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是先礼后兵,但既对方不讲礼,那便也只剩下扣剑相问了。

    余下几人对峙不动,古山与姜寻瞬间就交起了手来,两人都能算作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人物,出招之间收发有度,俨然有股大家风范,初时平分秋色,三十招后,那掌握了白光剑意的姜寻便略胜一筹。

    铁风驾马上前两步,问道:

    “沈女侠..这白光剑意是个什么东西啊,看起来还挺强的?”

    刚刚她那一声念叨铁风听在了耳里,开始时还没怎么当做一回事,但后来见两人交手,每次两剑相击时,姜寻手中的重剑便要发出微微的白色光芒,那重剑本就势大力沉,加上这道光芒的加持一击就能给古山的长剑震开数寸,也就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古山渐渐的生了颓势。

    而这挥剑技法,似乎还看着有那么点眼熟。

    “那是重剑门的四绝剑意..是一门奇特的出剑法门,共用青、红、白、无四重,每高一重,便能增强数分剑招威力,据说到了最高的无光剑意境界,能够再不使内力的情况下挥出无形剑气,凌厉无匹..但是真是伪谁也不知,就算他重剑门的卓师..重剑门的卓掌门也达不到这个境界。尽管如此,那白光剑意也是门能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夫,重剑门本来招式算不得多精研,但就靠着这一手,却能在江湖中稳稳立足。”

    沈欺霞本想说“重剑门的卓师伯”,但心中对姜寻的怨气未消,索性连一贯的尊称也不用了,直接称之为“重剑门的卓掌门”。

    “呃..?是这样么?”

    铁风听了这番讲解,总算知道为什么看上去还有些眼熟了。

    这不就是那以势御剑的法门么?

    还是削弱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版本!

    什么鬼“无光剑意之境”?!

    那不就是以御势法挥出一道剑气?

    他们掌门都不会?

    照这么看来..小爷我是不是可以给他们当掌门去了?!

    铁风想得倒也不全错,如果单论对势之一道的掌握,铁风此刻确实比那重剑门的掌教还要强上不少,但若真交起手来,人家再使出旁地武功,恐怕铁风便要立马尥蹶子了。

    自古以来许多武功绝顶之人都意识到了“势”的重要性,也有不少人想以此创出一套绝学,但多是邯郸学步,看起来像模像样,实则比其本门武功还要差了许多火候,就好比谁都知道那虎、豹、猿、象肌肉力量强悍无匹,但真想修炼出那等力量的人,却多是以终身残废而告终。

    这重剑门的创始者巫贤是百余年前的天才人物,那四绝剑意也正是他所创,但一来呢,那一人之力终究有限,所创的修炼方法还有诸多瑕疵,二来呢,这御势之法与常规剑法颇为不同,还需要创出对应的剑招,才能发挥出其中威力,而重剑门百余年搜集各门各派剑法无数,依旧没有找到能契合这四绝剑意的剑术招式来,也正因此这,重剑门的剑法造诣一直被人所暗中诟病,许多人只道他们用的是旁门左道取巧之法,几代掌门也都有苦难言。

    相较这重剑门的修行方式,铁风所修御势法是据借相法所创,虽说使出来尚有不小后患,但单论其所借威力来讲,已经是绝对的不可同日而语,不然也不会当年被称之邪法而失传。

    有了御势法,还需剑招,这一招“山河七断”虽说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却是当年令吾花了颇多心血所创,令吾本就是千万年难遇的武学奇才,一生之中又东征西战,获得功法珍宝无数,所创武功更是从尸山血海中提炼出来的精华。

    强悍的御势法与精炼的御势剑术相得益彰,因此铁风才能较为轻松地挥出剑气,其中道道自然要高出那四绝剑意无数个级别来,说是一个青天上,一个深坑里,那都不为过,只是他自己还尚且不知罢了。

    “怒涛盖天!”

    “剑光倒悬!”

    “山哭海恸!”

    “逆水流!”

    两人之间的交锋愈发激烈,沈欺霞见铁风问了一句话就再不言语,想来多半是被这强悍的剑招给吓住了,白白中与封都看向古山的眼神中也都浮现了浓浓的担忧,还有一丝不解。

    师兄明知这姜寻练成了白光剑意,却为何还一直和他正面拼剑?

