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鹫王,你不会自大到,以为自己能胜得过我们八人吧...这石室怕是没你展现轻功的空间!”

    四人围了上来,胡无忌守着石门的方向未动,两人站在铁风两旁,那衣着华贵的男子依旧站在原地不动,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三柄长刀出了鞘,一根铁棍也横了起。

    四人同时脚步动了起来,以一个固定的频率向侧面缓步行走,自上往下看去,好似一个顺时针旋转的圆盘。

    蒙天瞥了眼四人的步法,双眼一眯。

    “四象困龙阵..”

    “没想到这等道门秘阵都被你们盗了去。”

    “黒鹫王好见识!胡某倒是对你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你若以为一手‘滞气掌’便能应对,恐怕今日就要是凶非吉喽。”

    胡无忌一语落下,那四人兵刃便从四个刁钻的角度直刺了过来,这阵法本是应配合长剑使用,几人虽是使刀使棍,不若长剑在“刺”之一道擅长,但好在他们都是内力高强的好手,哪怕是那虎头粗纹棍,恐怕也没人愿挨这一捅。

    蒙天也不持兵刃,就以一双肉掌对敌,掌法森严有度,也不见闪避之间有多迅猛,但偏偏就能在那刀光棍影中游走不断,仿佛身上各处都长了眼睛似的。

    一时间这石室内如秋风过境一般,六根火把明灭不定,晃的几人的影子在地面上交叉闪烁不休。

    这四人每次只攻一招,而后便果断撤回一步,若蒙天不追击则罢,几人依次进手,保持着固定的节奏,既不抢一步,也不慢一分。

    只要蒙天向前追击,另外三人便同时出手,分指周身要穴。

    以三道伤口换一掌显然不大划算,是以五人一直过了三四十招,哪边也讨不得什么好,只是四人斗了一阵,都褪去了笑容,露出了本色的凶恶眼神,呼和喊声在石室内回荡不觉,六个石椅子,倒有一半都被踢到了一旁去。

    蒙天却是依旧脸色淡然,边出手的同时还边关注四周几人的动向,手中时用劲气打出,被打出一道劲气,四人的攻势便会缓上一缓。

    那华服高瘦男子,却好整以暇的在整理衣袍,虽说这人并未出手,但给人的压力却绝不容小觑。

    无论是那怪异的服饰与神态,还是那毒蛇般的眼神。

    “黑鹫王,你若再不使出些看家本事来,怕是体力撑不了许久啊。”

    “哈哈,胡寨主,你若想看些新奇功夫,那倒是也不难,我有门功夫叫做‘点名死’,不知你想不想见识一番?”

    蒙天嘴上说话,手头却不见慌乱,两句话间,又走了五六招去。

    “哼,大言不惭。”

    “那边的汉子,你可是叫王卫五罢?”蒙天叫道

    王卫五正是之前守在铁风右边之人,他本是个莽人,兽皮短裤,裸着上身,肌肉遒劲,听蒙天问话,倒也不假思索的答了句:“是我,你能怎么着?”

    “诸位听好了”

    蒙天手中发劲,将四人微微迫开了些许,又道:

    “我数三个数,这位王寨主就要死于非命。”

    那王卫五距离蒙天至少有三四丈远,众人听了这话皆尽心中冷笑,他若有如此功夫,还何必和咱们在这纠缠不休?

    胡无忌却暗自凝神,这黑鹫王一向行事谨慎,不知这回怎么还胡吹起大气来,呆会儿岂不是是要自取其辱?

    “三。”

    王卫五反倒上前了一步,冷哼了一声,偏偏不信这个邪。

    “二。”

    围攻蒙天的四人节奏加快了些,催动内力,每一击都极重,空气中都发出了阵阵的呜呜声来,让他无暇他顾,喜得看其自打自家脸。

    “..一!”

    蒙天话音刚落,众人本着看笑话的心思,不约而同的瞧向了那王寨主的方向。

    而那王寨主,也瞧着自己的胸口,神色却有些骇人。

    他那胸口处..竟然长出来了一根长剑!血液汩汩流出,顺着小腹,从那兽皮短裤外留下,洒了一地。

    王卫五惊恐的瞪着牛灯眼,握着大斧的双手不住的颤抖,生命在极速的流逝着。

    围攻蒙天的四人也因此微微一滞,阵法缭乱了一瞬,那持棍人险些被蒙天手掌击中,四人连连强运了几口真气,才缓了过来。

    难道他真的会“点名死”的功夫?!

    甚至有人都暗自埋怨起胡无忌开始时做的介绍来了。

    直到那持斧大汉轰然倒下,激起了点点血花,众人才得悉了这招的秘要。

    竟然是那名已被封住穴道少年。

    几乎被大家遗忘的少年!

    “哈哈哈”

    “小爷不发威,你们还真当我是空气了!”

    不得不说,铁风现在心里特别痛快,作为长久以来被无视的对象,此刻终于狠狠的刷了一次存在感。

    志得意满!

    胡无忌微微一怔,而后便想通了其中的道道,大拇指一翘:

    “好手段!”

    “以滞气掌的功夫封了这小兄弟的穴道,然后又趁着大家放松警惕,收回那股内力,杀了王寨主个措手不及。”

    蒙天笑了笑,却没答话。

    他本来实是这样想的,却不料那石门关闭时,打入铁风体内的那两道真气竟突兀的与自己感应消失不见了。

    虽不知为何会如此,但瞥见了铁风对着自己偷偷使的眼色,便知晓了他穴道已解。

    之所以要编出个“点名死”功夫,完全是为了吸引那汉子的注意力,给铁风创造最好的机会,果然,一击毙命。

    杀了那王寨主的铁风,正是意气风发时,抖了抖长剑上的血滴,歘歘歘的舞了个剑花。

    “哼哼,下一个谁上?!”看向了之前守在自己左边的褐衣男子。

    还不待那男子说话出手,只见黄影一闪,而后便是一阵“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响。

    铁风瞬间三处穴道各中一指,再次持剑不动了。

    “好快!”

    众人均如是想。

    “小朋友,大人打仗,你安静点。”

    出手的正是那雍容华贵的男子。

    蒙天见了这一幕,眼中也多了一丝凝重与不解。

    不光因为他的速度,更重要的是——

    刚才那封穴手法。

    正是执法堂的独门功夫:三探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