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第一次见过如此块头大的暗器。

    亦或是说飞得如此迅猛的果子。

    也只有铁风看清了,那是一个青得有些发绿的苹果。

    “啪!”

    果子迎上了大力袭来的泛红手掌,瞬间几乎爆成了果泥,冒着热气,散发着些许的清香气息。

    而这力道强悍的一掌,也因此被震得收了回去。

    再抬头时,几人便见到一个蒙面男子站到了胡无忌的身旁。

    一裘黑衣,鬓间却露出了几缕黑白相间的发丝,双眼精亮,看起来还有几分豪气。

    高手!

    铁风盯着这道身影,似曾相识。

    这人..我好像见过。

    是谁呢..

    ...

    方无仇收回了手掌,大声问道:

    “阁下何人?”

    “你走吧,老夫不想杀..”

    那老者声音很嘶哑。

    “杀了他。”不待他说完,胡无忌便蛮横的打断道。

    “咬主人的狗,留着有何用?”

    又是一阵风,吹来了些许长叶与黄花瓣。

    铁风微微低头看去。

    这叶子还是青绿的,却不知会落下这么多。

    淡淡香气,顺着轻风飘来。

    似乎是桂花瓣。

    那黑衣老者看了一眼胡无忌,咬牙上前一步。

    “那么,便得罪了!”

    风卷云起,二话不说,两人便交起手来,阵阵爆响,狂暴至极。

    铁风虽看不出他们武功路数、功法传承,却也能看出哪方更优势些。

    只见这两人刚一交起手,之前不可一世的方无仇便显得很是吃力,每次架开那老者一掌总要退出两三步才能化解那分力道,十招之中倒有九招是回守,没过多久便显了颓势。

    难道是他之前在石室内花费内力过多?

    转眼间,铁风便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那蒙面老者出掌间的确威势极盛,不同凡响,每一掌挥出,站在这十数步外都能感到一阵令人心悸的劲气,难以想象直面这掌力的方无仇,到底承受了什么样的压力与劲道。

    那胡无忌到底是什么身份,怎能指使起如此高手..甚至言语之间连半点客气都没有!

    又过了二十来招,方无仇已辗转挪移了好几个大圈,只见那黑衣老者忽地跃起,单掌劈下,正是江湖上习武小儿都会使的一招“劈头盖脸”,但由他手中使出,仿佛是泰山灌顶一般,掌风压的方无仇几乎都要透不过气来,双臂向上勉力一架。

    “喀。”

    方无仇单膝跪地,将地面都压出了一个浅坑,四周尘土飞起,仿佛是一人从十丈高台落下激起的扬尘,受了这一掌,只觉得全身瞬间酸麻,竟一时站不起身来,巨大的屈辱甚至使得他无视了右臂的剧痛。

    喉头一甜,将鲜血生生咽了回去。

    眼神中多了一股绝望。

    那老者落地后,轻叹一口气。

    正待一掌了结其性命,却猛地感觉斜后方有一股强悍的劲气袭来,出于武者的本能斜地里拍出一掌。

    “啪。”

    清脆的一声响。

    两掌相交,那老者与来人各退几步。

    这般变故极为迅猛,众人几乎都没回过神来。

    方无仇借着这一档口,终于站起身来,右臂如断了线般的垂下,喘着粗气,面色狰狞,腰间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看向来人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复杂神色。

    “黑鹫王?!”

    “你..你为何要救我!”

    来者正是蒙天。

    “方无仇..”

    “..想想你十一年前立下过什么誓言吧。”

    语气很平淡,不带半点感情波动。

    很静。

    在方无仇耳中,比如最响的雷鸣还要响亮百万倍。

    “你..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你他妈到底是谁?!”

    凄厉的声音在回荡着,愤怒、不甘、悔恨、暴虐,似乎各种情绪都蕴含在了这道声音中。

    晨风急,夹着虫鸟哀啼。

    “我告诉你..我告诉你们!我方无仇只记仇,不记恩!”方无仇怒吼一声。

    歇斯里底。

    “别以为我会因此有半分手软,别以为我会...你们利用我,背叛我,装模作样的救我,假惺惺的让人恶心..你们都得死,你们都得死!”

    “叮叮当当”

    几个闪烁,一声怒吼,那道颤抖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细细听来,那铃声很轻,很脆,就像那种小童手握的半月摇铃声音。

    铁风看到几粒晶莹的水珠飘然落下。

    并没有下雨。

    风乍起,星初落,草拂之色变,木闻之叶脱,一夜白发多。

    方无仇走后,那老者看向了蒙天,深邃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矛盾。

    而蒙天也看向那老者,古井无波。

    “杀了他。”

    胡无忌叫道。

    “我叫你现在杀了他!”

    见这两人不动,声音更提了几分。

    “你个狗屁懦夫,就知道倚仗威胁别人,自己练那一身功夫是为了吃屎快些不成?”

    铁风拖着浑身是伤的身躯,大踏步的向前走去,声音嘹亮。

    胡无忌看到他,忽地一愣。

    求死?

    “小子,我胡无忌自问不是什么君子..倒是很佩服你的胆量呢。”

    啪-啪-啪-

    三道鼓掌声,和铁风的叫声一样嘹亮。

    “..不过胆量再大,也救不了一个人的性命。”

    命字刚落,听到一阵极为缭乱的脚步声响,没多一会儿,便从身后矮山两侧涌出来数十号人,在胡无忌的指示下,没人理会蒙天与那老者,只是将铁风团团围住。

    打头的俨然便是那少寨主胡离。

    胡无忌上前两步,人群自觉的朝两边微微散开,让了一处空地。

    铁风只见一道黑色物事袭来,拖着疼痛的身躯,勉力一躲,扭头便见到胡无忌一拳直对自己胸口击来,正待挥剑架挡时,却见到他猛然变拳为掌,向右划过,手腕一震麻木。

    行云流水。

    再抬头时,见那胡无忌又回到了原位。

    “咣当”

    一柄长剑被他丢在了一边。

    正是铁风之前手中那把。

    “离儿,你不是喜欢活靶子练功,这个就归你了。”

    “打死..也无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