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无忌干笑两声,道:“这石室一直都是做谈话用,却是从未想过如此使法..”

    蒙天走出门,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外面操纵机关的豁口,又走了回来,笑道:

    “以胡寨主这智谋与低调作风,却是用不到如此。(书=-屋*0小-}说-+网)”

    说罢,又走了回来,随便选了个石凳坐了下来。

    胡无忌也不知蒙天此举何意,微微眯了下眼睛,便转身离去了。

    铁风见胡无忌走后,蒙天脸上便露出了一副沉思的神色,很想张口问话,可苦于无法发声。

    过了约莫一刻钟功夫,便见到对头那甬道中出现了一道人影,细细分辨,共有八个脚步声,还夹着些许“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响。

    没过多一会,胡无忌便和另外七个面容凶悍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七人兵刃不离身,衣着各异,有的穿着寻常短衫,有的裸着上身只穿了个兽皮裤,也有的穿的雍容华贵,之前的铃铛声响便是此人发出了。

    这七人加上胡无忌一现身,铁风就感到一股极强的压迫感,特别是当前那个穿着华贵的好似土地主一般,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高瘦男子,淡淡笑容之下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悸感觉。

    似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这七人都是高手!

    “见过黑鹫王!”

    七个汉子齐声道,这七人声音高低粗细各异,混在一起,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蒙天点头示意了下,却依旧不起身,胡无忌上前,一一对其介绍。

    介绍完毕后,胡无忌又走到了铁风身旁,简单的说了句:“这位是黒鹫王的朋友,铁风小兄弟。”

    众人见了铁风,多只是不屑的点了点头,只有其中二人上前装模作样的打了个招呼,打过招呼后,便如很有默契一般,一左一右的站在他身旁。

    又是“喀拉拉”几声,那道石门又紧紧地关了起来。

    气氛忽然古怪了许多。

    “黑鹫王。”

    胡无忌上前了一步

    “你对我们八人也算是知根知底了,我们既要同盟合作,是不是也开开诚布公的谈谈你自己了?”

    那声音中明显少了一丝恭敬,多了一分威胁。

    “呵呵。”

    “胡寨主已经对我东靑教了解的如此细致,难不成还需要蒙某做一番自我介绍?”

    六人隐隐把蒙天包了个半圈。

    “正是如此,才更想确认一下。”胡无忌不紧不慢的搬了个石椅子,坐了下来,说道:“黑鹫王,本名蒙天,五年前入教,刚入教就破格直列东靑教第六王,三年的时间,凭着一手看上去低调万分的滞气掌功夫,击败其余五王,取得东靑教头把交椅,而这些年来,行为隐秘,极少露面,出手次数也不多,不过但凡出手,绝不会无功而返,因此深得东靑王器重。”

    “说得不错,很细致,又何须蒙某人再介绍了?”

    “黑鹫王,这情报是死的,人却是活的。”胡无忌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既然人是活的,总是要有追求,有活着的目的,有七情六欲..比如在下呢,就是想毁了执法堂,这位成先生呢,就是好财,而我那胞弟呢,就是个武痴,见着武学功法挪不开眼睛..”

    “而您呢,仗义疏财,自是不好财,得知哪里武学秘籍是瞧也不去瞧上一眼,那也不好武,说来惭愧,我先后曾派过两个女子找到过黒鹫王,无论她们使出千般魅惑手段,你竟半点不为所动,那便是也不好色,东靑王一心想称霸天下,这些年东靑教却变得低调了许多,其中定是少不了你的原因,说明你也没有什么霸主心思...”

    “以此看来呢,关于你的情报越是看上去低调合理,我越是觉得其中有大大的不合理,而入教前‘蒙天’这个身份,更是不明不白,仿佛凭空出现一般,希望老兄给我们大伙好好的解释解释...以免今后合作中心生隔阂。”

    铁风在旁听来也跟着心头一凛:似乎自己真的对这位大哥了解的不多。

    “胡寨主”蒙天淡淡的笑了笑,道:“我知你消息灵通,却万没想到你竟消息灵通至此..看来你背后这座靠山,还是非常的结实啊..所谓什么胡家寨百十来口人,只是一个幌子罢?”

    “过奖,过奖,今日你据实以告,咱们坦诚合作,自然我的势力,便是你的势力..若依然信不过我等,那这些势力,怕和老兄以后也就没什么干系了。”

    “哈哈”

    “你可是以为,凭借这石室,便能吃定我蒙天了?”

    胡无忌面色平淡,冷冷的说道:“黑鹫王既知这石门是玄铁母矿所制,尽可去试试它的强度。”

    “胡寨主,既然知道我所擅的是一手‘滞气掌’功夫,却又为何大意至此啊?”

    蒙天话音刚落,右手朝前左一比,几人均是手持兵刃,暗暗警惕。

    却见他只比了一个很小的幅度而后凝住不动,而后便听到“喀拉拉”的一阵声响。

    众人惊异的见到:身后石门竟自己开了!

    “拦住他!”

    胡无忌话音一落,便有三个汉子一起冲出,拦到了石门之前。

    蒙天却是依旧端坐不动,笑道:“胡寨主,我这一手你看如何?”

    “哼,原来你只见假装惊叹这石门结构,却是为了埋下这一股暗劲在机关上..好心计!看来黒鹫王这联盟之心,当真是极为不诚啊!”

    “彼此,彼此了。”

    “能开得了这石门,便意味着你能安然离去?”

    胡无忌一语落下,六人都掏出了兵刃来,唯有那穿着华贵的高瘦男子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打量着蒙天,时不时还瞥一眼铁风的方向。

    “胡寨主..”

    “..你又想错了!”

    蒙天不慌不忙的伸手向右一比,众人又听到“喀拉拉”几声。

    石门再次紧紧的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