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没有草叶,没有砂石,也没有兽叫蝉鸣,一句话落,只剩耳边阵阵风声“呜呜”吹着,如泣如诉,如怨如慕,来去固无迹,动息如有情。

    东靑王上前了一步,依旧双手负背,转过了半个身形,眼神微寒。

    “三无道人,你可是也要参与此斗?”

    紫鸢王与白鸷王默默的把兵刃交换了回来,收起愧色,带上凝重。骆、郑二位统领若有所思,打量着场中这灰袍男子。陆天南刚想说些什么,被陆星柳使了个眼色拦了下来,只有铁风一脸迷糊,暗想:三无道人?原来这个“吴前辈”竟有个如此不着调的名号,却不知是在哪个道观出家的..出家..

    想到“出家”两字,又想了想这人平日里怪异的行为,不由得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多亏此刻大家精力都在那三无道人身上,倒也没人去理会他。

    “我不是要参与什么狗屁约斗,我来带走他们几个,谁要拦我,各显神通便是,哈哈。”

    三无道人说罢,缓缓走向陆天南的方向,步子平稳,淡定,似太姥爷散步一般。

    “停下罢。”白鸷王见这三无道人已走至自己身前不远,横胸仗剑拦阻。

    那三无道人却是不理也不停,自顾自的缓缓走着,看似闲庭信步,却给人莫大的压力,连东靑王也眉角大皱,犹疑不决。

    过了两个呼吸功夫,众人只听“嗡”的一声,紧接着就是数道剑影,正是白鸷王的看家功夫乱泼风剑,这套剑法外行看着缭乱无比,似一疯人发狂乱舞一般,实则章法严谨,攻守有度,一实三虚,上七下三,一丝不苟。

    剑出影从。

    而那三无道人则是不慌不忙,伸手随意或架或挡,或拨或引,没过几个回合便摸清了剑路,右手一探,仿佛拈花一般,在重重剑影中直接夹住了那柄长剑,这一夹犹如铁箍,无论那白鸷王如何运力拔扯,竟是纹丝不动,过了好一会,才见那拈着剑尖的大手一扯一弹,长剑“咣当”一声落在了脚边。

    长剑刚落,却见三颗钢珠携着破气声直对三无道人而来,只见他随手一拨,尽数四射而去。

    而后便是一声娇喝。

    “白鸷王,这人有妖法,你来助我!”

    白鸷王面露愧色,明明是紫鸢王来相助,却怕在外人面前丢了自己的面子,反说成了让自己来助她,顾不得惊惧,捡起地上长剑,再次欺身而上。

    三无道人以一敌二,却依旧面不改色,轻松自在,那白鸷王换了三四套剑法,却完全奈何不得此人,每换一招只能挺个五六式,而后便被人把长剑“咣当”一声丢在了地上,但今日已并非擂台比武,虽知灰袍客已有留手,却也顾不得什么面子,如打不死的小强一般,屡败屡战,长剑屡弃屡捡,没过多一会功夫,身上便伤痕累累,却多是被自己的剑柄与紫鸢王的钢珠所伤。

    紫鸢王的情形却是稍微好些,除了东靑教几人外,其余人等都从未见过她这套鞭法,这套鞭术甚是独特,不似寻常长鞭手法那般以抽打甩击为主,而是走了个冷门的缠绕拴粘的路子,而那鞭子也是有些不同,可长可短,弹性极强,犹如长蛇一般,时常半空中突兀的打个弯,极为诡异,但相应的,想掌握这等奇门兵刃的难度也是可想而知了。

    而紫鸢王虽各数丈外,操着这怪鞭却如同手臂一般灵活,在阳光下犹如一条凶恶长蟒,正择人而绕。同时使着轻功左倾右跃,又左手从怀中时不时发出几粒钢珠,虽说几乎都被那三无道人引到了白鸷王的身上,但这一心三用的本事,让人不得不钦佩不已。

