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声吹地转,呜泣恸九天。

    紫鸢王见到两股夹着几粒钢珠的旋风朝着自己冲来,钢珠在高速旋转下拖了条亮闪闪的尾巴,乍一看仿佛是一根银线一般,若击到人身,必然少不了几个孔洞,她见到这等架势哪还敢有半分停留,架起白鸷王便是一招紫霞千里,疾撤而出,那白鸷王猛然被这么一扯,长剑又一次咣当掉落,被随之而来的罡风卷入其中,一瞬间便拧成了一个精钢麻花,兀自随风旋转飘摇,使这股罡风看起来更加炫目了一些。

    而执法堂两位统领这边情形则是更为惊险,紫鸢、白鸷二王那边的罡风,好歹夹杂着之前遗落在地的钢珠还能看出个轮廓,这边却只能听见尖锐的一股声响,眼前什么也瞧不见,但若真是原地不动,只当它是清风徐来,佛光加身,想必下一刻便要血肉漫天,到了阎王殿报道了。

    骆、郑二人对视了一眼,骆统领正色道:“你先下崖!”

    郑宗虽说心有不甘,但听那越来越近的呼啸声来,脚下却是不敢耽搁,倏地向后奔驰而出,待到东崖边时,只感那罡风已近,股背处被削的生疼,情急之下顾不得贴壁下崖,只得直愣愣的前跃而出,半空中又无从借力,下坠了十来丈才掉到了一处斜坡上,须发上都染了不少鲜血。

    沿着斜坡向下旋转翻滚,好不狼狈,若不是因其内力深厚,恐怕这一坠之力便要了老命,尽管如此,此刻郑宗却也是双腿重创,难以挪动,浑身伤痕无数,浑然没有比铁风当日跳山时好上半点。

    落下之后,未先查看伤口,而是惊惧的先往身后看了一眼,耳边一片寂静,再没听到那尖锐的“呜呜”声响,这才放下心来,兀自喘着粗气,心房还“砰砰”直响。

    骆统领虽内力不及这三无道人,轻功亦不及那东靑王,但于“控气术”一道却是颇有所长,所谓“飞花断玉”的功夫,便是以气御物之法,倒是与这几股罡风的招数有所雷同,只是一者有质,一者无形,内力所差颇大而已。

    因此场上众人除了三无道人本人,只有这骆统领对几股罡风的位置感应的最为精准,在这两股罡风的追逐下左闪右避,倒也能勉力坚持一段时间,心里也抱着与东靑王同一般的想法:这等威力的招数,绝不可能持续太久。

    “你们也下去吧!”东靑王闪避间见到紫鸢白鸷二王已被逼的甚是狼狈,几次都被逼出了崖边,又仗着一手紫霞千里的功夫才将将飞回来。

    “教主,我送白鸷王下去便回!”紫鸢王说话间泄了一股气,使得两人再次被逼至崖边,罡风肆虐,白鸷王小腿与鞋子上的衣履尽数被破,血肉淋淋,却咬着牙未发出惨叫。

    “不必了再上了。”

    两王闻言却均不敢再答话,果断从崖边至西跃出,虽和郑宗同一般的身在半空而落,但紫鸢王的轻功几已达到凭虚借力之境,虽负了一人,也比郑宗落的要潇洒惬意的许多,两人落地,皆是仰头摔倒,但却并无重伤,要比郑宗的情形好上了无数倍了。

    紫鸢王落地后便欲再次纵身而去,却被勉力坐起的白鸷王一把拉住,道:“教主法令,不必再上。”紫鸢王略一犹疑,双拳紧握,却也是当真不敢再跃了,显是这“教主法令”四个字极有分量。

    而白鸷王见一向自重形象的紫鸢王衣衫凌乱却不整理,神色黯然仿佛丢了魂似的,亦是浓眉紧蹙,表情复杂,眼中也现了一丝纠结,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两王下崖后,那两道罡风如有生命一般,夹着麻花长剑那道袭向东靑王,另一道袭向骆统领,莫说两位当事人,连陆家三口与一旁的铁风瞧了这架势都不由得有些心惊胆战,呼啸声仿佛巨龙长吟,两股罡风偶有交汇时,那刺耳的“滋滋”声响更是搅的人心烦意乱,仿佛千万只蚊子蜜蜂在耳边联欢一般。

    而且这滋滋声还愈发的频繁。

    过了三两个呼吸的功夫,只见那三无道人双手一收,交叉握与胸前,嘴中仿佛在喃喃念叨什么口诀一般,下一刻双手又一展:

    “聚!”