    毕竟两人斗的白热,这话却都在心里萦绕,谁也没有问出口,也不知是当局者迷,还是另有所图。

    而铁风观战也是脑中在不住的思考着——

    那叫什么姜寻的家伙,能把剑势附着在长剑上,但我每次都只能挥出剑气,有时候未免显得太高调了..就像之前那胡无忌,见我挥出剑气一瞬间就警惕了一万倍,不知我有没有办法向他一样,也把剑势附着在长剑上..

    恐怕当事人姜寻要是洞悉了铁风的想法,那这一口鲜红的老血是免不了要吐一吐了。

    铁风这想法就好比一个能轻举千斤巨鼎的大汉,扔掉那巨鼎,着手跟跑堂伙计学习,谦虚的问道:自己能不能将一盘子溜肉片平稳的端到桌子上来。那跑堂伙计听说,岂不是要抒发一番嗟呼哀哉、岂有此理,再大叫一声,士可杀不可辱...

    ...

    两人又过了二三十招,古山已打得有些气喘,脚步也不如一开始时稳健,姜寻见了更是心飞气扬,能将这压着自己无数年的对手打趴下,那是何等快哉,一时间白光频现,没过十来招,便一记重斩,直接将古山击倒在地。

    “哈哈哈,古师兄,没想到吧,这风水轮流转,今朝恐怕就要到我家了!”

    姜寻持着重剑,直指栽倒在地喘着粗气的古山,心里无比痛快。

    “还别说,看你这模样,我倒真的是不太忍心杀你呢...”

    姜寻一语落下,白白中与封都沈欺霞同时怒而出手,与另外四人斗了起来,娇喝、怒吼、长剑交击声连绵不绝,试图突破到古山的面前,却都被那四名青衣人拦了下来。

    而铁风却依旧骑在马上,瞧着这一幕若有所思,几人正斗到酣处,倒也无人在意这个空手小子。

    姜寻又回头吩咐了一句:“别伤了那俏丫头,一会我还有其他用处。”

    言语之时,满脸淫笑,想这用处倒也不多难猜,一时之间那几人的交锋愈加猛烈,怒吼骂声更甚。

    “说吧。”

    古山倒在地上,喘了两口粗气,道:

    “两派数十年不说相安无事,但终究也还有个底线,你姜寻如此乖张行事,就不怕回去之后门派长老将你驱逐?!”

    “哈哈哈..”

    “古师兄真是呆愣的可笑,我今日既然来了,就没打算给你们留下活口,况且..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这命令本来就是门派长老商议决定的!”

    “笑话!杀了我们会有什么后果,你们不可能不知,贵派卓掌门难道就有信心承受得住我白江剑门的怒火?”

    “以前是尚有忌讳,而此刻却不同往日了..古师兄,你怎么不问问我是如何突然便领悟这白光剑意的?”

    “你乐意说便说,不乐意说也没人求着你!”

    “呵呵,最后让你在口头占个便宜也是无妨,毕竟到了阴曹地府,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你这展示口齿之地。”

    “实话跟你说,此次行动乃是别人出了大量的金银财宝,武功秘籍,委托我重剑门灭了你白江剑门,我这剑意也是受到其中一本“仗剑决”的心法启发,这才一举突破了屏障,你想想看人家拿出了这等好东西,我们掌门长老还何惧得罪一个本已结仇多年的门派?而仗着此批金银武功,恐怕你白江剑门再也非我派敌手喽!”

    “是谁..谁要花费此等代价置我白江剑门与死地?!”

    古山眯缝着双眼,以他对姜寻性格的了解,此刻恐怕所言具是实情,能让一个百年底蕴的门派瞬间提升实力的武学功法,那更绝非是寻常之物看。

    来实际情形要比自己想象中复杂的多。

    “哼哼,猜猜看..是谁呢..”

    姜寻无意中瞥见白白中几人的交锋,眉头微皱,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太对头的地方,轻哼了一声,话音猛然一转。

    “阎王或许能告诉你!”

    呼!

    重剑直斩而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