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柳儿,咱们一家子历此磨难,想来以后定是福气满满了!”陆天南大笑了几声说道。(书^屋*小}说+网)

    “爹,你先别顾着笑,咱们快给你穴道解了先离开这里再说。不然那几个人回头再上来了,我们岂不是又要被擒去了?”陆星柳瞪了一眼这乐天派的爹爹,说道。

    “嘿嘿,这点倒是无妨,眼瞧着他们一个个被那凶狠道长的罡风逼下去的,如此这般高度直接跃下,任他功夫再高也顶多保住半条性命,哪里还有可能再跃上来,不过那紫衣女子的轻功当真邪门,潇洒的紧,像个燕子似的..若是他们之中有伤得轻的,恐怕也只有她了,不过她一门心思全在他们那大教主身上,却未必有功夫理会咱们喽。”

    “爹,你当着娘的面不住口的夸赞其他女子,小心一会娘能动了,好好‘安慰’你一番。”陆星柳闻言,心下也轻松了一些,便也跟着调侃了两句。

    陆天南瞥了眼旁边的妇人,清了清嗓子,正色说道:“咳咳,她哪里有你娘这么花容月貌,珠辉玉丽,任她再修炼个几十上百年,也是比不上你娘的万分之一的!”

    “再修炼几十上百年,自然修成一堆白骨啦,莫说我娘,恐怕连爹爹你都比不上喽,咯咯。”

    “好了好了,你俩别在那不住的出乖露丑了,人家小兄弟还在旁边看着呢,你运足内力,在你爹胸口神藏穴,肩下云门穴分别按压,试试看有没有效果。”

    陆天南妻子乃是医者出身,虽不会武功,却擅长治病救人之法,这打穴封力的功夫,原本就是从医学传至武学的,是以却是难不倒她,但能不能解开,却还是得看陆星柳的内力能不能冲开此处关节了。

    至于她口中的“小兄弟”,自然便是铁风。

    此时他和这一家三口待在一起,只感略有些尴尬,也不知自己算是个什么身份,本想打个招呼自己就此离开算了,却不知怎地,又有些说不出口,如同脑海中有两个小人打架一般,犹豫不决,闭口不言,连陆夫人提到自己都未曾发觉。

    陆星柳理了下刚刚因为团聚兴奋得有些凌乱的发丝,上前一步,运足了内力,依着陆夫人的说法便按了上去,废了好半天力,只感觉内力刚入体便好似撞到了一面极厚的钢铁墙壁,任她如何运力贯入,却是半点口子也破不开,过了一阵子,一颗颗汗珠便从脸庞流了下来,沿着尖俏的下巴,“啪嗒啪嗒”的滴在了地上。

    “柳儿,算了,我这体内这穴道是东靑王亲手所封,你功夫和那家伙差太多,自然是解不开的,没准过几个时辰,它自己解了也说不定,爹一生好动,你娘老说我是个猴儿性,此刻安安稳稳的站在这,倒也有别样的滋味,哈哈。”

    陆天南知这穴道根本不可能被她解开,因此刚才没有出言相告,见夫人说了,又不好拂了女儿的一片孝心,是以待她使力无果后方才提醒,但所谓几个时辰后自解余余,却是胡乱编造的了,东靑王这封穴手法虽不若郑宗那“七星绝脉手”复杂强悍,但毕竟内力修为要强上许多,若要是自解,恐怕没个几天几夜是绝不可能。

    而穴道长期封闭,对身体则害处颇多,陆夫人自然知道这点,但此时此刻,确实是半点法子也没有。

    “我能行的!爹,再让我试试!”

    陆星柳一脸倔强,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此刻陆天南穴道不解,几人就在这秃顶上下不去,时间久了,若那东靑教又有人来,灭顶之灾转瞬便至。

    陆天南和夫人也知此节,却也十分无奈,对视一眼,暗自叹了口气,看女儿一滴滴汗珠从脖颈上流下,心疼不已。

    远峰待雨色,落日谣川光,时以黄昏,夕阳将四人拉出了两道影子,一粗一细,从苍梧顶中央几乎触到了崖边,好像对望的两座高峰。

    没过多久,那道细影子稍微向前挪了挪。

    “那个..要不我来试试吧..”

    细影子的主人正是铁风,见陆星柳拼命的都快脱了力,也是心下有些担忧,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说道。

    不过刚一开口,就后悔的要命,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两巴掌。

    妈的,我一点内力也没有,还他妈学人家装英雄,这岂不是光腚拉磨,转圈丢人?

    陆星柳闻言大喜,暗恼自己竟忘了他的存在,却不知其内力早已全失,满怀期待铁风将父亲的穴道解开,而陆天南夫妇则是眼中充满了感激,起码找了个由头,能让陆星柳停下手来。

    至于这少年能把这东靑王亲手封的穴道解开,两人却是不抱有半点希望的。

    看着这三道诚意满满的眼神,铁风只得拖着一瘸一拐的腿,硬着头皮上前几步,不紧不慢的把那登山爪卸在一旁,脸上露出僵硬的自信笑容,心中大骂自己嘴贱。

    ...

    “喝!”“哈!”“嘿!”

    夕阳下那细影子,变化了好几个造型,仿佛一个成了精的老树一般。

    陆家三人盯着这眼前展腰伸臂的少年,不知这是个什么神奇功法,难道是解穴之前还要跳一段舞舒缓情绪?

    铁风不只在“舒缓情绪”,同时也在想,如何能把待会的丢人降到最低...若是眼前的大汉,陆星柳的爹发现自己一指点上,半点内力也没有,还不知作何感想。

    热身完毕,早死早超生吧。

    铁风两臂夹于腰间,极为认真的看着陆天南,眼神坚毅,乍一看去,颇有少年高手的风范。

    甚至都让陆天南夫妇燃起了一丝期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三人只道他在运功,不敢打搅,一直持续了半盏茶的功夫,只听那少年轻咳了两声。

    “咳咳”

    “内个..”