    至于那三无道人,众人却没有钦佩,只有摸不着头脑,均觉他武功怪异莫测。

    他的招数乍一看去,总会让人生出一种“这我也能办到”的想法,仔细一想,又觉不对,就好比见到一个老篾匠,一样的手,编着一样的竹子,用着看似一样的手法,人家编的是牢固结实的提篮,而你编的是一拿就散的大筐,其中所差绝非表面功夫。

    三人又斗了二十来个回合,白鸷王再中数招,已受了些许内伤,却兀自一轮又一轮的冲上去,大叫连连,像个受了伤的狮子,而紫鸢王也感长鞭回转之间愈发凝滞,似灌了铅一般,几次都差点半空中打了结,手中的钢珠早已不再发射,此刻除了苦苦支撑,也别无他法。

    “东靑王,你若再不出手,这两只小鸟恐怕要挺不住了...”

    三无道人说罢,双臂一震,白鸷王的长剑再次被击飞一旁,那怪鞭也呈螺旋状飞回,紫鸢王一惊,使出紫霞千里的功夫,空中泄了好几股力,方才收到手中,落地之后,只觉半只脚已踏到了崖边,心里暗叫好险

    “你们先退在一边吧。”东靑王上前了一步。

    白鸷王闻言,恨恨的瞪了三无道人一眼,拾起武器,走到了一旁,紫鸢王也跟了过去,掏出了几粒褐色药丸给他服食了下去。

    铁风不经意的挡在了陆家几人的身前,神色轻松,但心里却是知道,这两人动起手来,恐怕就没那么平静了。

    阳光下,几只灰白大鸟经过,似感受到这里气氛非比寻常,连连扑打几下翅膀,匆匆的飞走了。

    没过得多久,突兀的一声爆响,两人转瞬之间便交起手来,所使拳掌也是极为朴实,你打一招黑虎掏心,我来一式坐山抱月,你来一套通臂拳,我出一发探龙手,你来我往,都用的是江湖上最简单普及的招数,但交手时发出的“咚咚”声极为响亮,震得人心房直颤,仿佛一群壮汉在身边敲着大鼓。

    就那么一个眨眼功夫,两人就挥出了七八掌,再过得几招,便成了十来掌,两人出招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响,几十回合后,仿佛有数百道掌影同时出现,大家更是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漏掉了那个精彩的瞬间,对击声噼里啪啦连成一片,既脆又高,犹如过年放爆竹似的连珠响起。

    百十招过后,只见两人狠击四掌,皆是真气鼓荡,东靑王借一掌之力后跃,而后只听“歘”的一声,一长链似的事物飞出。

    三无道人见一亮白色东西对自己胸口而来,不知何物,掌风一荡,将那物事拨开,却不想紧接着又一同样物事对着下身袭来,只得侧身一避,那物事一头扎进地面数尺,激起不少碎石土屑。

    众人这才看清,那是东靑王的兵刃。

    这兵刃极为独特,竟是两根铁链,莫说执法堂与陆家几人,就算白鸷紫鸢二王也不曾见过东靑王使过兵刃,是以都是一愣,却不知这物事是从哪里掏出来的。

    虽看不出两人深浅,但东靑王既先亮了兵刃,似乎是在刚才的拼拳上竟弱了一筹,想到这里,大伙各怀心思。

    似乎那三无道人的狂言,并非只是胡吹大气。

    郑宗见这灰袍道人的实力,眉头紧皱,瞧向一旁的骆统领,却见他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铁风却从开始便在一旁琢磨一个问题:我要是和这青袍家伙打能不能打得过呢?

    我现在腿受了伤..或许有点难,腿好了应该就能打过了。

    或许能打过把。

    或许..能打个平手吧..

    ...

    妈的,不想了,谁要和这拿个破铁链的怪家伙打。

    ...

