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食毕,歇息了一晚,次日备足了衣物肉食,又把那马车换做了两匹高头大马。

    铁风本想着回猎龙镇瞧瞧,而猎龙镇在东,荒都在西,两人便在镇口道了别,但刚行了不到二里,却又陷入了犹豫与纠结。

    为何而回?

    缅怀?重建铁匠铺子?

    亦或是退缩?

    琢磨了一番,又折了回来,一路朝西追上了蒙天。

    “蒙大哥,等等!”

    “嘿,我也跟你去荒都转转。”

    “呦呵?你不去找你那小情人儿了?”蒙天显是也没想到铁风又折回,调侃的说道。

    “...什么小情人..?”

    铁风略微一想,便猜到:他说的多半是陆星柳。

    便道:“啐,人家是大家闺秀,又怎会认我穷小子为小情人..这么说也不对,小爷我本来也是成了个富庶人士,却叫你这么一路挥金如土的给祸害了,又做回了穷小子!”

    蒙天向来不大看重钱财,铁风那两千两“巨款”,这几日下来就被挥霍了个大半,每次想起这茬来铁风就恼恨不已。

    花钱倒是行,你起码别一大半都给人打赏出去啊!

    “哈哈,反正兄弟你胆识和智慧还在不是,到时再这么以小博大一番,自然便能千金散去还复来了。”

    “恩..?”两人正按辔徐行,铁风似忽地想起一事,一扯缰绳,停了下来。

    似乎自己与这蒙大哥算是只会过两面,一次是在那万兽林中,刚从神龟那里回来之时。而另一次就是前几天在那墨神医家中了。

    “你怎知道柳儿和我的事情?难不成你见过我和她一起的时候?”

    蒙天本欲停下,听了这个问题,却干笑了两声,“啪啪”两鞭子,座下骏马便负着他疾驰而去。

    “哈哈,你若聪明便自己猜啊。”

    ...

    两人一路西行,虽有良驹,但却不急着赶路,一日只行个二三百里,余下时间便吃吃喝喝,游玩切磋,颇有几分纵马江湖的自在感。

    当然,这钱袋也是同一般的自在。

    再说这切磋,两人所切磋的项目甚杂,拼喝沸水,拼倒挂树枝,甚至拼跳崖闭气。

    铁风固然是个不服输的性子,见武艺上比不过,便想出这许多怪异杂项来,非得几项胜过这蒙大哥才成。

    此番行路本不急,而蒙天是个直爽痛快性子,无论拼什么都一并应下,却毫不相让,他内功比铁风深厚了无数倍,内力所至,自是大多项目都远超常人了。

    是以这五日下来,铁风倒是当真没有赢过几项。

    这一日,林中某处,两个男子一动不动的对坐的,任凭风吹日晒,鸟落虫攀,睫毛都不带抖一下的,宛若雕像。

    这一动不动的两人正是铁风与蒙天。

    之所以在这岿然不动如坐化老僧一般,乃是铁风新想出的比试法子:

    拼定力。

    任你内功武艺再强,总也得动才行,这一动不动,却不相信你还能翻了天。

    定力取决于精神心性,而铁风自从那日从绝音涧回来后,自觉较以前时精神充沛了百倍,似乎脑子都更灵光了许多,虽不知何故,但终究不是坏事。而此刻以此道来与蒙天相拼,自然是信心满满,脑海中已幻想到了蒙天那双手一摊认输的表情。

    而不是得意而气人的一句:小老弟,你还不行,再练练吧,哈哈。

    常言道,五月山雨热,三峰火云蒸。

    时值盛夏,正是闷热伏天,两人便就这样从清早坐到了黄昏,身上衣衫是打湿了又被晒干了,晒干了又被浸透了,若站起身来,恐怕身下都要画出一个巨大的蟠桃印来。

    两人便就如此盘腿坐着,瞧的那两匹马儿都困的眼皮越来越重,一副要睡着了的样子。

    ...

    “二豹,我说你..我说你是不是脑子傻了!你给我说说,你就给我说说,你这应下的是个什么狗屁差事!”

