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三人惊骇间,只见那长刀几乎是贴着蒙天的鼻尖停了下来,刀风打的蒙天额头发梢一荡,却是依旧眼睛半点不眨。

    众人这才舒了一口气。

    铁风在斜后方瞧见了那泛着寒光的长刀,暗自敬佩,自问换位处之,顶多敢让这长刀劈至面前一寸的距离,绝不敢像这般使刀刃贴到脸上来。

    “两位兄弟,近日咱们与那龙门寨起了些过节,寨主亲自吩咐的有生人入寨要谨慎些,是以老哥我试探一番,兄弟不会在意吧?”

    二豹和灰狗捏了把冷汗,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四人入寨,径直走到了寨子后面的一处空地上,只见那空地四周立了许多火把,照得明如白昼,场地中有五个汉子脚踩丁字步,手持一个半人高的大沙袋挡在胸前,每人重心都前倾了许多。

    而沙袋正对的方向是一个削瘦的少年,面色白皙,下颚微微翘起,远远看去便给人一种傲气凌人的感觉。

    只见那少年活动了一下臂膀手腕,关节捏的咯喀直响,猛地上前一步,三拳两脚打出,那几个半人高的沙袋纷纷爆裂,沙土洒的满地都是,而那持沙袋的汉子受了这股大力也纷纷倒退,两个壮些的退了十多步才停下,三个瘦些的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倒滚了一圈,脸上仍是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仿佛是在说:少寨主好强。

    周遭喝彩声、鼓掌声不断。

    喝彩声中,几人上来清理场地,又有几人抱了新沙袋上来。

    “切,真没劲!”那少年撇了撇嘴,随意的踢了一脚沙子,沙粒扬起飚了好远,兀自还是一副不过瘾的样子。

    铁风瞧见这般景象悄悄咽了下口水:这小子长得挺秀气,手劲竟然这么大,不知一会真要把小爷当了活靶子,那该如何是好..

    那削瘦少年正巧瞥到这边来,脸上微微一惑,大声问道:“那边两个坐佛是什么东西?”

    二豹闻言机灵的小跑上前几步,单膝跪地,一脸邀功相。

    “少寨主,这两个可不是什么坐佛...这可是照您的吩咐,找来的活靶子!顺带的还牵了两匹好马!。”

    “呦呵?!动作倒是挺快的..带过来,给我瞧瞧!”

    “是!”

    那二豹给灰狗使了个眼色,两人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那绑着两人的绳子解了开来,如抬石雕一般,小心翼翼的将两人放到了那练功场中央。

    削瘦少年在铁风与蒙天身上捏了捏,又轻轻拍打了两下,似乎甚是满意。

    “这两人是被你封住穴道的?”

    面对少寨主的提问,二豹这回可不敢答的支支吾吾模棱两可了。

    “不是的..我们发现这两人时就是这个样子,也不知是怎么个情况,但灰狗亲手查验过,这两人结实的很,相信能挨过少寨主的一拳半脚。”

    灰狗也补充道:“对的,对的,他们都是一身腱子肉,打上一拳震得老子手腕生疼。”

    要是在他处如此的自称“老子”,恐怕多少有些不敬的意思,但这山寨中都是些粗人,脏口说得惯了,是以谁也不觉得有异。

    “哈哈,你们干得不错,下去吧。”

    灰狗和二豹对视了一样,微微一愣,答应了一声,转身缓步离开,脸上都有些失落的神情。

    这就..下去了?

    “把那两匹马也牵了去,算赏你们了!”

    两人闻声连连叩谢,这回终于乐开了花,忙不迭的牵马离开,心里已经开始盘算之后要上哪里风流快活了。

    那少年走到场地中央,扫视了一圈,傲然问道:“大伙儿,你们说,想看什么功夫?”

    那声音清清亮亮的,一声过后,四周都聒噪了起来。

    “少寨主,来一手胡家十八打,让弟兄们开开眼吧!”“铁鞭腿!”“少寨主,您就随便施展几下拳脚,咱们大伙瞧着都过瘾的紧那!”

    那少年仰天打了个哈哈,摆了摆手。

    “好!”

    “我就给你们先来招铁鞭腿,大伙靠后些!”

    那少年看着眼前盘坐的二人,虽有心想把这两人穴道解开再放开了打,但他并不会解穴手法,此刻正是意气风发时,自然不想灰溜溜的去找老爹求助,索性便作罢,任凭他们如此好了。

    铁风见他朝着自己走来,心里老大的不痛快:妈的,欺软怕硬的东西,你就不能拿那块头大的开刀...不对老子也不软,你这欺小怕大的东西..

    不对,老子也不小!

    ...

    正当铁风犹豫该不该闪躲时,只见那少年猛然右腿抬起,横扫而出,直对自己左臂而来,高速之下,那裤腿紧紧贴着小腿,兜出一个铁棍似的轮廓。

    铁风狠狠咬了咬牙,一瞬间问候了那少年的数位祖宗。

    妈的,拼了!

