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却不是没想到黒鹫王能如此正直...信到了你手,既没交于东靑王,也不打算自己私吞,竟还去提醒陆天南去了...若不是我这胞弟犯了私心,恐怕还真要坏了计划,但贵教红隼王却是没您这般刚正,收了信便立马交与东靑王了,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那么说,这些日子以来洛城的种种,都是你一手所为喽?!”蒙天寒声问道。

    “这却不敢当了..我也只给了一本剑经,寄了几封信,说是我所为,不如说是人心所为...陆天南好武成痴,东靑王一心想着宏图霸业,对这功法也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执法堂郑宗是个倔汉子,不知变通,没几天便吵吵着上山与东靑教一决死站。唯独那位骆统领...行事倒是常常出人意料一些,不过这一战之后,也是失踪不见了,最近洛城出了诸多变故依旧未曾现身,想来也是凶多吉少了。”

    铁风闻言心中一凛:原来那日冒充骆统领去陆家的就是蒙天...对啊!柳儿说那人脸上带着一道刀疤,皮肤黝黑,岂不是就是我这大哥相貌,我竟早没想到这一点,看来大哥去陆家,是去提醒陆天南处理了这烫手山芋..而陆天南之所以后来遣散了陆家,带着妻女逃走,自然是因为舍不得这剑经了..

    转念又一想:不对,或许是因为胡无忌的交待!他对陆大侠交待的万勿遗失,这胡无忌对他不仁,但以陆大侠的性格,却不能对其不义,想来这陆家之变,可以说都是这胡无忌所操控的!对自己兄弟也能如此算计下手,当真是蛇蝎心肠!

    不对,蛇蝎也没有这般心肠!

    “陆大侠是你亲兄弟,你倒是也能下得去手!”

    铁风对其人品极为不齿,怒斥道。

    而胡无忌只是默默摇了摇头,却不接话,似乎此事在他眼里只是家常便饭一般。

    蒙天闭目沉吟了一阵,脸上却并没有胡无忌预料中的那般震惊与愤慨。

    “你如此费力的陷害我教,不知又哪里来的勇气说要投奔于我?”

    “黒鹫王。”胡无忌把石凳挪近了些,又抬来一个石凳,放在了三人中间,如指点江山一般,手指在上面比道:“这北荒虽说一直以东靑教为第一大教,但毕竟这北荒地大,这里呢,有着三门五派,若其中几派联起手来,势力却也不容小觑。”

    说话间,他便在那石椅上用手指画了画,只见那石椅子如软泥一般,便硬生生的出现了一个半寸深的圆圈来。

    连石屑也不曾落下半点。

    “而这里呢,便是如我胡家寨这般的落草势力,虽说比不上那些大门大派底蕴深厚,但一来呢,胜在人多,整个北荒大大小小寨子不说上千,这百余个还是有的,二来呢,这些年来,我们这些寨子几乎都拧成了几股大绳,这才得以在执法堂的剿灭下生活下来,两位就算瞧不上我们这行径,却总不能也无视了咱们这千万口拳头。”

    “这一块,就是执法堂了...这一城执法堂本算不得多强,但这北荒却有七城三十八镇,每一块处或大或小的都有执法堂势力,又得到不少城主府、探险团、商会支持,是以这么多年来,这执法堂就像一个又臭又硬的石头,谁也不想第一个去啃了。”

    胡无忌每说一段,就在那石椅上画个圈,没过多一会儿,那石椅上便多了四个圆圈。

    虽说他此举有意炫耀,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手头功夫不虚。

    “黒鹫王。”

    “东靑王一直以来便有称霸大陆的想法,不然也不会分派四王去东海西岭,这点你不会不知的,就算我不使这些手段,执法堂这关终究也是绕不过去,此时洛城执法堂势力被灭了大半,无论其中是非曲直,贵教这黑锅也不得不背了,以后再想和睦处之绝再难能。”

    “而我不敢说代表北荒百寨,三四十寨还是敢说的,这几千人齐出,必能将执法堂各地驰援截住。只要黒鹫王带领东靑教将洛城执法堂连根拔起,振臂一呼,这被欺压已久的北荒百寨必有一大半都能降服于贵教!”

    “只要这些势力有个龙头带领,任对头势力再大,也绝难防御这近万亡命之徒,到时还能不将整个北荒收入囊中?怕是称霸这大陆也指日可待!到时只要别忘了兄弟的一份富贵便是。”

    “是选择因一时意气多一敌手,或是看长远利益联合纵横,全看黒鹫王一念之间了..相信若他日东靑王回归,必是支持后者的。”

    胡无忌在石凳上两个圆圈间连了条线,显是代表着北荒百寨与东靑教,又在一个圆圈处画了个×,那自然是代表着执法堂了。

    四周火把中赤焰飞舞,仿佛恶魔得意的笑容。

    铁风听了这番话后,心中七上八下,有一股莫名的寒意。

    自己本对这偌大的北荒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但经胡无忌这么一分析后,却感觉其中脉络顿时清晰了万分,各大势力都如象棋子一般,有的如马,只能走日,有的如象,只能走田,也有的,踏出一步,便再也没法回头了。

    那便是兵。

    若真真如他所说,东靑王失踪,那这结拜大哥,黒鹫王蒙天,可谓就是东靑教第一人了,而今日这番话,也却是说服力极强,胡无忌既要合作,想让东靑教灭了洛城执法堂,那扯谎瞎说是半点意义也没有的。

    但他说的属实的话...不得不说,东靑教选择与这些山寨联盟势力合作,当真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也是别无他法的选择了。

    恐怕这就是胡无忌的底气!

    ...

    ...

    那我铁风要怎样?

    铁风虽因为郑宗的原因,对执法堂印象并没有多好,但一直以来根深蒂固的正义理念,却也让他绝难眼睁睁的瞧着执法堂被灭,不然当日在洛城也不会甘冒奇险去探查那执法堂下的火药库了。

    七百年来,崛起了无数势力,执法堂早就不能靠着武力一家独大,对于执法堂,眼红的有之,嫉恨的有之,唯恐灭其不快的亦有之。

    若一地执法堂出现了变故,再加上这胡无忌从中操纵,难免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到时还不知天下要有多少人流离失所,多少人妻离子散。

    两人的眼神,都聚焦在了蒙天的身上。

    下一句话,或许会影响整个大陆的走势。

    世界就是如此神奇。

    蒙天缓缓抚过那被画的圈横点点的石凳,闭目沉吟许久,指尖却依旧在感受那指印的棱角触感。

    空气瞬间静的可怕,只闻三人悠长起伏的呼吸声。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蒙天似做了某种决定一般,猛然睁开双眼,右手在石椅上一划,那象征着东靑教与北荒百寨联盟的指痕又深了半寸。

    “胡寨主,若你所言非虚,确实是这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