    “不怪都叫你灰狗,真他妈是个狼心狗肺的家伙,老子我救了你一条命,你不仅不磕头谢我大恩,倒还埋怨起我来了?!”

    “呦呦呦,你还有理了?咱们陪着少寨主练拳,他看在寨主的面子上,总不至于把咱们小命要了?你这可好,傻气冲天的夸下海口,说什么出来找几个结实的活靶子来,到时候咱哥俩空手而归,少不了一顿羞辱不说,这陪练也还是躲不过,少寨主一怒之下,这顿拳头还指不定朝哪招呼呢。”

    “面子个屁!这胡家塞上下百十号人,就属咱哥俩入的最晚,资格最嫩,要不然少寨主也不会选咱们俩练拳,老寨主面子上叫你句兄弟,你便得意的上天了不成,咱两个不快立些功劳,天天混吃等死,大伙都瞧咱们不起,以后还少不了许多羞辱。”

    “哼,咱们老哥俩来这可是要闯一番事业的,却不是来讨羞辱的,要不也别找什么活靶子了,晚上偷偷溜回去,把你那小浪蹄子带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放你妈屁,你少给我嘴里不干不净的,她是我老婆,是你嫂子!再给我小浪蹄子小浪蹄子的叫,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呀嗬?!你还给我倔上了!要不是你非抢那小浪蹄子,咱俩也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连当个土匪都被嫌弃,还不是都他妈怪你精虫上脑?我今天还偏要叫,你能把我怎么着,小浪蹄子,小浪蹄子,小...”

    林中两个汉子扭打做一团,你打一拳,我踹一脚,用的都是江湖上最粗浅的功夫。

    但这两人身体结实,手劲甚大,没过多一会,便双双鼻青脸肿,喘着粗气摊伏在地上。

    “走吧,别他妈废话了,找靶子去!”

    “谁他妈废话了,来拉我一把!”

    左边那人高些,穿着短衫,手臂上纹着一头花豹,正是那被称为“二豹”的男子,右边那人稍矮些,穿着一条灰黑色劲装,正是那“灰狗”。

    两人互相扶持着,在这林间路上缓步行走,嘴里却兀自骂骂咧咧不休。

    前行了约莫半里路,突然见到两匹棕色骏马拴在树旁,虽说耷拉着脑袋,却掩不住那高额宽鼻,一看便是价格不菲的良驹。

    灰狗与二豹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是打着同一般的主意:将这两匹宝马送给少寨主,他一开心,或许便免了咱们的办事不力。

    缰绳正解一半,忽听那二豹一声叫:“咦?!这..有俩人?!”

    灰狗顺着他指向处瞧去,果然那拴马的树后盘坐着俩人,一动不动,见到自己也半点反应没有,是以刚才他们只顾着牵马,却并未注意到。

    想来多半是这两匹骏马的主子了,灰狗见状操起腰间短棍就要砸下,却被二豹拦了下来:

    “别急..这俩人..好像是死的?”

    二豹走近了些,探了一下两人鼻息。

    “嘶..好像是活得唉?”

    说罢还在那两人眼前晃了晃,见他们眼珠子也不动一下,只觉更奇。

    灰狗把两匹骏马已牵了过来,二豹又道:“这俩人好像是痴呆了,不会动。”

    “你牵着,我来瞧瞧。”那名为灰狗的男子说道。

    走过去在其中一少年腰间踢了两脚,脚震的生疼,那少年却依然纹丝不动。

    “这倒是有趣了,哈哈,天助我也,遇到俩傻子,倒是给咱哥俩省了一番拳脚,可谓得来全不费功夫!”

    “别在那吹了,快些牵了马回去吧!”

    ...

    这两匹骏马正是蒙天与铁风那两匹,而那两个僵尸般的人儿,就正是比拼定力的蒙天与铁风了。

    若论资历,这东靑教黒鹫王显然可以当这两个小匪的祖宗了,但世上偏有这般巧事,此刻只得静静的看着这两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将两匹骏马牵走了。

    而这骏马也是铁风花了百余两银子所换,看在眼里,也是疼在心里,暗自把这两个毛贼的祖宗骂了八百遍。

    尽管如此,铁风和蒙天却是依旧一动不动,眼里都有一股狠劲。

    所谓能输万贯财,却不能输了这一口气。

    ...

