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在琢磨,这场面该如何处理才好。

    古山那样子估计站起来都难能了,姜寻伤势虽轻些,但右小臂与左大腿那两剑伤口颇深,看他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样子,想来也再用不出几成功夫。

    那四个青衣人武艺要弱上不少,唯有这重剑老者,功力深厚,满脸戾气,又是生力军,不好解决。

    必须想想办法...

    正当铁风大脑飞速运转时,突然感觉臀部一痛,“啊呦”一声,惊叫的一蹦,成功吸引了全场的目光,虽说只有一瞬。

    “谁啊!你干...嘛?”

    回头看见了那蛾眉倒竖的沈女侠,本来怒斥的一声,说到后来竟软了下来。

    “把剑还我。”沈欺霞寒声道。

    这小子掰开手掌取长剑的功夫竟是极为娴熟,趁着我愣神一瞬竟然就莫名其妙的把手中兵刃给取走了?!

    “沈女侠,这老头厉害,你打不过他。”

    “我岂能不知!”

    说罢,沈欺霞就欲上前夺回长剑,铁风无奈之下只得连避带扯,仿佛是懒着宝剑不想还一般,着实是尴尬不已。

    但此刻真把长剑交给她,恐怕以她的性子转眼间就要冲出去,和那重剑老者拼个你死我活,今日之事就更难办了。

    古山未理会这边的奇怪变故,擦了擦嘴边的血迹,以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

    “卓师伯,你以大长老之尊,对后辈出手偷袭,是不是对您颜面上不太好看啊。”

    “古师侄,此话却不对了,我亲眼见你对我重剑门弟子出手相逼,长剑都放到了脖子上,这血丝还在上面挂着呢,总不能眼睁睁瞧着他被你杀了,你说是吧。”

    “其中是非曲直你心里都懂,多说无益,我等此次是受了执法堂请帖,前来观礼而来,此处离荒都不足二十里,不知卓师伯今日想要如何?”

    自古成王败寇,古山也是万般无奈,这持重剑的老者名为卓万钧,是重剑门当今掌门卓万仞的大哥,号称“正手剑无敌”,乃是说无人可以正手拼剑将他战败,大剑使得极为力沉,比之开山大斧都不逞多让。

    人无全能,相应的,灵变程度便要比其他同等高手弱了许多。

    但他古山自然自然不在这“同等高手”之列,全盛时期也绝对抵不过这卓万钧几发老重剑,更何况如今重伤在身,情势比人差,只好搬出了荒都执法堂的名头来当做救命稻草。

    “哈哈,你唬得住别人,却唬不住我,执法堂向来不理江湖事,莫说我尚在城外二十里,就算我在城门口将你们给杀了,却也无人会为你们出头啊..”

    古山艰涩的扶着树干站了起来,看向掉落在旁的长剑,稍稍挪了半步,便感觉胸口烦闷异常,闷咳了两声,险些又涌出一口鲜血来,自知此番受伤严重,只得打消了持剑再斗的想法。

    “..两派相争,不伤外人,那位小兄弟,你先走吧。”

    所谓“外人小兄弟”,那自是指的铁风了,古山见今日实难幸存,只好努力别再累及无辜。

    沈欺霞虽对铁风有些怨气,但毕竟不至于为此就要累了他性命,听到古山发话,便也停了手。

    铁风握着长剑却是一怔,一时还不太明白这有几分遗言意味的言语。

    啊?

    我为什么要走?走哪去?

    “我不..”

    “这小子和你们一道而来,又怎能说是什么外人?!”

    还不待铁风说完,便被那重剑老者朗声打断。

    “你们理解错了,我不..”

    卓万钧中气十足,嗓门要比铁风大了太多,又一次轻轻松松就盖过了他的声音。

    “你们几个,将他们围住!姜寻,你去封了古山穴道,然后将他给绑了。”

    四个青衣人守着几人四方,姜寻却没动,微微迟疑了一下,问道:

    “卓师伯,不直接将他杀了么?反正大仇已结下,还怕他们报复不成?”

    “白江剑门还是有一些剑法是能看的,我们直接给他们杀了,以那倔老家伙的个性恐怕不会屈服,到时候咱们也捞不了太多好处,把这几人先擒回去,让他们乖乖交出些武功招法来,将那老头羞辱一番,这才是要紧事。”

    “唔..卓师伯高明!”

    姜寻赞叹一句,刚向前迈了一步,似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再次停了下来,回头问道:

    “那个..那一会能不能把她..把她..我亲自擒她回去可以么?”边说着,边指了指沈欺霞的方向。

    这姜寻别的事情并不灵光,但自己的那点事儿倒是精明的很,他觊觎沈欺霞美貌已久,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个下手机会。

    重剑门规矩多,将他们擒回去后恐怕自己便没自己什么事儿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得先问个明白才好,只要卓师伯暗允,这一路上怎么都好说了。

    卓万钧哪能不知道他这点小心思,虽对这精虫上脑的一点万分瞧不起,但终究也是门派顶尖的武学天才,冷哼一声,也不多说话,便算是默许了。

    姜寻得了令,兴奋至极,也忘了身上的疼痛,三步并做两步向古山方向冲去,看到他那一脸的不甘心表情,心里痛快的都要上了天。

    一时间更忙各家事,各扫各家灰,总算得了一空闲,终于能让铁风义正言辞的发表一番言论。

    “咳咳。”

    铁风上前一步,心里暗骂一句:妈的,终于轮到小爷发话了!

    挺胸昂首,举剑霸气的指着卓万钧。

    “卓老头,我来和你一战!”

    掷地有声!

    铁风感觉自己变得闪亮了许多!

    大伙都是一愣,空气安静了些许,连姜寻捆绳子的手都停了下来。

    但悲哀的是,这安静也只持续了大约一个眨眼功夫,便又各自的忙活了起手头的事情来,该对峙的对峙,该捆人的捆人,竟是没人在意这无名小子的疯话。

    而点名决战对象卓万钧更是眼皮都没有抬半点,罔若未闻,心下盘算着,是自己出手解决这几个小辈好,还是给他们一个历练的机会。

    ...

    完全,被无视了。

    风刮得飕飕,竟显得有些凄凉孤寂。

    铁风只觉自己现在这个造型尤为尴尬,心下一横,也顾不得讲究什么公平对决,昂首阔步的就朝着卓万钧的方向走去。

    守在一旁的青衣汉子见状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拦了过去,二话不说举起重剑便砍,直对铁风右臂招呼。

    铮!

    两剑相交,发出了一声金属断裂的刺耳响声。

    而后便是“噗”一声闷响,一个重物砸到了地上,众人朝着那响声出看去,只见一道棕色土尘激起。

    土尘散去,下面躺着一截宽大的剑尖。

    而青衣汉子痴痴的站住不动了,嘴张的老大,手上的重剑变成了短铁锹的样子,断口处和地上的剑刃无比契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