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司马正义好像有万千愁苦说不出口,看了看胡无忌,又看了看远处的铁风,最后才转过头来看向蒙天,欲说还休,终究只是“咕嘟”咽了声口水。

    “司马兄。”

    “你还成么?”胡无忌问道。

    “..我不知道,我脑子很乱。”

    “我不逼你。”胡无忌走进了几步,暗想:今日不能太刺激了他,万一真发起狂来不管不顾,那就十分棘手了。

    “你和这位蒙大侠,或者说是骆统领有旧交,一时出不了手,我可以容你回去好好想想,但今日那小子却必须要死,你只需让这位蒙大侠无暇相救即可,这可以罢?”

    “这...”

    “放屁,小爷我也不需要相救,但你这老乌龟也莫要放狗咬人,有种咱们俩比试比试!”

    铁风傲然站了出来。

    胡无忌听了铁风这句话却觉得正合心意,虽说他平日里不喜自己出手,但面对这浑身是伤的小子,又哪还有半分忌讳。

    “哈哈,够狂妄!我也不想用兵刃欺负你,既然你这么说,那咱们就比划两下拳脚好了!”

    这话说得倒是高明与无耻兼顾,他生性谨慎的可怕,不愿铁风拿到长剑,便率先用言语挤兑,逼着他以拳脚比试,虽说知情人未免会骂他厚颜无耻,但毕竟也是个万无一失的法子。

    况且在场除了自己外见识过那剑气的知情人,也唯有蒙天与铁风了。

    “老贼,比拳脚小爷也不怕你,多了不用,就三招,我就给你打的魂归西天!”

    铁风叫的斗志昂扬,仿佛势在必得一般。

    “小子猖狂,还妄想使出三招来?我若两拳还打不死你..”

    胡无忌话说了一半,本想说“那就算我输了”,但想到这小子种种诡异之处,饶是他对自己功夫颇为自信,也觉得有些不妥,但此刻这近百眼睛盯着,总也不能咽下去,于是改口道:

    “..那我就饶你一命!”

    铁风见他进了套,忍着身体上的疼痛,趾高气扬的向前走了两步,虽说对能不能接下这两拳心下还是没底,但此时此刻,却不容得半点退缩。

    “铁风兄弟,你..”

    “蒙大哥,放心好了!这老贼火候还不够。”

    蒙天看到了刚才他与胡离的战斗,料想他是会一些金钟罩之类的武功,但此类武功总是有个承受值,若对头功力超出自己太强,怕是直接要破了功。又担心的问了几句话,见铁风一再坚持,便也只得信了他,但双眼中却藏不住那股担忧。

    司马正义自然是想着如此正好,免过自己一场纠结。

    胡无忌使了个眼色,胡家寨的百十来号人纷纷退到一旁,给两人让出充足的空间来。

    杲杲出日,将大地照的亮了许多,看似极为不对等的两人,便如此似打擂台般的对到了一起。

    胡无忌逆着光,他很不喜欢在这种场景下亲自出手对敌,催促道:

    “小子,你先出手吧,免得说我没给你机会。”

    铁风还是第一次在白天近距离看到这张与陆天南酷似的面孔,不由得微微有些愣神,脑海中不经意的闪出了些许片段,没来由的脊背生了一股寒意。

    陆天南..

    苍梧顶..

    好像也有过这一幕。

    ..

    “小子。”

    “小子!”

    胡无忌见到那双眼忽然闭上不答一语的铁风,怒火暗生。

    “既然你做好送命打算了,我就不客气了!”

    人随声动,“了”字刚刚落下,蕴含霸道劲力的一掌也随之落到了铁风胸膛,下一刻,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想象中的开膛破肚,或者被震的轰然飞出都没有发生,铁风胸口中了这一记重拳,只是退了半步,坐倒在了地上,仿佛是小儿打架不小心摔一跤那般,让人有种极不真实感。

    铁风这时才缓过神来。

    之前闪过了一些苍梧顶上自己挥剑的片段,却好似抓不住的风筝一般,无论如何回忆,也是想不起更多,仿佛这段记忆被减的支离破碎,还丢了大半。而胡无忌挥拳攻过来时,则毫无感觉,也拳无防备,都由着身体本能自主防御,却仿佛生了一股莫名的力道,将那一拳抵消了大半,剩余拳劲被“泥马入海神功”化解,是以这一重拳表面上竟看上去比先前胡离的一拳还要差些。

    众人皆尽哗然,心中均想,寨主终究是不忍心,还是留手了。

    而蒙天和司马正义却感受到了这一拳上所带的劲力,全然无法理解铁风是如何一动不动接下来的,竟如清风佛身一般。

    蒙天心中暗叹,自己真是一直小瞧这位深藏不露的义弟了。

    在场最尴尬的莫过于胡无忌,满脸的不可置信,甚至比知道蒙天是骆统领时的惊讶还要强烈些。半张开嘴,似乎想问些什么,终究还是憋了回去,武道之心都受到了些许动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说他不懂,在场的近百人包括铁风自己,谁也不懂,但偏偏这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它却发生了。

    铁风站起身来,揉了揉胸口,强打起精神笑了笑。

    “怎么样,我说你们这破寨子都是软爪蟹,小的不行,老的也不行,你可承认了不?”

    周遭众匪听了瞬间聒噪了起来。

    “我们寨主手下留情,你怎敢如此猖狂!”“小子,活腻了?!”“寨主,你不忍心多造杀戮我们来!”

    正当众骂骂咧咧、匪乱乱哄哄几乎要一拥而上时,胡无忌摆了摆手,而就这么一个动作,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你..走吧,我今日不想杀你。”

    胡无忌这句话,似乎说的费劲了所有力气。

    蒙天与铁风,今日他是一个也不想放过,但既知这蒙天便是骆统领,再加上司马正义现在情绪有些不稳定,他确实是不敢再多做拖延了,今日输这一阵,只得记在心里。

    “啊哈哈..”

    铁风本来还想挖苦两句,却只觉身体里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了,任他再怎么铁铸铜打,终也有个极限,这一夜中先是受了三大高手围攻,又受了那胡离数十拳,最后再加上胡无忌的一掌,几乎算是已榨干了自己了。

    蒙天一步跃来,架起几乎要倒下的铁风,瞧了瞧胡无忌,又瞧了瞧司马正义。

    “后会有期了..!”

    胡无忌看向那几乎失去意识的铁风,刹那间竟有些后悔,但终究还是按捺住了再行出手的欲望。

    “后..会有期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