    两根铁链在地上摩擦,发出“刺啦刺啦”的噪响,下一刻,便又收回到了东靑王的手中。

    “三无道人,你出刀吧。”

    只见那三无道人拍了拍袖子,好整以暇的又喝了一大口酒,将葫芦挂回去,两脚朝旁挪了下,抹了下嘴角说道:“不必了,老子还没想要杀了你。”

    这下不仅东靑王脸色冰寒,连本为敌对的郑宗,都觉得这家伙有些猖狂,在场众均觉得这“无法”“无天”“无道”三无之名果然不虚。

    风似乎大了点。

    正待东靑王犹豫要不要欺他空手时,只听身后有异响,本能的向左边一避,却不想下一刻左臂猛然一痛,衣袖突兀的被撕破开来,碎布条一缕一缕,随着一股莫名出现的罡风极速旋转着。

    什么东西?!

    在场几位都是一声惊叹,唯有铁风稍微淡定些,那日在“如音客栈”和这家伙赌剑,他便是用的这一招胜了自己,本以为只是自己孤陋寡闻,不知天下还有此奇功,此刻看到众人的表情,铁风却是大为满意,看来孤陋寡闻的不光是自己呐...

    东靑王使出轻功,极速闪避了一阵,见那阵罡风速度虽短时间冲不过自己,但却是跗骨之疽一般,穷追不舍,况且它无形无质,有道是风不能捉,影不能捕,无论是用铁链还是内力攻击,只能短暂影响,却是不能消灭,不知是个什么诡异招数。

    既然难以逃出这罡风追踪,索性双手一抖,两根铁索如长龙一般对着三无道人直插而去,威势比那紫鸢王的长鞭不知强了多少倍。却不想那铁链到了三无道人身前五寸,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力一般,不由自主的就扭转了起来,而后直朝侧面飞去,左愈左,右愈右,竟伤不到那三无道人半点。

    东靑王边使着轻功躲着罡风,便甩出铁链又试了几次,结果全是如此,不禁暗叫邪门。

    其余几人见了这将东靑王追的不敢停脚的罡风也是大觉惊奇,内力离体伤人的功夫天下倒是不少,但这能汇成这么一股罡风,并且威力奇大的招数,却是闻所未闻了,而那三无道人此刻身躯不动,双眼紧闭,仿佛在做什么邪法一般,更是让人感觉分外诡异。

    “紫鸢王,我们要不要去帮一下忙?”白鸷王见了这有些棘手的情形,小声的开口问到。

    “教主绝不喜我们帮忙..”紫鸢王沉吟了一下,又道:“你伤怎么样的?还能使暗器不能?”

    “能。”

    “那这三根银针你拿着,一会教主长索再至,你射他下盘,我射他上盘,此刻有些不妙,也顾不得许多了。”紫鸢王面带忧色,将三个银光锃亮的小针交给了白鸷王,轻声说道。

    就这说话功夫,东靑王右臂又被一股新生的罡风刮过,再生了数道血痕,虽无大碍,但已有些狼狈,那罡风无形无色,移动甚快,此处又没有什么草木夹杂其中,只能凭借那声音躲避,若不是东靑王轻功强悍,换做他人恐怕早就被绞了进去。

    苍梧顶虽宽广,那也是对常人所言,在东靑王飞快的辗转闪避下,这苍梧顶就好似常人的一个小房间一般,没一会就从这头飘到了那头,那头奔到了这头,而两道罡风的追逐,使得以东靑王既难受又无奈,只期待这三无道人早些内力不继,却是手中在难以挥出铁链了,而那紫鸢王和白鸷王也因此手握暗器不得时机,脸庞上早已覆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僵持并没持续得多久,只见那三无道人脑袋微微一偏,突然睁眼,看向远方某处,双眉一凝,紧接着“喝”的一声大吼,左右臂一展。

    又是四道罡风冲出,这四道却不是指向东靑王。

    而是分指场中除陆家与铁风外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