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寨主。”“大当家。”“老大!”

    见到这汉子,众人均上前施了一礼,无论称呼如何,眼中都是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敬。

    胡家寨能在此立足,绝大多数功劳都要归功于这位寨主了。

    那汉子瞧见蒙天,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和一些其他难以捉摸的神色。

    四目相对。

    而蒙天在东靑教时自然是和陆天南见过多次了,而眼前男子无论声音相貌几乎都与陆天南一模一样,但仔细看来,眉宇间却是多了一些煞气,举手投足之间却少了几分儒雅,多了几分霸气。

    难道说陆天南还有个孪生兄弟?

    还姓胡?

    “义父!”

    那名为胡离的少寨主上前一拜,说道:

    “这人有妖法,儿子怀疑他是龙门寨派来的奸细!”

    “哼。”

    只听得一声冷哼,紧接着啪的一声脆响,少寨主胡离便瞬间悬空的溜溜的转了三圈,而后一头栽在了地上,再起来时,脸上已多了一道深红的巴掌印。

    竟是毫不留情。

    众人见了这一幕,皆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寨主今天火气恁大。

    胡离抬起头来,鼻血尚未干,嘴角又多了一丝血迹。双拳紧握,看向义父的眼中充满了倔强和不忿。

    拄着地面艰难的站起身来,吐了一口混着血迹的口水,转身便走。

    “把他拦下来!”

    “我看谁敢?!”胡离怒吼道。

    众人听了两道声音,几乎无缝接连响起,但显然是这大寨主的话要更管用些,一时间四五个汉子涌上去,那胡离见了蛮性发作,噼里啪啦毫无忌讳,几下拳脚便把他们打飞一旁。

    而后又涌上来六七人,稍稍多挺了一会,又都是倒飞而出,一瞬间这演武场上“嗙嗙嗙嗙”不绝于耳,一直换了三批,终于把那胡离少寨主擒了下来,他喘着粗气,兀自挣扎不已,好似发了狂的野兽一般,但身后两个汉子都是寨中好手,此刻皆是全力而为,一人一个手臂,紧扣不放。

    见两人将其擒来,胡寨主寒声道:

    “跪下!”

    胡离虽说满心不忿,但却是头一次见过义父对自己这般脸色,一时间倒也不敢违逆。

    “不是跪我,跪那边!”

    一言既出,大伙惊骇的见到,胡寨主手比的“那边”,竟然是那“坐佛”汉子的方向,这一下无不惊异莫名,都觉得自己花了眼睛。

    就算这活靶子练法有些残忍,但大家一贯都是刀尖上舔血惯了的,也不是什么大圣人,又没要了他性命,怎可能因为这点小事便与外人屈膝?

    而寨主一向护短,此次又怎地偏袒上外人了?

    “为什么?!”

    胡离眼中更是充斥着不解与愤怒。

    那汉子却不由分说,上前一步直接封了他穴道,硬生生的使之转过身子,跪在了蒙天的面前。

    做完一切后,单膝跪地,微微俯首:

    “不知黒鹫王驾临,还请恕犬子冒犯之罪!”

    这下众人吃的一惊非小!

    胡寨主向来强硬,从未见过他如此神色姿态,这帮人多是寻常草寇,却不知这“黒鹫王”是何方神圣?

    但见寨主都半跪了,一时间众人纷纷单膝跪地,齐刷刷的一片。

    蒙天也是同样的讶异,自己在东靑教时行事向来极为低调,就算各大派的门主长老对自己也没几个相识的,此处距离洛城已有千里之遥,这寨主为何能道出自己身份?

    而且他之前的眼神,似乎甚是不寻常。

    只有铁风依旧眼中只有繁星点点,暗恨自己没有多滚上一圈,无法脑补到底发生了什么。

    略微犹豫了一番,蒙天还是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打量了一番眼前酷似陆天南的汉子,心中已做了定义:

    枭雄!

    “胡寨主,好眼力啊。”

    还不待那“胡寨主”发言,铁风倒是第一个蹦了起来,大笑了几声:

    “大哥,这回总算是我赢了吧?”

    “少不了你一顿好酒好菜!”蒙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道:“胡寨主,咱们借一步说话。”

    胡寨主虽对两人的对话弄的一头雾水,但也只是暂且压下了疑问,右手一摆,说道:

    “请!”

    而铁风也至此才见到那寨主相貌,的确远看和陆天南一模一样,但近看神态明显不同,心下暗暗称奇,也想着待到人少处询问个清楚。

    引领两人沿着一处台阶上行,台阶两边各站了十来名汉子,虽不若东靑教那般威武整齐,但却更多了一股凶悍血腥气。

    走了约百十级台阶,见到了三间大屋,都是靠着一处矮山而建,于东西两侧各有一塔楼,想来是作瞭望之用。

    胡寨主对中间大屋门口两个汉子交待了几句,三人便走了进去,屋内灯火通明,却甚是平坦,并未有外面看上去那般的倾斜地面。

    “黒鹫王,还有这位..”

    “我叫铁风。”

    “黒鹫王,铁风小兄弟,此处是外室,人来人往多有不便,我带两位进内室说话如何?”

