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杯,敬这天地,敬这洛城的千里美景,大好河山!”

    城主府正厅内,宾客数十位,分座左右,鱼肉满桌,汤液四溅,酒已过三巡,饭已过五味,却依旧推杯换盏,热火朝天,好一副热闹景象。众人听到首座之人发话,纷纷停下了与周遭人的吹牛闲扯,举杯示意,而后将美酒均匀的洒在眼前的青石板地上,一时间厅内酒香四溢,空气中都弥漫着醉人的气息。

    “第二杯,敬诸位英雄老友,感谢诸位信任老夫,以这无用之身,担任城主十七年,若不是诸位,老夫现在还指不定在哪里,与人骂娘掐架那!”

    司马正义声如洪钟,谈笑之间使大家甚感亲切。

    “哈哈哈”“司马城主,我孙某人就佩服你这直爽性子!”“我干了!”

    众人饮酒的都用的脸盘大的海碗,几杯下肚,均面红如霞,笑声呼声更响了,手舞足蹈,乐而忘忧。

    “管家,再抬上来二十坛好酒!”

    酒至,待下人给宾客一一斟满,司马正义站起身来,未持酒碗,却拱了拱手。

    “诸位。”

    众人也放下酒杯,看向司马城主。

    “我司马正义打小就父母双亡,七岁习武,十三岁时师父被仇家所害,被迫亡命江湖,给人拉过车,牵过马,当过戏子,卖过艺,反正除了坑蒙拐骗偷,是什么都做过,攒下钱来,不为别的,只为雇佣杀手,给我师傅报仇。”

    “诸位定会想了,是不是因为对头太强,我不敢自己下手,才出此下策?”

    在场众人虽不答话,但大多都轻轻的点了点头,以司马正义的性格竟谨慎小心如斯,想来定是如此。

    “哈哈哈..”

    司马正义大笑几声,却不答自己提的这个问题,自顾自的讲着:

    “我十八岁时,总算攒下了五百两银子,找到了一名为‘火树’的杀手,先付了一半,并把对头的情况告知于他,之后便在一处地方,安安稳稳的等着消息,心情美滋滋的,每天都充满着期待,似乎大仇已经报了似的。”

    大伙听到这,却不由的发出几声疑惑,什么名为“火树”的杀手,在场众人是听也没听过,转念一想随即释然:五百两银子对平民百姓来说不是小数,但若是请杀手的话,恐怕也只能请个三四流的,没听过倒也不稀奇。

    但也有不少人疑惑之处并不在此,而在琢磨司马城主为何要当着所有宾客面,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我每日在住所门口的一棵大树上用小刀刻上一道深痕,直到刻下第十二道深痕的时候,‘火树’回来了,来的时候,他春风得意,平日里冰冰寒寒的脸上却笑容满面,而我也一样,抱着剩余二百多两亮闪闪的银子,对他大声呼和,喜笑相迎。”

    众人听到这又均觉有趣,虽说杀手也是人,但还真没见过哪个杀手见雇主是笑呵呵来的,不过司马正义的下一句话,却使大家也笑不出来了。

    “那‘火树’见了我却不接银子,‘啪啪’两下便打折了我两条腿,在给我丢下悬崖之前,告诉我了真相,原来是我那对头,给了他十倍于己的赏钱,叫他回来把我处理掉..”

    司马正义说的平平淡淡,仿佛这被处理的人不是自己一般。众人却尽皆哗然,倒不是因为这杀手的背信弃义,而是这突然的转折,使得大家分外心疼那少年的惨痛经历,甚至都忘了,这少年如今便是眼前的司马城主。

    “我摔下悬崖,风声在我耳旁呼呼的吹,我开始时想着,死便死了,又有什么的呢,真落了一阵子,心里却又怕的紧,说什么也不想死了,那悬崖有百余丈高,就算老夫此刻如此摔下,却也不免要成了一摊肉泥,更何况那是我功夫更是稀疏粗浅,本不该有半点活命的道理,但老天偏偏就喜欢开个玩笑,当我即将落地之时,只感觉一股子柔和的力道向上托起,将那坠落之势疾速抵消,待到落地时,不仅没死,甚至都不觉有半分疼痛,就仿佛是我自己躺下来的一般。我抬头一看,眼前是个慈眉善目的高僧,走到我身前,‘啪啪’两下,也不知用的什么手段,就把我的断肢给复原了,那手法比之前‘火树’打断时还要快些。”

    此时大家伙却都不发一言了,心里皆暗自琢磨,这得什么样的功夫,才能把一个从百余丈高崖掉下的人给稳稳接住。

    “那高僧给我讲,他法号为‘不渡’,我当时也不知法号是个什么意思,于是就一直称他为‘不渡大侠’来着,那高僧只笑笑却也不反驳,现在想来那时自己当真荒唐的紧。这不渡大师和我相处了一月有余,给我讲了许多武功与做人的道理,让我一生都受益匪浅,而这一月的相处,我倒是越来越不想报仇了,却不是因为我懂了什么佛家道理或者被感化之类,而是我对这世道了解的越多,胆子便越小,不怕大家笑话,简单的说,就是我怂了,经历了一次生死,却更怕死了..”司马正义说到这,深吸一口气,又道:

