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钟的功夫,又滋滋的灭了两把,石室中瞬间暗淡了不少,只剩距几人较远的三把还在摇曳的燃烧着。

    忽闪忽闪,仿佛随时熄灭。

    这时才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一时间都皱起了眉头。

    “不好了!”突然听得一声惊叫。

    “顶上有几个圆孔被人给堵住了!”

    铁风终于想起了那石室顶棚与之前的区别。

    众人朝着他视线方向看去,虽不知那被堵住的圆孔在何处,但稍一思考便心下了然。

    而这时众人皆觉沉闷,却不是气氛所致,而那三柄火把熄灭,也绝非是偶然!

    真相只有一个——

    这石室气孔被堵住了,有人要将他们活活憋死在这里!

    叮呤呤。

    扑哧。

    突然间一道铃铛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三声细响。还不待之前围攻铁风的那三人摆出一副悲愤莫名的表情,

    之前围攻铁风的三人同时捂着自己的喉咙,连惨叫都不及发出一声惨呼,便瞬间死于非命,脸上都写满了不甘与愤怒。

    又是一阵叮叮当当的铃声,那三个金黄色物事回到了方无仇的手中。

    而后他便再次的老神在在般的打起坐来。

    暗器?!

    铁风这才发现,原来方无仇身上带的那叮当响的怪异物事竟是某种暗器,也不知什么材质的,杀人之后竟然不沾染半点鲜血,仿佛刚细细擦拭了一番似的。

    他为何要出手杀了这三人..?

    ...恐怕只是为了少几张呼吸的嘴巴吧。

    铁风对这位方无仇的凶狠程度的认识又上了一个新高度。

    却不知为何没对自己出手。

    ...

    又有两根火把熄灭了。

    此刻石室中光线已变得极暗,所剩的三人却依旧不发一语,倒是和当日拼定力的时候有些相似。

    只不过前日顶多输一场游戏,此刻却要输的是性命。

    三人都是同一般的淡定,至少表面上看着如此,拼的就是一口气,撑的就是一个场子。

    直到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打破了这阵僵持。

    只见石室顶上开了几个圆洞,一汩汩水流从中流出,那两道石门连空气都透不出去,自然这水流也无法透出,没多一会,地上的积水便没过了几人的脚踝。

    水位越来越高,仿佛从中看出了自己生命的剩余长度。

    如此看来,三人倒是不用愁空气不够了。

    恐怕被水淹死还要更快些。

    ...

    “蒙大哥,你欠我顿酒菜,不知到时候咱们到了馆子点些什么好?”

    “哈哈,那不随兄弟你,想吃什么便点什么就是!”

    “既然如此,那小弟可得提前好好规划一番,也不知老兄手头银子够不够那。”

    “不妨事,不妨事,到时候不够咱们就去找那胡寨主要去..”

    两人如没事人一般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了起来,方无仇虽心知二人故意如此,却还不免有些心烦意乱,闭上双眼,不闻不问。

    时间一点点过去,水已经没到了腰间,上面还漂浮着一个木牌还有些沾着血的碎纸,不知是哪个寨主的私人物事。

    最后一根火把也灭掉了,石室黑的如深沉的梦境,睁眼闭眼也没什么差别,只剩那淅沥沥的水声还能证明自己还在这世界上存在着。

    很压抑。

    “黑鹫王。”方无仇还是率先开口了,他自觉自己的命还是要比这两人金贵些。

    “一会水没过了手臂,咱们无从发力,恐怕就再也没有出去的机会了。”

    “恩,你说得不错。”蒙天淡淡的答道。

    “我们一起试一试,看看能不能破开这石门,如何?”

    “可以啊,不过..我只会这一招滞气掌,还得劳烦方寨主多发些力了。”

    “你..!”

    方无仇虽然不甘、愤怒,却还是没有蒙天那般的随意拿自己小命玩笑。

    水已经没过了小腹,隐隐的都有一丝窒息感。

    等我出去了,我会杀了你们的!

    方无仇暗暗想道。

    “你将那石门上布满内力,越多越好,我来想办法破开。”方无仇寒声说道。

    既然决定合作,他可不想在比拼什么劳什子定力功夫了,丢了的脸,自是可以用鲜血来洗刷找回。

    冷哼一声,故意朝着铁风两人方向使了一股暗力,而后一跃出了水面,凭着记忆,几步就踏到了胡无忌走出的石门前。

    水面又上升了些许。

    铁风感受到那激起的阵阵水波几乎要拍到了自己脸上,不客气的叫道:“哼哼,叮当响的家伙,你要说‘请’字,我们才肯去,不然咱们便就在这泡着,正好小爷我几天没洗澡了!”

    说罢,还故意在自己身上找了处没伤口的地方,装模作样的搓了两下,岂不知这黑黢黢的莫说是方无仇,就算身旁的蒙天也是半点看不见。

    “小子,要知道祸从口出!”方无仇威胁道,牙齿中都发出了一些“咯吱咯吱”声来。

    “祸出不出我是不知道,反正我是知道你小命快没喽..有种你就拉着硬别服软,咱们就在这耗着,谁先开口了谁就是王八儿子!”

    什么叫得理不饶人,在铁风这诠释的淋漓尽致,毫不给半个台阶。

    莫说方无仇,连蒙天都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这铁风兄弟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如此看来,之前那场比试倒是输得不冤!

    水位几乎已经要涨到了腋下。

    若再高一些,没过了手臂,挥掌力道必然要受到极大的阻碍,这道石门怕是真破不开了。

    “请——两位过来,助我一臂之力。”方无仇几乎要咬碎了牙齿。

    “不成,客气些,温柔些。”铁风摇了摇头,依旧不太满意。

    水挺凉的。

    “请两位过来..助我破开这石门。”方无仇“温柔”的语音中竟然都有些颤抖。

    “哈哈,过瘾。”

    蒙天大笑了两声,一把带着铁风飞了过来。

    他也不敢再拖了,生怕铁风再提出什么幺蛾子,这水面再上来些,当真是有些麻烦。

    到了石门处,将铁风放在一旁,原地运了运气。

    水位已经到了蒙天的肩头。

    啪!

    一掌对着石门拍出,仿佛就像不会武功的人随意打一掌似的,很不起眼。

    正是一手滞气掌劲,当日铁风第一次见蒙天时,他就以此法击打了一颗大树,几日之后,那大树便枯萎而死了。

    但这玄铁矿母却要比那树干密度大了无数倍,硬度比之强悍的更是难以量计,想将内力覆盖满这厚石门,着实也要花费不少力气。

    待到蒙天撤掌后,方无仇上前一步,用手抚上了那道石门,感受到里面一股饱满的力量,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滞气掌劲”当真神奇..

    却不知他本门功夫是什么,才能演化出这等武功。

    不敢太过耽搁,方无仇双掌抬起,凝在半空,没多一会,便发出了淡淡的红光,映的水面都有些发红,也照得他面目狰狞,仿佛地狱魔鬼。

    看到这红光,蒙天双眼一眯。

    ...恩

    真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