    “神藏穴和云门穴在哪...”

    一言既出,陆家三人几乎有一种想给他踹下去的冲动。

    好比请来了一个看上去颇有风范的大厨,来到家里却指着一长条物事问道:这是鸡肉还是牛肉。

    其实那是一条老豆腐干。

    铁风虽知体内穴道,但都是以“肩下两寸穴”“脐上半寸穴”来命名的,而铁无发更是糙,直接手把手,教的都是“这个凹陷处”“那个坚硬处”。是以真听到了这些穴位的学名,铁风当真是半点不知,而刚才陆星柳运功时又是背对自己,没能瞧得清,万不得已,只得尴尬的开口详询..

    “..柳儿,注意仪礼,别光顾着笑,先给这位少侠说了吧。”

    亏着是陆夫人涵养极好,率先说道。

    陆星柳闻言,正了正笑得有些佝偻的身躯,嘴角却犹带几分笑意,一把拽住被嘲笑的满脸黑线的铁风,手把手的在神藏云门两处比了比。

    时下男女大防甚严,陆天南夫妇一个习武,一个从医,虽对这事看的开明许多,但见女儿如此自然的牵住这少年的手,却也不免另起一番思量。

    铁风辨明穴位,想着反正人已经丢过了,还怕什么..索性厚着脸皮,似揉面一般在两个穴位处揉了揉。

    一触之下,却不想猛然两股内力从神藏、云门**激出,顺着铁风手掌流入体内,运转了半个周天,从破损的丹田又逸散了出去。

    而铁风突遭这两道强悍的内力入体,心下一惊,不知何故,本能的就把两手收了回来。

    陆天南明明白白的感觉这少年并没有一丝内力,但看他连神藏云门穴位在哪都不知道,想来如此倒也是甚为合理,却不知他为何如触电一般的收手,未免他尴尬,便道:

    “小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虽说这穴道还是解不开,但经你这么一按,陆某这身体倒也舒服了许多,哈哈。”

    言毕,转头又对陆星柳说道:

    “柳儿,既然你和这小兄弟早就熟识,怎地却也不给我和你娘介绍介绍?”

    但听陆天南一说,陆星柳方才想起,自己爹娘貌似和铁风还不认识。

    于是就把自己当日从万兽林出来,如何跑到猎龙镇,又如何从洛城去而又返,返而又去,直到后来遇到那三无道人,上荡山的种种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只是把其中和铁风比较暧昧的环节都隐了去,每每讲到铁风丢人的地方,铁风都忍不住要站出来略加解释,并给陆星柳施个眼色,但她却是不理。每到凶险处,陆天南夫妇也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

    四人在此一个讲,三个听,都是津津有味,衬着高山落日,温情满满,好似一幅画,一首诗,刻入几人脑海,将成为一生的宝贵回忆。

    “哈哈哈,铁家小兄弟,这么说来,你可是我陆家的大恩人了!”

    故事讲完,陆天南大笑了两声,拍了拍铁风的肩膀说道。

    恩??

    四人看着那张落在铁风肩头的大手,包括陆天南自己,全部愣住了。

    穴道解了?

    怎么回事?

    大家都是同一般的问题。

    陆天南兀自有些回不过来神,又伸手向下拍了拍,他手上劲道何其大,痛的铁风一时间龇牙咧嘴。

    “哈哈哈,铁兄弟,你这门解穴功夫实在神奇,竟然能让我毫不知觉的情况下,便把东靑王的内力给消了,哈哈哈哈,为兄我却没料到小兄弟有如此神功,白白多站了这么久,实在惭愧啊..实在惭愧啊,让铁兄弟看笑话了,哈哈!”

    陆天南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再无半点窒碍,痛快的都要飞了起来,盯着铁风仿佛像看怪物似的,不住嘴的夸赞,浑然没想到他竟然真能把这穴道给解了。

    而“恩人”铁风自己则是一头雾水,却不知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揉了揉被拍的生疼的肩膀,讪讪的说道:“老兄客气了..老兄客气了..”

    东靑王在陆天南体内封穴的内力好比是一摊无源之水,常人破法似火烤,要把这摊水烤***道自解,而铁风身体内力亏空,经脉却过于强大,好比一个巨大吸盘,径直的把这一大滩水给吸走了,相较于火烤轻松惬意了无数倍,只是此刻他自己也不知其中的道道,旁边几人就更是不解,只道他有什么奇特武功。

    陆星柳听铁风和老爹之间的称呼,不禁有些无语,没好气的说道:“爹,你先把娘的穴道解了再乐呵成不成?”

    陆天南狠狠的拍了三下脑门,暗叫一声“竟然忘了这茬了”,而后便走到陆夫人面前,卖力的运起功来,没过一会,脸上也覆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倒不是碍于面子没让铁风出手,着实是神藏穴位置在胸口处,假手于人甚是不便。

    过了约莫一刻钟的功夫,陆天南才松了一口气,嘴中还不住念叨着“这东靑王内力果然强悍余余”。

    而陆夫人活动了一下手臂,又对铁风认真的道谢了几句。

    暮鸟归巢急,山照落丹崖。

    “走吧,我们先想法子下峰去再说!”陆天南大手一挥,招呼道。

    几人朝南走了几步,铁风突然驻足不动,拦住了三人。

    “不能向前走了..”

    正待三人愣神间,铁风眉头紧锁,瞧了瞧前方,又瞧了瞧左右两头,道:

    “有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