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二人对话虽轻,铁风却清晰的听在耳中。

    ..什么意思?

    ..“他”又是指谁。

    只见那老者突然双眼一瞪,眼中显现出若干种莫名的神色。

    似乎那句“苦海无涯尚有路”是什么魔咒一般。

    “唉..”

    一口气叹出了无数凄苦。

    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蒙面黑布,露出一张威风凛凛的面孔。

    铁风透过人群见了这张脸,几乎要惊叫出声来!

    怪不得那声音有些熟悉..

    竟然是他..!

    正是洛城城主,司马正义!

    铁风一时间思绪万千。

    那日在引凤楼上司马正义走后,也没有在苍梧顶现身过。

    却为何又到了这里?

    又听命于胡无忌?!

    这其中乱糟糟的复杂变化,一时间根本想不清楚。

    糟糕!这司马正义几乎能和东靑王打个平手,今日这局势恐怕是大大的不妙了!

    周遭众人顺着铁风的惊异眼光看去,倒真还有几人识得司马正义这张面孔,一时间交头接耳,窸窸窣窣声音不断。

    胡无忌眉头解锁,显然也不太明白他们二人刚刚对话的含义。

    ...

    晨日初起,驱走了黑暗,带来了光明,斜斜照下,将众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空气中却还是有着一丝寒意。

    “我..对不住..唉..”司马正义看着蒙天,摇了摇头,眼中竟显现出浓浓的愧色。

    “原来你竟真的是他!这么说来,那日你找那小子来试探我竟不是想要考较我的功夫,而是..而是给我个机会,我却一直执迷不悟,以至于后来...我..我好糊涂啊!”

    司马正义越说越激动,言语间似乎蕴含了无尽的自责。

    羞愧、悔恨!

    呃...“那小子”是指的我么?

    听了这几句话,铁风隐隐感觉到,自己这大哥蒙天的身份似乎很特殊。

    他熟知那方无仇的过往,又不愿见东靑教与执法堂相戮,看来还和这位司马城主有着极大的关系。

    还无意中提起,见过我和柳儿一起的时候。

    似乎他见过我很多次了。

    会是谁呢?

    ...

    “然后呢?”蒙天静静的问道,仿佛在审问犯人一般。

    旁人不知何意,司马正义却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那日从引凤楼走后,我宴请宾客,本欲至此辞了城主职位,找个僻静的地方,吃斋念佛,余生赎罪..宴会过后,却来了两人,还有..还有他们,将所有宾客杀得一干二净,又把我,把我..”

    “司马正义,你是不是说得太多了!”还不待司马正义说罢,胡无忌便厉声打断道。

    话音刚落,便感到一阵清风拂过,卷起几个长叶子在空中打了个旋,还不待那长叶落地,便好似突然间变成了刀片利刃,极为突兀的削出,让人根本不及丝毫防备。

    歘。

    绿影一闪。

    胡无忌左脸出现了一道半寸深的伤口,皮开肉绽,极为骇人。

    “别以为我不能取你性命。”蒙天冷冷的说到。

    胡无忌慌张的后退两步,丝毫没有理会那脸上正在滴血的伤口,仿佛见到什么怪物似的,右手颤抖的指着蒙天。

    “飞花断玉!”

    “你..你..竟然是你!”

    震惊、恐惧、疑惑、不可置信。

    众人这回更是一头雾水了。

    司马正义说“你是他。”

    寨主大人又说“竟然是你!”

    脸上都是同一般的惊骇神色,这人到底是谁。

    心痒难耐。

    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听到了“飞花断玉”这几个字,铁风也顿时一怔,愣了住。

    那日在崖上山洞中,那蒙面人传授自己剑势一法时谈论过这洛城境内的高手,曾讲“那司马正义七杀掌劲,断人生机,是个好手。”而后一句话便提到了飞花断玉武功,当时那人说得是“这‘飞花断玉’的功夫,与人对敌,草木枝叶皆可用作暗器,而洛城内有一天才,三十岁出头便练成了这等功夫,那便是....”

    “骆统领..你竟然就是骆统领!!”胡无忌打断了铁风的思绪,声音难得的有些尖锐

    一语落下,满座皆惊。

    空气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从众人的表情可以看出,对他们来讲,这骆统领的名号显然要比黑鹫王响亮了无数倍。

    那是一种耗子遇见猫王的感觉,来自本能的紧张。

    胡无忌心情却极为复杂,既有一种超脱掌控的不安全感,也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战意,更有一种如陷梦境的不真实。

    任他千算万算,做梦也没想过,东靑教黑鹫王竟然就是骆统领。

    难以置信!

    但这“飞花断玉”的功夫是骆统领的成名技,却丝毫绝对做不得伪。

    ..是啊,滞气掌功夫,与那飞花断玉功夫,都是一门控气法,所别者不过是一者需要击到人身,一者可以将劲气附于飞花之上使之伤人。

    而且骆统领与黑鹫王似乎从未在同一场合出现过..

    似乎早该想到的?

    或许只是不敢相信吧。

    胡无忌强自镇定,试图去接受这诡异的事实。

    ...

    不光胡无忌震惊万分,铁风也是同一般的惊异莫名。

    ..真的假的?

    那日我在苍梧顶上见过骆统领..蒙天老哥看起来比他能大了十来岁,又比他壮实了许多,脸色也是完全不同..

    ???!

    他们在逗我玩么?

    “铁兄弟,抱歉了...他说的不错,出于一些原因,此事却一直不能和你讲,其中复杂道理以后再和你说明,你只当我是蒙天就好,若不是这帮家伙,‘骆统领’早就不在这世上了..”蒙天转过头,缓缓说道。

    “呃...”铁风愕然一愣,但也终究接受了这个极为虚幻的事实。

    蒙大哥真的是骆统领。

    头很晕。

    “先前我用易容之法让‘骆统领’死去,倒也没有他们猜测的诸般复杂理由,本就是我有些个人原因,不愿再当这‘骆统领’,仅此而已。若非是司马城主犯下那件事,怕是这‘骆统领’便再也不会在世上现身了..”蒙天转过头,又道:

    “司马城主,你既身在此处,谅你也有些不得已的苦衷,我问你这些日子以来的事情,你也未必会据实以答,但有个问题,我却不得不问。”

    蒙天直视司马正义那略有些闪躲的双眼。

    “你为何想要炸毁执法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