    一击之下,铁风顿时侧飞而出,似个钢铁娃娃一般,在地下股溜溜的打起滚来,好在这练功场还算干爽,没什么泥土,至少能保持个头脸干净,滚了十来圈,总算被一个沙袋拦了下来,背朝下面朝天的停了住。

    依旧是那般坐佛的姿势,甚至脸上淡淡的微笑都没有变化半点。

    “少寨主这一腿好利索,这他娘的...好快!”“少寨主这功夫当真是炉火纯青,英雄出少年,虎父无犬子啊!”“好!”

    四周喝彩声再次响起,但见那少年被踢之后表情姿势都不变,似乎没有那种摧枯拉朽的虐杀快感,都有些觉得不大过瘾,一时间起哄声不绝。

    “少寨主再来一记!”“少寨主再来一腿!”

    而那少年却感到大为怪异,他自是知道这一腿的威力,就算那此刻正在仰天观星的家伙被封了穴道,但受此大力怎可能半点也不动?难不成这封穴的手法竟高明至此,让他浑身如僵死了一般,表情都不能变化半点?

    至于铁风为了保持这“优雅”的姿态花费了多大力气,这点却是那少年意料不到的了。

    蒙天见了这一幕却也觉得大为惊奇,他自是不知道铁风会有那“泥马入海神功”,一时间也猜不到这位义弟是如何接下这一手的,心中赞叹了声:这小子对自己可够狠的!

    人群聚集的越来越多,后来的向着先来的打听刚刚发生了何事,一时间都是眉飞色舞,仿佛自己要见证天神的诞生了。

    那削瘦少年瞧了瞧大伙期待的眼神,抬手一比,众人便都安静了下来。

    “东头的兄弟们,你们再让开些,今天咱个有兴致,便给大家开开眼,瞧我这一腿能给这汉子踢飞多远!”

    铁风已飞到一边,所谓“这汉子”自然指的是蒙天了。

    见东边人群让开了好大一块空地,那少年满意的点了点头。

    稍稍运了口气,猛然一个转身,正是一招“摧眉折腰”,这一招有两种变法,一是借一转之力,直击敌手眉侧,待人架挡,顺势一沉,改踢对手腰间,另一变则反之,先虚晃踢人腰间,实则击人头侧太阳穴。

    一脚或可摧眉,或可折腰,“摧眉折腰”名字正由此来。

    虽说这蒙天此时是既不会挡亦不会闪,但一来是这少寨主一直便如此练的,二来也是有意炫耀,是以这虚晃却是少不得。

    伴着众人的期待眼神,这记铁鞭腿到了蒙天头侧五寸,急急滑下,仿佛有两道腿影一般,只是上面那道越来越虚,而下面那道越来越实,而那实影下一刻重重的撞到的蒙天的腰间。

    众人眼睛都瞪的像铜铃那么大,甚至不少人已经瞧向了东头落点处。

    而这位少寨主却没有之前那般惬意自在了,一击之下,宛若踢到了一座实心铁山,发出“嗙”的一声闷响,右腿瞬间反弹而出,这一下早使了全力,加上万没料到会有此般情景,弹出瞬间剧痛钻心,仿佛比去时的力道还大了几分,就这么一摆,左腿跟着立足不稳,倒转了一圈,便以一个狗吃屎的姿态重重的栽倒在地,再起来时,早已鼻血长流。

    “少寨主打得..”“漂..”“好....”

    本已准备好喝彩,连贺词都想好了的众人,见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登时语塞,反应慢些的还自顾自说着“少寨主好俊的功夫”。

    铁风发觉到周遭突然静下来的气氛,只恨自己头侧没多张个眼睛,为了这定力比拼,只得不甘的盯着星空,浑然猜不到发生了什么,心痒难耐。

    几个机灵些的汉子回过神来,连忙上前搀扶。

    那少年站起身来,瞧见周遭众人的同情眼神,一时间怒火大起。

    东头的空地依然还为自己保留着,自己却莫名其妙的被震了回来,这他妈算什么事!

    恼羞成怒的推开上前搀扶的几人,上前两步随手夺了一把长刀,转身便对着蒙天脖颈砍去。

    众人虽说血腥场面也见得惯了,但断了脖颈,这血会喷的老远,终究不想让它染在自己身上,是以都暗自的退了一步。

    正当那长刀即将加身时,大伙只听“当”的一声响,刀翼上迸出了一丝火星,而后那蕴含怒意的长刀便脱手而出,远远飞去一旁,和石板地面摩擦发出了“呲呲”的刺耳声音。

    这回大伙却更奇了。

    难道是撞了鬼了?

    正当几人惊疑不定时,一道含威的声音响了起来:

    “离儿,你在胡闹什么?!”

    听到这道声音,铁风瞬间心头大震,几近要转过头去。

    而蒙天瞧见了那道身影,也险些皱起了眉头。

    只见那汉子面容粗犷,约莫四十岁上下,高鼻阔耳,满嘴络腮胡。

    陆..天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