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天一掌吸过一个石椅,众人以为他要将此做兵刃,凝神应对。

    铁风却瞧见了他嘴角的一抹淡淡笑意。

    忽见其手上金光一闪,只听得“啪啦”一声响,石块夹着内力四散飞出,大块的还好说,很多小石块“飕飕”射出,如万千轨迹难觅的霸道暗器,比当日紫鸢王的掷钢珠手法要强悍了无数倍,极难躲闪,周遭的四人瞬间便中了招,其中两人胸腹处被穿出了几个血洞,惨叫连连,虽说没有立刻便死,但也小命要去了九成九了。

    另外两人避开了要害,手臂处、大腿上也挂了彩,被石块划的血肉模糊,喘着粗气,表情狰狞。

    而那些石块去势甚急,到了身外半丈处,便如活了一般,本来极速射出,突然之间方向急转,仿佛下面有偌大的磁性,噼里啪啦的尽数落在了地上,俨然形成了一个直径丈许的碎石圈子。

    只是石圈上,还沾染了些许暗红的血迹。

    四象阵破!

    谁也不曾想到,僵持了许久的五人,竟然在这霸道的一招之下便分出了胜负。

    “恩?”

    众人知道这黑鹫王是拿出了些真功夫,但这一手却是借着石椅子发出,没人瞧出这一下到底是个什么路数。

    胡无忌看了这一手,眉头紧皱,显然是没料到这黑鹫王竟然有此等功力,光打碎那石椅子自问也能。但蒙天这一掌击出的瞬间,内力便附在了那石凳上,但那石凳碎片成百上千,方向又不同,怎能同时以内力加持?

    控制入微。

    这一击之后,空气顿时安静了许多,各人皆有所思,六道火把终于稳定了下来,仿佛六朵细高的红莲花骨朵。

    “黑鹫王,你终于拿出真本事了。”

    那穿着华丽的男子向前走了两步,踏入了那道石圈,又是一阵叮当声响。

    “方无仇..你好啊。”

    两人对视了良久,眼中都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神色。

    方无仇正是那名穿着雍容华贵的男子的名字,之前胡无忌给蒙天介绍过。

    只见方无仇右手抬起,手心呈四十五度斜向上方,左手横与右臂腋下,手背朝前。

    这次那衣角铃铛却未曾响起。

    很稳。

    “来吧。”方无仇轻轻的说道。

    蒙天细细审视了一番那张脸孔,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中寻出一丝端倪。

    右乾,左离,七擒七打。

    七擒七打是一套短打擒拿功夫,三探海是一套封穴手法,两者都是执法堂副统领或以上的人才有资格接触的武功。

    蒙天摆了一式进手式。

    这人是谁。

    为何会在这里..?

    “寸尺天涯。”

    两人都凝住不动,仿佛整个石室的空气都跟着凝结了一般。

    如两只伺机扑出的猎豹。

    忽然听见几声轻微的呻吟,而后又归于寂静。

    之前重伤在地的两人,终于还是没能承受住这苍穹盖顶般的窒息感,耷拉着脑袋,几乎同时咽了气。

    又是几个呼吸功夫。

    蒙天与方无仇同时动了,各上前两步,双腿如树根般扎进了地上,四条手臂似杨柳,似钢铁,刹那间交织在了一起,发出了细微的声音,如枯枝败絮相撞一般。

    无论是七擒七打还是寸尺天涯,都是以揉、扯、牵、制、绊为主的擒拿功夫,中间还夹杂着一些短打招式与关节技法,看似没有之前被四人围攻时气势宏大,但这似快似慢的近身打法实则凶险万分,你卖一个空挡,我使一个虚晃,如两个国手对弈一般,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极具美感。

    铁风看着两人激烈的对决,不由得怔怔有些出神。

    山河七断,是御势之法,取决于精神,意识,或者说是信念。

    五登天,是运力之法,所需极为强悍的内力才能使出。

    奏雨拨风引..

    又是如何呢?

    当日在洛城如音客栈时,曾和陆星柳过招时使出过一次,还因此见了许多春光。

    那次是全凭内力所使,虽说见了些成效,但依旧有很大的不对劲,真正对敌时,都是生死斗,未必有很多能僵持许久的机会,若人家一招猛击过来,怕是不能“引”,只能逃了。

    正当铁风出神间,忽听得清脆的几道对掌声音,而后便见到蒙天左掌与方无仇右掌紧扣相抵,竟是拼上了内力,而两人另一只手依旧拍打甩击的过着招,仿佛比先前更快了些。

    时而如拖泥带水,时而又掌影万千,飘忽不定。

    蒙天面容肃穆了许多,而方无仇身上铃声也开始叮叮作响。

    无论内力比拼还是近身缠斗,都是极费心神的事,两人如此一心二用的比斗,显然都不轻松,没多一会,两人脸上都覆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胡无忌似不经意一般,轻手轻脚的向右前方踏了两步,正是蒙天后背的方向。

    铁风瞥见了这一幕,再也不敢胡思乱想,心几乎都要提到了嗓子眼,这两人此刻左右开弓的相斗,未决胜负前,是半点身形也挪不得,而这胡无忌若从后偷袭,只要以刀剑直刺蒙天的左臂或者左胸,决计无发闪躲。

    胡无忌又上前了两步,已经走到了那石圈的边缘,手放入了自己怀中。

    “黑鹫王,你又何必如此拼命,那几人死便死了,只要你对我们几人真诚相待,这位方寨主便会立马罢手,我们几人依旧还会诚心奉你为王。”

    听了这话,铁风暗暗称奇:这胡无忌草菅人命,无情到令人发指,不过这几人关系也是大大的不对劲,若是寻常助拳,怎么说也要以礼相待,似他这般说“这几人死便死了”,余下那几人竟也没什么反应,仿佛是唯他命令是从,丝毫不敢违逆一般...这胡无忌武功也不见得比其余人高多少,为何会如此?

    况且,虽不知那和胡无忌起冲突的“龙门寨”是何许势力,但请这些高手助拳,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一些?

    “黑鹫王,咱们已经在此斗了半夜了,若是你还不信任我等,甚至存了想和那执法堂和睦相处的心思,那恐怕我只能将你了结在这,再费些心思,找贵教其他人合作了..”

    胡无忌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踏入了那碎石圈中,距离蒙天的后背已经不到一臂的距离。

    “我数三下,这是最后的机会。”

    “三。”

    蒙天与方无仇依旧激烈的交着手,谁也不发一语。

    “二。”

    胡无忌把匕首对准了蒙天的后心,匕身上映出了点点火光。

    “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