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道声音。

    众人还未来得及思考另一道声音是怎么回事,便听到“咣当”一声,那匕首落在了地上,旁边还有两根沾满了鲜血的断指。

    胡无忌连忙后越了两步,扯下块布条,将流血不止的右手包扎起来。

    愤怒的有些颤抖。

    向来自负的他,从不曾想到,今日会在一个小子手里吃了个大瘪,还断了两指!

    为什么他能动?

    甚至能用剑气伤人?!

    出手的正是铁风。

    第一次被封穴道时,因为蒙天的封穴手法主要是以隔为主,小心翼翼的控制两股内力在铁风体内,因此才能在其经脉的强大吸力下存在了许久,直到那次石门关闭时方才被“泥马入海神功”化解。

    而第二次方无仇却没这么多顾及,甚至铁风的死活与他也没多大关系,完全是用的内力灌入的强横封穴手法,如此一来,那道内力入体,顷刻间便被化解的干干净净,之所以铁风站了许久没动,完全是自愿的。

    他在寻求一个一击毙命的机会。

    但蒙天与方无仇独斗,铁风却不好出手,无论怎样说,这以二敌一袭杀了这人,传出去蒙大哥面子上也不好看。而那胡无忌却不计较这些,只抱着一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想法,眼看那匕首就要刺向蒙天,无奈之下,铁风只得在顾不得隐藏,一道剑气破出,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可惜..就断了两根手指。”

    铁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似乎对这一剑的威力不甚满意。

    毕竟这胡无忌实力要比铁风强了太多,这一剑,已经足以骄傲了。

    在场众人,包括方无仇,却都对这少年警惕了几分。

    能自解这重手封的穴道,此事本就极为稀奇,但尚不足以对各人构成威胁。

    那道剑气却不同了。

    离体剑气的功夫在寻常百姓眼中自是稀奇,但这几人都是个中好手,就算不使剑的,也多能打出掌风刀芒,那是内力所致。

    而那道剑气挥出时,却没有半点内力波动。

    只有另外一种莫名的危险感觉。

    铁风的剑气乃是剑势所致,挥出一瞬精神与势都提到最高,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常人自是难以感应,但武学修到了一定境界,便能察觉到一些隐秘的力量或者危险,有人称之为预知力,有人称之为第六感。

    刚刚那一瞬,只觉眼前的少年突然间便犹如睥睨天下的神明,虽说一闪即逝,但却很真实。

    那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胡无忌是个非常谨慎的人,虽恨不得碎其骨头,啖其肉,怒气填胸,但见了这般情景,还是保持了一份清明。

    他不知道这少年的底,也不知道那种剑气是一种大耗费的绝学,还是可以一直不停的挥出。

    总之,再也不敢小觑这个相貌平平的少年了。

    “三位寨主,杀了这个少年!”胡无忌寒声令道。

    三人依命而行,十分听话。

    本来进石室来的有八人,除去被蒙天杀死的二人与被铁风杀死的那位,便只剩下了五人,再刨去胡无忌和正在与蒙天比拼的方无仇,便只剩下这么三人了,而这三人中,又有两人腿脚手臂上都有了不小的伤势。

    饶是如此,依旧不是铁风可以轻易对付的。

    铁风见了缓缓围上的三人,紧握着剑柄,以势御剑的法门虽说霸道,但弊端也不算小,运力过猛,稍有不慎便会走火,轻者精神崩溃,重者便直接成了傻子,而且出剑前需将势力提到最高,这势受到精神影响,就如人的喜怒哀乐,总也要有高潮和低谷,好比一个人,强颜欢笑必难久长,过后便难免会有些莫名的失落感,这一点在所难免。

    而铁风刚刚那道剑气直指数丈外的胡无忌,花费了莫大的心神,一时之间绝难再挥出第二道了。

    不过说来奇怪,此次挥剑之后,倒也没有之前几次那种仿佛被抽干似的疲惫感,似乎精神恢复的很快,不知和那日神秘吹笛女子的治疗有没有关系。

    她到底是什么人呢?

    这个想法稍纵即逝,见面前的三人冲上,铁风连连撤步,使出一招五登天剑法来,将将御敌,刚交起手来就左支右拙,若不是三人忌讳他再发剑气,怕是立马要添了伤口了。

    胡无忌看了这一幕,眉头舒缓了许多,低下头来,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蒙天眼中却出现了一抹担忧,这三人如此不顾身份围攻,铁风恐怕撑不了许久。

    左手劲力又加了几分,右臂如劲鞭乱舞,爆响不断。

    方无仇面色凝重,还带着一抹不可思议,显是没想到眼前的男子这等拼杀下竟还有后劲。

    难道还没试出他的深浅,自己要先暴了底牌?

    强提了一口气,面色微微发红。

    脱缰,掣肘,断堂,琳琅乱劲,擒中有打,打中带擒。

    不得不说,执法堂这套七擒七打手法练至高明处,当真是天下一等一的擒拿功夫,七百余年的底蕴,绝非是个花架子。

    铁风已退至了墙边,再无可退避,又过了三五招,三人同时进手,铁风慌忙闪躲,挡住了其中两刀,还是大腿处中了一刀,正是那之前一直守在自己左边的汉子所为。

    刀伤虽不深,但一定程度上三人探出了铁风的底细,信心大增,至此便要转做了攻势。

    兵刃相交的“铛铛”声,拳掌相击的“呯呯”声,还有那司马锦身上的铃铛声,三者在石室中此起彼伏,仿佛一曲不怎么美妙的乐章。

    蒙天瞥见了被逼至角落的铁风,眉头微皱,右手浮现了一抹淡淡的金光。

    很淡。

    看到这道微微光晕,方无仇是既郑重,又有些得意——终究是你先忍不住了。

    让我瞧瞧你的底牌吧。

    随着光晕越来越强,石室内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蓄势以待。

    蒙天提了口气,正待一招重掌推出,却被一道叫声给打断了。

    “蒙大哥,你不必心急,这三只杂鱼奈何不了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