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两道闪电般的裂纹,透出了一丝极为暗淡的红光,在这漆黑一片的石室中却甚是醒目。

    轰!轰!

    喀!

    又是几掌,石门瞬间裂成了三块,一块还嵌在墙壁中,另外两块重重地砸到地上,发出两声深沉的闷响,外面火光透入,石室内水流瞬间宣泄而出,如大坝决了堤。

    好在那甬道中的火把还算高,这才没能被这狂暴的水浪冲灭,尽管如此,火焰还是被这水流冲击之下带来的凉风吹出了各种奇异的形状。

    方无仇还不待这水浪散去,直接顺着水流方向直接奔去,半刻都不想在此停留。

    蒙天拉住了被湍急水流几乎要冲跑的铁风,各自猛吸了几口大气,瞬间神清气爽,对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任人武功再高,也抵不过这窒息的折磨,加上那种死黑的压抑,两人都有一种在鬼门关中走一遭的感觉。

    “兄弟,对不住了,累你受了这么多的伤,这次是我托大了..”蒙天看着铁风的一身密密麻麻的刀伤,自责的说道。“没想到在这荒僻的地方竟然会有这等高手。”

    “哈哈,蒙大哥,不是我跟你吹,就这些小伤,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连半点感觉...”

    铁风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牵动了左臂的伤口,嘴角一抽。

    “..也就有那么半点感觉..”

    这甬道宽敞,没过多一会,那一屋子的水便散去了大半,已经到了脚踝处,石室内的几具尸体也被冲到了门口,撞到那轰然倒塌的石门碎块上,那巨大的碎块纹丝不动。

    蒙天看着这一地的尸体,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走吧,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时辰了。”

    两人跨过尸首与石门遗骸,在那宽敞的甬道中并排前行着,铁风问道:“蒙老哥,你之前说什么‘抓他领赏’,那是什么意思..他是得罪了什么门派了么?”

    “...不对啊..他这等实力还对这劳什子‘悬赏’有些忌讳,什么门派能有这般影响力..难道是执法堂?”

    蒙天见铁风似乎行走的有些吃力,稍稍缓了缓脚步,道:“不错,正是执法堂的悬赏。”

    “你也听那胡无忌说了,这天下寨主成百上千,寻常匪徒自然没资格登上执法堂的悬赏榜,换句话说,能登此榜的也都是智勇双全的难缠家伙,没点能耐可是不成的,而这位方无仇,我如果没看错的话,他所使的是一门叫做‘举火燎原功’的功夫,若真是如此...”

    “恩..”

    “..若真是如此,我还是不告诉你的为好。”

    “噗!”

    铁风正津津有味的听着,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妈的,说这么多,最后来个不告诉我为好?!这合着是故意气我来的?!

    “喂..!咱们不带这么吊胃口的吧,你告诉我我又不会给他吃了?”

    蒙天摇了摇头。

    “倒不是怕你把他怎么样..这人性子暴虐,辛苦隐藏多年,就是不想暴露出身份来。执法堂有一套专门鼓励黑吃黑的手段,若他身份暴露,恐怕从此黑白两道都容不下他了,任他武功再高,总也不能每日每夜的防人迫害。”

    “因此你不知道还好,他若知道了你洞悉他身份,恐怕付出再高代价也要致你于死地了。”

    两人缓缓向前走着,离洞口已经不远,一抹暗淡的冷光顺着洞口照了进来。

    外面的天还没全亮。

    “话说..这执法堂给的是什么悬赏?就那么诱人?”铁风疑惑得问道

    蒙天边走边说着:

    “执法堂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剿灭了多少邪教高手、山贼匪首,获得高明功法神兵利器不计其数,加上金银财宝,灵丹妙药,怕是没多少人会对这些悬赏不动心的,而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种叫做免罪令的东西,只要你犯得罪行比这悬赏之人罪行小,那便可以凭着此令全部免了,这才是对这些寨主匪人的最大诱惑。”

    “若有得选,大部分人还是向往一种吃穿不愁的安稳生活的,毕竟执法堂遍布全天下,想安稳的生活,避不了这一关..”

    “不对啊..”铁风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就算你不说,那家伙难道就不知我知道他身份了?他又没听到咱们这番对话。”

    “哈哈,那你怕是小瞧他了。”蒙天笑了笑,道:“我们的对话他听的是一字不漏,此刻咱们再向前迈三步,便会有叮叮当当的暗器发过来,或许暗器后面还会跟着一记重掌。”

    说罢,两人停了下来。

    “是不是啊,方寨主?”

    “哼。”

    只听一声冷哼,而后便是一阵烈烈的衣袍声响。

    隐约见到一个飞去的人影。

    “走吧铁风兄弟,或许这方寨主只是单纯的在门口拧干衣服..那也是说不定,哈哈。”

    “唉,也不知什么时候功夫能练到蒙大哥这境界..”

    两人走出了甬道,虽然天还未全亮,只有蒙蒙的白光,但顿时视野开阔,只觉心情大好。

    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

    正是黎明时。

    身后是一座矮山,而眼前却是一片平地,零零散散的立着几棵看不清种类的高树,树前还有一道不甚和谐的身影,湿漉漉的衣衫将他身形衬的更加瘦高,若不是那满面的凶光,倒像是个挂衣服的木杆。

    正是方无仇。

    “黒鹫王。”方无仇冷冷的说道。

    “还要动手么?”蒙天稍一使力,身上忽起了一层水雾,衣衫瞬间便干。

    “你说呢?”

    “我不会拆穿你的身份,你也不须非和我拼个死活。”蒙天摇了摇头,道:“我知你也是个可怜人。”

    滋滋。

    方无仇衣衫也瞬间蒸干。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也不想知道了,只问你一句。”方无仇向前迈了两步,距离铁风与蒙天已不足了五步远。

    “我要灭了执法堂,你会阻止么?”

    “铁风兄弟,你靠后站些。”

    蒙天沉吟了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了阵阵凉意。

    待铁风后退了十来步,蒙天才道:

    “会。”

    秋天快来了。

    一瞬间,铁风便感受到了一阵凌厉的杀气。

    一股带着极大恨意的杀气。

    眼见又是一场恶斗。

    ...

    “哈哈哈,说得好!咱们正是要灭了那执法堂!”

    本来剑拔弩张的两人,纷纷看向了远处的来者,均是双眼一眯。

    “胡无忌,你还敢回来..?”

    方无仇声音寒冷的如万年的坚冰。

    来者正是胡无忌,淡定的走向两人。

    “没有永远的朋友与敌人,却有着永远的利益,不是么?”

    “我能帮你杀了这位黑鹫王。”

    胡无忌说的很轻巧,仿佛是吃饭喝水般简单。

    蒙天盯着这位缓缓走近的男子,不知他从哪里来的勇气如此大放厥词。

    铁风警惕的看向四周,有一种熟悉且不详的预感。

    “你算计天下事,却算计不到人心。”方无仇缓缓的转过身来,面色极寒。

    “比起利益..我更恨被人欺骗!”

    只听叮叮当当的几道铃声。

    而后便是一泛着红光的手掌。

    直指胡无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