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蒙不弃,胡无忌再次拜见黒鹫王!”

    胡无忌嘴角展现出淡淡的笑容,声音很大,显得很真诚。

    “胡寨主,起来吧,我向来不讲究这么些礼节。”

    蒙天刚要扶到胡无忌手臂时,两人忽见一道剑光闪过,胡无忌向后一仰,便又见数道剑影刺来。

    只见铁风挥着长剑,剑光映着火光,直对胡无忌袭来。

    “黒鹫王,这位铁小兄弟可是东靑教人,不知为何如此啊?”

    胡无忌边闪避剑招边说道,倒也是不加还手,他身形虽大,却闪避的极为灵活,每每剑尖临身前,总能犹如感应一般躲去。

    铁风长剑舞的虽快,但竟一时奈何他不得。

    “铁兄弟,住手吧。”

    “蒙大哥,你可知道你刚刚答应了什么?”

    “自然知道..我毕竟是东靑教人,凡事必须以东靑教利益为重,为了我教生存,不得不如此了。”

    “执法堂要是毁了,整个洛城都要乱了,到时候会有多少惨事发生,蒙大哥,你怎能被他给蒙蔽了?我们把它擒了去,到时把事情说明白..也未必两家便会不死不休!”

    铁风边讲着话,手头兀自不停歇,剑招不停递出,呜声阵阵。

    “小兄弟,这却是你不懂了,这执法堂不求财、不求利,却最重一个‘名’字,最好面子,若是私下里杀了几个执法者也还好说,如今这洛城执法者死伤过半,天下人都瞧在眼里,绝非几句言语可以化解的。”

    胡无忌一边闪避,一边不急不缓的讲话,似乎铁风的这几式剑法并没有给他带来很大的压力。

    两人就这样走了二十来招,铁风出剑同时,也在观察着蒙天的神色,虽说于身份于道理,他的抉择无可厚非,但铁风却还抱有一丝幻想:

    这位于自己有恩的大哥,不会做出这种选择。

    “小兄弟,我看在黒鹫王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若你一再相逼,胡某恐怕不得不出手自保了。”

    铁风见蒙天一脸平静,浑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既觉失望,又暗中凝聚精神。

    剑舞的越来越快,气势也提的越来越高。

    隐隐发出了些轻微的啸声。

    胡无忌虽不相信这出剑无力的小子会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但这种气势上被压迫的感觉却使得他极为不痛快。

    抬手一掌,直击铁风左肩,虽说只用了三成力道,也绝非这小子可挡的。

    铁风见了这一掌不仅不惊,反而心中窃喜。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硬吃这一击,凌空倒飞出的同时,长剑上却发出了一股极为隐蔽的力量波动。

    高手过招最忌轻敌,饶是手中染过无数鲜血的胡无忌,在面对铁风时也难免会犯了这种错误,一掌过后,便傲然挺立,等待着那重重的身躯落地声与哀嚎声——那是胡无忌百听不腻的声音。

    见了胡无忌毫无警惕的身形,铁风嘴角扬起了淡淡的一抹微笑,这一剑挥出,就算他不死,也要见了红!

    剑上生出了一抹极淡的青芒。

    ...

    “啪啪”

    正待挥剑时,只听两声闷响。

    青芒瞬间消散。

    “蒙天大哥...你?!”

    铁风感受到自己突然僵住一般的四肢,与背后的两处疼痛,不可思议的叫道:

    “..你竟然对我出手?!”

    想转头,却也是不能。

    蒙天走了出来,将铁风长剑夺下,“欻”的一声,插进了原本的剑鞘中。

    “铁风,你虽是我蒙天的兄弟,却也不能随便阻碍教中的大事,胡寨主已经投奔与我,你如此出手,可还将为兄放在眼里...?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

    “..胡寨主,我蒙天是个糙人,若用词不当,切勿在意。”

    胡无忌看向铁风的眼中有一抹微微的讶异,刚刚那一瞬,似乎有一种心悸的感觉,那感觉却不似什么内力波动,一闪即逝,难辨真幻。

    不过见到蒙天将铁风擒了住,还是放心了许多。

    挤出一抹微笑,说道:“黒鹫王,我既忠诚于你,你爱怎么称呼便怎么称呼,您是苍天上俯瞰大地的雄鹰,我就是帮您捕猎鲜热肉食的猎犬。”

    “胡无忌,你自己瞧自己那副奴才嘴脸,不觉得恶心么?!我看你那没长脑子的儿子都比你要强上许多!”

    “哈哈,一定意义上讲,你说的倒也不错,若不是我那胡作非为的儿子,恐怕也没有今日之盟了。”

    铁风大骂了好一阵,胡无忌却尽是笑脸相迎,无论说的多难听,都一应接下,一时间,铁风倒也真不知再说他些什么好。

    “蒙天大哥,你一向正直,如今真要和这种毫无廉耻的贼人合作么?!”

    “铁兄弟,得罪了。”

    蒙天两指一点,封住了铁风的哑穴,又道:“胡寨主,既然事已敲定,我即刻便赶回洛城,也不在你这久留了。”

    “黒鹫王,还请留步。”胡无忌叫住了带着铁风朝门口走去的蒙天。

    “在下前些日子和龙门寨的人起了些冲突,请了周遭七寨的寨主前来帮忙助拳,此刻正在寨中,黒鹫王不妨见上一见,以后遇上了也免得冲突了自己人。”

    “也好。”

    蒙天简答的答了句,而后便将铁风立在一旁,自顾自的坐了下来,悠然自在。

    “..黒鹫王稍等,我出去将那几个当家的喊过来拜见。”

    蒙天随意的摆了摆手。

    胡无忌并没有朝着来时方向,而是朝着对头的那个石门走去,以一个固定的节拍在石壁上“咚咚咚”的敲了起来,没过多一会儿,那一直紧闭的厚厚石门就朝左打开来,发出“喀拉拉”的响声。

    正待出门,胡无忌却发现右肩上突兀的多了一只手掌,心头一惊:恩?这人轻功好诡异,到我身旁我竟没能发觉!

    转过身,恭敬的拜道:“黒鹫王。”

    “胡寨主,我瞧你这两道石门做的倒是有趣,都是由玄铁矿石母制成,从外面能打开,从里面却是打不开...若有外敌入侵,只要引到这里,大门一关,任这些敌手武功再高,也要困死在这了...是不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