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无忌看了出来,眼前这少年只是在剑法上还有些许火候,拳脚却稀松的紧。

    唯有那不知如何挥出的剑气,不得不忌讳几分。

    夺了长剑,看了看他那浑身上下的数十道伤口,说他是活靶子,那都是高估他了。

    “是..”

    胡离答应了一下,神色复杂。

    自己因这莫名其妙的少年与那叫黑鹫王的汉子,被逼当众下跪,那是绝对的耻辱!

    不过让我和这看起来摇摇欲坠,似乎一阵风吹过都要倒下的少年比试,甚至还需要父亲出手夺了他的长剑..那是丢人!蔑视!

    哪个孩子不想得到父亲的认可。

    “父亲,孩儿还请您把长剑还给他,我不想欺负这么弱的家伙...”

    “放肆!叫你上你就上!”

    胡离被这一句抢白,却也不敢顶嘴,瞧了瞧地下那亮晃晃的长剑,又瞧了瞧那浑身是刀痕,伤口鲜艳醒目的少年,侧头不语。

    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掷了过去。

    “接着。”

    铁风接住了那蓝白相间的小瓷瓶,揭开木塞,便闻到了一股清香,看向胡无忌那沉得快滴出水一般的脸色,大呼过瘾。

    金创灵药!

    “哈哈哈,胡寨主,看来你这儿子不大听你话啊。”

    “哼,以你这些微末功夫,莫非以为靠着些伤药,便能翻出什么浪花来了?!”

    呵呵呵...

    铁风右手高高举起。

    众人都露出了一丝不解的神色。

    啪!

    瓷瓶砸到地上摔个粉碎,药丸洒了满地,清香四溢。

    “我铁风嫌你胡家的药恶心!”

    “..!!”

    胡无忌见了这一幕怒极反笑,从未听闻有这般嚣张的小子。

    “好..好..好!离儿,你还不上么?!”

    胡离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再也顾不得他伤不伤,你不给我面子,我又何必在乎什么公平对战!

    呼地一声响。

    一拳。

    铁风双臂相交挡在了胸前,依旧被轰飞了十多步远,周遭包围的一圈人又向外撤了撤。

    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手臂,暗道:这小子力气好大!

    “臭狐狸,再来啊!”

    胡离最恨别人拿他名字的谐音说事,听到铁风叫嚷,怒火大起,纵身一跃,脚后生尘,挥拳便砸了过去。

    众人看到这一幕,均感叹:少寨主要动真格的了。

    铁风见他身材瘦小,声音尚有几分稚嫩,却不想抬手间竟会有如此力道。

    连忙挥臂再挡,这一拳触及了伤口,相击之时好一阵钻心的疼痛。

    又退了五六步。

    还不待站稳身子,铁风便再次大骂起来。

    “来啊!没吃饭吧?!”

    “咚!”

    “看来你们这破山寨伙食不怎么好啊!”

    “咚!”

    “不怪你那狗爹不相信你,就这点斤两,给小爷提鞋都未必能提的动。”

    “咚!咚!咚!”

    ...

    铁风骂一句,胡离便打一拳,胡离打一拳,铁风又骂一句,拳劲越来越重,骂的也是越来越狠,三十多招转眼便过,众人的包围圈只得随着铁风屡屡被轰飞而慢慢移动着,看上去倒有几分滑稽。

    胡无忌眉头却越皱越深,只觉眼前这看似一直在挨打的少年有些不对劲。

    胡离的力道他是知道的,这愤怒之下绝无留手之理,就算自己任着这阵狂风暴雨拳头打下,恐怕也扛不住这么多招了,为何这少年却依旧骂声郎朗,难道身体是铁打的不成?

    ...

    胡离见铁风出手毫无招法,也无力还手,索性也就不使什么套路,用最痛快、毫不变招的方式一拳拳的轰过去。

    而铁风见这直来直往的拳头,倒也不必多费心思避开要害了,也是同一般的一拳拳迎上去,虽说一直是铁风退步,胡离前冲,但两拳相交时,拳骨上的痛感却是一般无二。

    少年傲气凌云,谁也不肯先停,铁风嘴中却依旧骂声不断。

    转眼间又是十余招。

    胡无忌眼中的疑惑更甚了。

    你这野小子怎能是我的对手!

    胡离越打越怒,越斗越狠。

    和这摇摇欲坠的家伙斗了这么久,简直是耻辱!

    拳头上已经染满了鲜血,有自己的,也有他的。

    “喝!”

    伴着清脆的吼声,胡离凝聚全身力道,携着千钧怒火,又是一记重拳。

    却发现眼前的少年并不似之前那般架挡,或者对轰。

    他终于无力了么..?

    却为什么..还在笑。

    砰!

    一拳直击到了铁风的胸膛,还不待他得意半刻,便感受到小腹一阵剧痛,痛的几乎要飚出眼泪来。

    倒退了十来步。

    众人哗然。

    这是胡离第一次倒退。

    缓缓低下头,看向自己那小腹处的血拳印,又看向对面那半睁着眼睛,笑吟吟少年。

    怒火冲天。

    砰!

    砰!

    砰砰!

    两人再次对轰了起来,这次情形却是有些诡异。

    世间绝难有如此打斗法!

    你打我肩膀,我就干你腰腹,你扫我胸口,我就击你面门。

    以血换血,以伤换伤!

    铁风血飚出的越多,心里却是越痛快。

    论拼命,小爷我怕过谁?!

    不知不觉中,胜利的天枰竟然悄然逆转。

    铁风有着一身钢筋铁骨,加上“泥马入海神功”化解多余劲力,固然能顶得住这少年拳拳到肉的重击,而每受一拳,又把这一拳的内力在体内流转一圈,猛力轰出,几乎原封不动的还给对方。

    胡离虽说较常人相比,力道和抗击打力都已属了极上乘,说是天赋异凛也半点不夸张,要不然一门心思算计他人的胡无忌也不会见猎心喜,将其收为义子。

    尽管如此,那也还是肉体凡胎,在这等强度的对轰下,没过几个回合便面色苍白如纸,过不一会儿,便一口鲜血喷出,洒了满地。

    鲜艳的可怕。

    ...

    胡无忌看向胡离那凄惨模样,却也未出手相帮,倒也不是因为他完全丧失了人性。

    少年天才,在包庇下只能毁了他,有些东西,必须得是他自己来承受。

    为父帮你报了这个仇便是。

    示意了一下,人群中走出了三个汉子,将胡离拖了下去。

    铁风肆意的笑声与胡离不服气的大骂混做一团,吵嚷不止。

    周遭众人看向铁风的眼中皆蕴满了愤怒与凶狠,仿佛一群饿犬,待主人一声令下,便能把猎物撕成碎片。

    ...

    在众人几乎遗忘了角落中,两道声音响了起来。

    “蒙面布取下了吧。”

    “你..是他么?”

    “他是我。”

    “..我不信。”

    “苦海无涯..尚有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