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一路西行,直到夜里才到了临近的镇子上歇息,那三人人见到铁风那虎狼般的吃相都惊得呆住了,饶是古山较几人见多识广,也没见过有这等饭量的少年,不禁暗暗称奇。

    铁风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自从上次被那“十里禁”的女子治疗过之后,就感觉似乎力量渐渐的比以前大了许多,不是内力,而是纯粹的肌肉力量,但相应的,每日的饭量也跟着大了许多,仿佛这胃成了无底洞似的,怎么也填不满,一个人能吃出别人四五倍的饭量,吃完了也不见肚子有半点臌胀,走到哪里总要迎来一片惊叹声音,几天过去,也算是都习惯了。

    “嗝~”

    吞下最后一大块香喷喷的猪头肉,铁风擦了擦嘴,打了个满意的饱嗝。

    “铁兄弟..要再来点什么?”

    古山看了看那好大一桌的残渣,僵笑的问道。

    “呃..不必了,这次让古兄破费了..”

    铁风挠了挠头,颇为不好意思地的说道。

    毕竟是吃人嘴短啊。

    “破费说不上,能见此奇景也是殊为不易啊..我们这几位师弟本就是为游历一番、增长见识而来,铁兄弟倒是满足了他们的心愿了。”古山笑着答道。

    “奥..如此甚好..要不,再来两只烧鸡?”

    ...

    一段小插曲过后,接下来几日,行的倒算是畅通,几人此次都是代表白江剑门来观礼,一路上都穿的门派特有的深蓝布衫,白江剑门在江湖上知名度甚高,大多江湖人都识得这身装束,无论何人上前招呼拜访,古山都认真地一一还礼,俨然已有了一副宗师模样。

    而这越靠近荒都,几人便行的越缓慢,欢声笑语也变得少了许多,习武之人六觉敏感,从早上开始起,几人便隐隐约约有些心神不安,似乎被人追踪的感觉,但几次停下查看,也瞧不出什么端倪,只得时刻警惕,严阵以待。

    行到晌午,距离荒都已经不足二十里,众人刚刚要松一口气,本以为此行就顺顺当当的要结束,刚想互相调侃两句,却不想听到了一声极为突兀的长嘶,只见古山扯住了坐下白马的缰绳,突然便驻在了原地,几人也跟着停了下来,脸上都带着一丝疑惑。

    还不待众人问出口,便听到古山朗声叫道:“前面是哪门哪派的朋友,在下白江剑门古山,不知可有指教?”

    三人听了这句话,均谨慎的向四周查看着,而铁风却警惕地盯着两旁的高树。

    树上有人,人有杀气,在这荒都左近敢如此做的人决然不多。

    “若众位朋友不愿相见,为了在下几人的性命安危,只得出手相请了!”古山不见回应,再次朗声叫道,手握剑柄,脚踏马鞍,目光平视前方,依旧一副沉稳模样。

    话音刚落,便簌簌的从两边树上跃下来了五人,身着青衣,蛮横的拦在了马前,任谁都能看出那一脸的不怀好意。

    “古山师兄,好本事。”

    为首那人翘着大拇指,似笑非笑的走了过来。

    “兄弟想给你个惊喜,却不料早早被你发现了。”

    这人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目测能有三十多岁,脸上却带着一股不应属于这个年龄段的张狂。

    铁风看向来人,五人都是使剑的,不过大多数门派长剑都是别在腰上,以示礼敬的意思,而这五人长剑要粗大许多,都别在背后,相较之下要多了几分锋锐,少了几分含蓄。

    不得不说,这几人虽说看着别扭不爽,那身后的霸气大剑倒是勾起了铁风的兴趣。

    古山眉头微微一皱,显是旧识,道:“姜寻,你可是又要来生事了?”

    “生事不敢当,就是来来瞧瞧故人...”

    为首那名为姜寻的男子对着旁边随意吐了口口水,嚣张的走到五人身侧不远处,几乎要把惹是生非几个字写在脸上。

    铁风见了这一幕反倒松了一口气,他也算是见过许多的高手的人了,看这人的走路步伐,比自己所担心的胡无忌差上老大一截,对自己倒是够不成太大的威胁,只不过树上还有一道隐秘的杀气,这份未知,却不得不让铁风担忧几分,也不知这古山有没有发现。

    姜寻轻蔑的看了众人一眼,却带着一副玩味眼神走到了沈欺霞的马前,轻佻的说道:

    “欺霞师妹,你还是那般的水灵啊,啧啧啧,就是这身材还是差了点火候,不如让师兄我给你帮帮忙,揉搓一番?”

    “!!!”

    “!!!”

    能伤人的不只是武功,也有恶毒的言语,而有些言语,几乎相当于直接撕破了面皮。

    姜寻这番话,显然便在此列!

    “你..!”沈欺霞虽说平日里大大咧咧,但毕竟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此刻众目睽睽之下被他如此评头论足,直言调戏,简直愤怒到了极点,脸色涨红,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些什么好,但无论说些什么,女子和男子对斥,不仅不雅,言语上终究还是要吃了亏。

    白白中与封都二人闻言直接飞身下马,再无往日那般轻松表情,举剑直指姜寻,门派相争,不问女眷,这是江湖上心照不宣的规矩,破了这规矩,仇怨便难以化解了。

    见白白中二人拔剑,另外的四人也跟着迎上,六柄长剑在阳光下被照的明晃刺眼,古山依旧耐得住性子未曾下马,看向转瞬间剑拔弩张的几人,眉头更深皱了几分。

    这五人都是重剑门人,重剑门同处北荒“五门”之列,与白江剑门从上一辈起就素有仇怨,但两方互有所忌,数十年来倒也未彻底捅破最后那张窗户纸,而此次这姜寻突然发难,情形绝非寻常。

    要开战?

    不过以古山一行人的实力,这五人未必奈何得了他们,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点才是让古山更加担忧的,不知他们到底有什么底气敢如此行事。

    “姜寻,你这话是代表重剑门所说,还是代表你自己。”

    “哈哈,那又有什么区别?你倒是说说看。”

    “两派一直是有些过节,倒也不算什么秘密,你重剑门若真的想开战,拟好战书,选定地点,我白江剑门却是无所畏惧,但你这般如江湖宵小一般出言不敬,不知传了出去,你们脸面上可否有光。”

    “古师兄,论那道貌岸然的言语,兄弟我甘拜下风,你也不必再喋喋不休以求炫耀,却不知轮手头功夫,你我谁更胜一筹?!”

    呼!

    筹字刚落,姜寻便蛮不讲理地抄起背后重剑,一剑斩下,剑身微微覆了一层白光,发出轻微的呼啸声来。

    古山高高跃起一旁,躲过了这一击,座下白马却因此被拦腰斩成两截,内脏血液洒满一地,令人作呕,沈欺霞见了这一幕俏脸如着重粉,不忍直视那满地血腥,粉拳紧握,看向姜寻的大剑却更多了一丝惊慌。

    “白光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