    “先前我问大伙我出此下策的原因,也并不是因为对头多强,在场的诸位如果遇到我当年那对头,恐怕要不了几招就能给他击败,真正的原因乃是我的懦弱,胆怯,那时的我莫说杀人,连伤人都不敢,乃是天性使然。”

    大家听到这里,纷纷一愣,虽世上懦弱的人不少,兄弟被害却退避三尺者,妻女受辱却不敢发一言者也不乏少数,但却万万没想到,一向以敢打敢拼著称的司马城主,年少时竟是个如此性子,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这听起来不大光彩的经历,司马正义说起来却毫无避讳,这反倒使人肃然起敬,心底半点嘲笑之意也没有。

    “那不渡大师走之前最后和我所谈,便是我报仇之事。佛家本讲修安忍,将害己者作善识,但那不渡大师却并未如此教我,而是奉劝我去复仇,但却要心怀‘正义’二字,此事我到今日仍然不解,但大师所行所言,又岂是我这粗人能够揣度的。那日不渡大师讲了许多,过后我豁然开朗,懦弱胆怯通通作古,至此转了性子,勤修武艺,终于在弱冠之年亲自手刃仇家,之后我便更名为‘司马正义’,立誓做人堂堂正正,寸心不昧。”

    司马正义这几句话说的掷地有声,慷慨激昂,下方众人或直言称赞,或暗自敬佩,皆尽有所感。同时也很惊奇,原来这司马城主的名字竟不是父母所起,而是自己所改。

    过了半晌,司马正义缓缓举起酒杯,神色却颇为凝重。

    “这第三杯酒,老夫最后一次以城主的身份敬大家,从此这世上只有司马正义,却不再有司马城主了,其中缘由,一时半会也道不清楚,只能望诸位理解了...老夫先干为敬!”

    场中众人举着酒碗,是你瞧瞧我,我看看你,都是惊疑不定,听司马正义这番话,似乎是说从此之后便要辞去城主一职一般,惊异了半晌,却是没一人去饮碗中酒。

    “城主大人。”

    正待大伙愣神间,只见从外面走进两人,左边是个美妇人,右边是个壮汉,手持大斧,却不知这般扮相是如何让外面侍卫放行的。

    那声城主大人,正是那美妇人所发。

    司马正义看向这两人,目光坚毅,无喜无悲。

    “你又要食言了么?”那美妇人又问道。

    司马正义长叹一口气,道:“云儿,对不起。”

    “司马城主,此刻反悔,是不是晚了点?”那美妇寒声说道。

    “你这妇人是什么人,司马城主在此设宴,谁许得你来叽叽歪歪!?”

    席间一乌衣汉子看不过眼,大声斥责道。

    话音刚落,众人只见一身形闪过,紧接着便是一声哀嚎,先前发言的汉子竟被拦腰劈断成了两截,脸上依旧保持着一副慷慨激昂的神态,似乎还没反映的过来,自己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鲜血喷洒的酒中,桌上,衣上脸上到处都是,死相极为凄惨,定睛一看,正是那持大斧的汉子所为,在场众人大多都是闯荡江湖数十年的好手,但猛然间见如此暴虐血腥的场面也不免胆寒,纷纷离那持斧壮汉远了些,再也没有了之前歌吟笑呼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与凝重。

    司马正义此刻也是眉头紧皱,刚刚那一下一来是距离较远,二来是也没想到这壮汉出手如此果决,根本来不及阻止。

    “云儿,你...你怎变得如此..如此..”

    “如此残忍,是不是?司马城主,你何时说话也开始变得吞吞吐吐了?我变如此,还不是拜那贱人所赐!?”那美妇厉声叫道,而后便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声凄厉,却再也无人敢出言喝止了。

    “我司马正义活到这般年纪也够本了,云儿,你若心结难解,将老夫性命拿走便是,我绝不还手,但要让我再做些违心之事,那却是不能了。”司马正义义正言辞的说道。

    声音平缓坚毅,却把那笑声给盖了过去。

    “哈哈,我知你司马城主大义凛然,置生死于度外,却不知在场的宾客与你家人,若都因你这句话而丢了性命,到时你还能不能依旧如此正颜厉色。”那妇人尖声叫道。

    众人只感一股杀气从西面八方袭来,此刻前来赴宴却都未携兵刃,一时间大多数人都面露惧色,少数几个也只是故作沉稳,暗自左顾右盼,寻求脱身之法。

    而司马正义闻言则是面色大变,一反常态,整个脸狰狞的像个厉鬼一般,失声叫道:

    “你..你不是她,你不是她,她绝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老夫竟被你骗了..你是谁,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