    “哎..?”那两人牵马走出了十来步,二豹却突然停了下来。

    “咱们二人是出来干什么的来着?”

    “找能给少寨主练功的活靶子啊..”

    灰狗说完,只见二豹一个劲的在往那两个“雕像”处努嘴。

    两人对视了一下,都从对方的熊猫眼中看出了喜悦,不约而同的脱口而出:

    “有了!”

    那少年就生的结实,旁边刀疤大汉更是肌肉如钢铁一般,这岂不是天助我也?

    天上没掉馅饼,却掉了两个活靶子,这却是比馅饼有用多了。

    两人的对话铁风与蒙天早已听在耳中,却眼中都是同一般的镇定,莫说此刻只是粗绳加身,就算是刀子捅进来,但凡不要了性命,也不带躲闪一下的。

    就这样,两人被以一个盘腿坐定的姿势,牢牢的绑在了马上,眼睛依旧半点不眨。

    倒不是说那灰狗与二豹照顾了他们的切磋。

    而是真的掰不动。

    蒙天且不说,铁风就算是内力全无,多年的修炼,加上那日万兽林中奇果的强化,单论肌肉力量总也比这两个莽汉子强上不少。

    清风徐来,草木簌簌,夕阳无限好,时候已不早。

    古往今来骑着无数,似他们二人如此这般盘腿将军扮相的,恐怕是古人来者皆无了。

    这怪异的四人二骑组合就这样一路北行,翻过一个矮坡,越过一条浅溪,两边草木愈发繁茂,山中夜晚极易迷路,但那两人却似轻车熟路,想来他们虽说是入寨最晚,恐怕也不是太短的时日了。

    又走了五六里,眼前终于出现了一个火把林立的寨子。

    那寨子并不大,也并不似寻常山寨那般坐落在山腰或险峰,而是建在了一处不甚陡的山坡上,寨前也无甚险要,是一片平原,仿佛古代士兵安营扎寨一般,做这等无本买卖如此选地,要不然就是没带脑子,要不然就是有恃无恐。

    “等等!”

    四人到了山寨门口,便被两个持刀的汉子拦了下来,其中一人刀尖指着那马背上如僵尸般盘坐的两人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

    不得不说,任谁大晚上的看了这么两个东西,都会觉得分外奇怪。

    “大刀哥,猴儿哥,嘿嘿,兄弟今日福星高照,将少寨主吩咐的差事给做好了,到时小弟若得了赏赐,少不了大伙的!”二豹上前一步,笑呵呵的说道。

    “这两个是少寨主要的活靶子?”

    “正是!”

    那持刀人满脸疑惑的围着铁风与蒙天转了一圈,见这两人连眼珠都不转一下,十分怪异,对着那灰狗问道:“被封了穴道?”

    “呃..算是吧..”灰狗答道。

    那猴儿哥人如其名,要比这灰狗二豹精明许多,上来分别扣了下两人的脉门。

    铁风固然是内力全无,而蒙天稍施手段便将内力隐藏了起来。

    名为“猴儿哥”的汉子将手从蒙天的腕上收回,再看向二豹灰狗二人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敬佩。

    江湖上封穴的功夫向来只有名门大家会使得,一般人可是难以接触到的,落草不问来路,只看手段,这两人既会这等高明功夫,自然让人高看一份。

    “进去吧,两位立了大功,发达了可别忘记了哥哥们,哈哈”

    两人闻言大喜,本以为他们会仗着老人的身份要敲诈勒索一番,却不想就如此顺顺利利的进来了。

    这四人二骑行了一半,还不待欢喜多久,只见那名为“大刀哥”的男子突兀地右手一扬。

    一抹寒光闪起,带着“飒”的一声响。

    直对蒙天面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