手,还望见谅。”

    骆统领说的客气,但司马正义听着却总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仿佛是在说“这位道长重要,而你司马正义却无关紧要。”一般,况且..这酒蒙子哪里像是个道长模样了?

    司马正义冷哼一声,正打算卖执法堂个面子,暂不与这灰袍人计较,却又听一句刺耳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骆统领,这蠢老头是你执法堂请来的,咱们几个在此说话,若换一个紫鸢王那等的美人陪着倒还有些趣味,这糟老头子...还是早早滚开为妙啊。”说罢,又一豪饮。

    三无道人说话是既咬字清晰,嗓门又大,场下众人听得那是真真切切,见着灰袍男子竟如此挖苦讽刺司马城主,都暗想:此人大言炎炎,狂至如此,莫不是疯了?

    但也有人没心没肺的大赞:“痛快!痛快!这糟老头子早就该滚开了。”

    这人正是铁风,一旁众人听到这胆大言论,纷纷觉得:这小子不光腿脚不利索,看来脑子也有点毛病。

    郑宗闻言眉头紧锁,只觉今日这局面尴尬难解,况且他至今依旧不懂,他明明亲眼所见的骆统领尸身,又是众目睽睽之下给火化掉的,怎么可能又出现在这里。虽说骆统领行事常常出人意表,但这化成的灰,还能拼出个活人来不成?

    紫鸢王倒是喜笑颜开,虽对这三无道人本也没什么好印象,但被他当这么多人面夸做美人,作为一个女子,心头还是欣喜不已的。

    司马正义咬牙切齿,怒视着眼前狂妄的男子,空气中再次弥漫起一股紧张的味道,似乎一场剧斗顷刻便至。

    “司马城主,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司马城主,我支持你!”“开打开打!”

    煽风点火的人从来都不会缺。

    “骆统领,事到如今,不知你要怎么决断。”司马正义双拳在袖中紧握,向着骆统领的方向看去。

    毕竟自己是执法堂所请,不信他会因一疯疯癫癫的外人,拂了自己面子,与这人相斗本就数百招内分不出个胜负,得了骆统领相助,今日的场子便会好找回许多。

    此刻可谓是针尖对麦芒,那三无道人虽不说话,但在场之人谁也不会相信他是那种好言相劝便能解决的主,此言一出,几乎是逼着骆统领做一个选择了。

    东靑王面色平淡,也很好奇这执法堂颇有传奇色彩的年轻统领,会如何处理这般棘手的情形。

    时已三更天,月明,星却不稀,忽闪忽闪的,仿佛天上神仙在瞧着地下凡人的笑话。

    骆统领瞧了瞧自顾自喝酒的三无道人,又瞧了瞧怒发冲冠的司马正义,轻轻摇了摇头,沉吟了许久,方才轻声说道:

    “司马城主,那七个字,你看到了罢?”

    这句话说的很轻,很柔,众人却都不知所云。

    而司马正义却忽然间脸色大变,仿佛是听了什么咒语一般,若不是夜色下看不真切,或许旁人还以为他中了什么致命剧毒。

    “是你..是你。骆统领,我..你..”司马正义看了看骆统领,又看了看那三无道人,神色极为复杂,似乎有震惊,又似乎有懊悔,过了好一阵子,才无力的说道:“骆统领,我司马正义...唉..我走了..”

    在场众人见这平日里大方豪迈的老城主,莫名其妙支支吾吾几句就飞身离去了,均觉不可思议,一时间面面相觑,谁也不知这暗号似的对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眼见这一场一触即发的大战竟突兀的消弭于无形,大多数人都是失落的紧,这感觉仿佛是满怀期待的去逛青楼,裤子都脱了,却只听见说“小女子卖艺不卖身”,况且这卖的艺,竟是大变活人,变着变着,姑娘就不见了。

    场下众人虽长吁短叹,怊怅若失,亭上三无道人却是甚是满意,仰天打了个哈哈,道:

    “三天太久,就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