    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下,两边的三股罡风突然间竟相互挤压交融,摩擦而起的尖锐声刺的人耳膜生疼,没过得多久,六股罡风便凝成了两股巨大的罡风龙卷,近两丈粗细,直指苍天,无论威势速度都比之前强悍了一大截,东靑王与骆统领见到这般天地之威,哪还敢想着抗衡躲避,各施手段,飞似的朝着崖边冲去,饶是如此,在临跃出之前还是被这股罡风龙卷一些力道入了体,皆尽口喷一股鲜血,鲜血离体瞬间被搅成血雾,给那龙卷染了一丝殷红。

    风起不觉林中噪,鸟散方知此处幽。

    一瞬间极噪极静之间的转换,使得大家都有些愣神,龙卷换做微风,四处张望,天地未改,尽是一般的空寂辽阔,不由得生出宇宙苍茫,孑孑独身耳之感,下一刻,却被几声钢珠落地的“啪嗒”声,与那钢铁麻花落地的“咣当”声扯回了现实。

    三无道人海饮一大口,“咕咕”声从喉咙处传来,烈酒从嘴边偶有洒出,一粒粒酒珠的在阳光下晶莹剔透,苍梧顶上酒气冲天。

    收起酒壶,喘了两口大气,缓步朝着四人走来。

    “待会解了你的穴道,你带着老婆孩子跟老子走,可有意见?”

    陆天南闻言,理了理思绪,道:“老兄神威凛凛,真是让陆某开了眼,至于跟不跟你走,这个..这个..我也没其他选择的不是?”

    “哈哈,你知道就好!”

    三无道人上前一步,手指向前一点,正到陆天南肩前半寸时,却凝住一动不动了,突然间宛若石雕,让人不解。

    变故又起。

    正当几人疑惑间,却猛然见到这灰袍男子背后走出了一人,须发皆白,剑眉英目,颇有出尘之感,但诡异的是,在场所有人是既没听见什么声音,也没见到什么人影,好似这人就如此凭空出现了一般。

    而三无道人感受到了突然间被封的穴道,又见了几人惊异的眼神,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妈的个八子,又是你这老狸猫,除了偷袭老子还会不会干点别的?!”

    这凭空出现的老者,铁风与陆星柳倒是见过一面,当日在落花湖畔便是这人突兀的冲出来,问了铁风的名字,警告他们别接触什么酒鬼,又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搞得两人是一头雾水。

    那老者袖袍一抖,将三无道人向后击退了些许,却还是保持着一指点出的造型。

    “压制内力避我感应,又请了这么些妖魔鬼怪扰人视听,你这逃命的功夫倒是长进了不少。”

    “老狸猫,你就在山上修你的大道,老子出来潇洒自在,又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天天管东管西的,烦也不烦!?”三无道人一脸不忿的说道。

    “你若出来只是喝酒赏月,我自不会管,但你胡作非为,扰的一方鸡犬不宁,可还有理了,跟我回去!”那老者穿着朴实,眼神却锐利无比,一把扯住三无道人的手臂,便欲跃走。

    “等等。”三无道人大叫一声,见没法反抗,语气登时软了下来,说道:“师..兄,你先别急,我这次不是胡作非为来了。”

    众人听这称呼,方才知道,这老者竟是这无法无天的家伙的师兄,暗叹: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而铁风之前在引凤山洞中便听那黑衣人所讲,这三无道人只有他师兄能制得了他,现在看来,那黑衣人所说果然不假。

    “那你所为何事?”那老者抓着三无道人手臂不放,脸上毫无感情的说道。

    三无道人对着陆家几人的方向挑了挑眼睛,道:“诺,救人。”

    “圣人须自救,庸人自有天地救,天地不仁,死生命也,你却为何要救?”

    陆天南本欲找机会跟这神秘老者攀谈几句,以求脱身,这番言语下来,却是把一肚子话都噎了回去,面色尴尬。

    “这个..这个..师兄,论那些乱七八糟的大道理我辩不过你,但你也说过‘仙道贵生,无量度人’,我这不是见人受难,才忍不住出手‘度一度’的么..”

    “他人自有他人命数,你擅自插手,只会使人劫难更甚。”

    “唉..”三无道人叹了口气,也知和师兄论理从来就没赢过,索性双眼一闭,道:“那你把他们穴道解了放了,我跟你走便是。”

    “既不是你封的,也不须你来操心了,走罢。”

    那三无道人身躯甚伟,众人只见那老者拎着他如同拎着小鸡一般,几个闪身便到了十丈外的崖边。

    “老狸猫!你这么走了于心何安?!将他们如此放在这里,一会那些人...”那三无道人在半空中,话说了一半便被封住了哑穴,戛然而止。

    众人只觉他声音有些急促,似乎在担心什么一般,却不知“那些人”后面要说些什么话,“那些人”又是指哪些。

    就在这面面相觑的功夫,三无道人和那老者便完全消失不见了,正如大伙不知他是用什么手段来的一般,也没人看清他是用什么样手段离开的。

    想到先前的交战,几人依旧有些心有余悸,但亲眼见到东靑教几人负伤而去,执法堂两统领也是从高崖跃下,相互瞧了瞧,一时间还缓不过神来。

    似乎是..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