    蒙天一路走来,心中已有了些许计较,便道:“胡寨主带路便是。”

    铁风却是满脸疑惑。

    这屋子也没什么隔断,装饰又简单的很,哪里有什么内外室之分?

    正疑惑间,却见那寨主搬开一个藤椅,将下面地毯向上揭开,露出了一个不甚醒目的豁口,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金属物事,将那豁口堵住,只听“轰隆隆”几声,屋内墙壁一处竟似大门一般的打了开来,露出来一条宽敞的甬道。

    没想到,这屋内竟别有洞天!

    “请了。”

    蒙天见到这条通道倒是也不多惊讶,在如此开阔地建寨,以眼前男子的性格,若没有这等密道那却反而奇怪了。

    虽说这三人初次见面便如此,显得有些突兀,但几人各有所想,是以胡寨主只管带,而铁风与蒙天只管走。

    一路前行,那甬道内却不黑,两边都亮着火把,也不似寻常山洞那般气闷,看来建这条通道时也得花不少的心思。

    走了大约半刻钟的功夫,便到了一间很是宽敞的石屋,这屋中空荡荡的,只有六把石椅分放两旁,墙壁上削的平整,一样是光秃秃的,间隔挂了六根火把,火光闪耀间,却未免把此处照的有几分诡异,对头还有一处石门,也不知通向何处。

    铁风估计了一下距离,这石屋多半是在那矮山中央了,如此大的一间山体内通风石室,想必要花很多功夫。

    “两位请坐!”

    铁风自来便对这些藏头藏尾的行径很是瞧不上,若非因为这寨主长相和陆天南一模一样,恐怕连进都不想进来,于是刚坐下,便阴阳怪气的说道:

    “胡大寨主,你这地方修建的如此隐秘,看来也没少干见不得人的勾当啊。”

    而胡寨主却是不恼,只是淡淡笑了笑:

    “呵呵,铁兄弟说笑了,我既已落草为寇,若只是天天干些见得人的勾当,那怕才是天下奇事。”

    蒙天在旁却是不言不语。

    今日之事虽巧,但其中也必有不巧之处。

    待两人都坐定,胡寨主再次对着蒙天单膝跪地,正色说道:

    “黒鹫王,如蒙不弃,我胡家寨一百零三人,从此愿供您驱使!”

    开门见山,确是枭雄行径。

    蒙天距离胡寨主尚有一米多远,右手一抬,那胡姓汉子却感觉身下猛地涌现一股力道,本欲相抗,犹豫了一下又收了力,顺其自然的站了起来。

    “这倒是奇了,你我初次谋面,此话又从何说起?”

    那胡寨主到了旁边石凳上坐定,答道:

    “黒鹫王,您自然是没见过在下,不过在下却久闻大名,也对东靑教心仪已久,只是苦于一直未得引荐。”

    “场面话就不必说了。”蒙天瞥了一眼那从外面缓缓关上的石门,若有所指的问道:“...你说我没见过你这张脸,是么?”

    胡寨主闻言沉吟了些许,摆弄了一下左手食指上的铁指环,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抬头问道:

    “您可是指的..陆天南?”

    此话一出,蒙天与铁风都是聚起了十二分精神,不得不说,从他嘴中听到这三个字,恐怕能让人联想出许多事情。

    “胡寨主真是个直爽人呐。”蒙天说道。

    “哪里话,我既有意投奔,自然据实以告!”胡寨主摇了摇头,又说道:“想必你们看我相貌也猜到了几分,陆天南就是我亲弟弟。”

    铁风忍不住插嘴道:“哎嘿?!胡寨主,我们虽说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陆大侠姓陆,你却是姓胡,这又是什么道理?”

    “我们俩自小就被父母所弃离散,被人收养长大的,也不知道本来姓什么,叫什么,只是我的养父姓胡,而那懦夫的养父姓陆,是以一直这么叫着了,只是江湖上知他陆天南的多,知我胡无忌的少便是了,但如此也好,免得和那懦夫齐名,丢了祖宗的人!”

    铁风见他一口一个懦夫的叫着,倒也觉惊奇,这兄弟二人似乎并不是多和睦。

    兴许还有些仇怨。

    “恐怕胡寨主也是前些年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兄弟的吧?”蒙天问道

    “正是..我五年前才知,却是没想到我那兄弟贪图安逸,全然没有半点男子气概!”

    “赫赫,要是天下人都如胡寨主您这么有男子气概,那这世上怕是要精彩的很喽。”铁风再次挖苦道。

    眼前这人和陆天南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一眼看上去,仿佛便能瞧出好坏之分来,所谓面由心生,想来也是有道理的。

    胡寨主却并未理会铁风的讽刺,对蒙天问道:“黒鹫王,贵教东靑王与座下六王都是武功高强,教中弟子千万,这些年来可谓是纵横整个北荒,当真是风光无限那。”

    “风光无限可不敢说,东靑教有这番基业,却也不是靠胡乱杀戮得来的。”蒙天答道

    胡寨主长叹了一口气。

    隔了一小会儿,又缓缓的说道:

    “唉..但这几十年基业,如今几要毁于一旦,岂不让人扼腕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