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很乱,也很吵。

    吃力的睁开眼睛,身下是土,眼前是天和树,还有月亮。

    影高群木外,香满一轮中。

    那是一轮圆月。

    原来我躺在地上。

    铁风暗想。

    头又有些痛了,虽然不似上回那般剧烈,却还是很不舒服。

    “为什么呢?”

    铁风自言自语道。

    “我记得我和那重剑老家伙拼了一道剑气,然后就晕过去了..”

    “..但为什么我还在这..没被杀,也没被抓。”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吐了几粒砂石。

    “..也没人救。”

    很累,头都不想动一下,更不想起来,只想用脑力来解决这些复杂的问题。

    闭上眼睛,感受清风拂面,听着声声虫鸣。

    还有偏头痛。

    半晌过后。

    睁开眼睛,长叹一声。

    “唉..”

    “还是想不通。”

    强撑起身子,坐了起来,浑身无力,好在身上倒没什么太多伤势,只是右手有点痛。

    借着清冷的月光,能看到那满地的狼藉。

    乱糟糟的脚印、深浅不一的剑痕、细碎的草末、一颗被拦腰砍断的矮树..

    那是什么?

    铁风看到一个沾满血的柱形物事。

    用衣角随意擦了擦沾满泥土的右手,只擦掉了一小半血污,手心还是一片暗红。

    吃力的站起身来,蹭了过去,然后差点惊的又栽了个跟头。

    “嘶!”

    那是一只断臂!

    外面是一层蓝色袖子。

    铁风认得,那是白江剑门的服饰。

    断臂的五指还包成了一个桶状,保持着一个握剑的姿势,手中却没有剑。

    铁风不知道这是谁的手,但能看出来,是个男人的右手。

    “此地刚刚必有大战啊!”

    摇了摇头,铁风一点都没为自己得出这个推论而骄傲。

    毕竟这般情景,傻子都能看出来了。

    “既然我还活在这,说明这场大战必然不是一边倒的局面..”

    “可是谁又能和那卓家二老抗衡呢?”

    忆起沈欺霞、封都、白白中三人的剑招身法,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他们三个是不可能的。

    来时的几匹马儿早已惊的没了踪影,却有一个包裹刮在了不远处的矮树枝上,铁风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取下包裹翻淘了一番,发现了一些干粮与碎银,苦中作乐的笑了笑。

    蹲在地上,不客气的掏出馒头干噎起来,右手也不闲着,极为娴熟的将银子收到自己的怀中,包裹丢在一边,嘴中还不住念叨着:我这不是偷的,不是抢的,是捡的。

    再站起身来时,四个大白馒头都已入了腹,虽不甚饱,好在也能暂时充饥。

    拍了拍尘土,摸了摸自己的脸,似乎没什么变化,虽没有池水映照,但能感受到,应该还是那副书生模样,不禁再次感叹:蒙天大哥这易容术也不知用的什么材料,好结实。

    仔细查看了一下乱糟糟的地面,或者说战场。

    凌乱的脚印朝东,而地上的血迹却朝西。

    为什么会是两个不同方向?

    铁风心中有个模糊的猜想。

    这血液多半是那断臂之人的,也许那断臂之人朝西去了,而某一人,孤身引开了卓家二老,朝东跑了。

    说到底,铁风与这白江剑门几人交情并算不得多深,其实就是几餐之义,和卓万钧拼的那几剑早已还清了这份人情。

    此番体弱,再去参与这等门派争斗,恐怕小命更加危险了。

    而再往西不到二十里,便是荒都,有吃有喝,有暖床有被窝,说是北荒境内最安全的地方也毫不夸张。

    略微沉吟一番。

    咬了咬牙。

    “东去!”

    沿着那凌乱的脚印,一路东行。

    虽是夜里,好在满月,倒也不算暗,越往东走,只见那地上脚印愈发凌乱,再走远些,便没了交战的痕迹,步子都极大,脚印好辨认了许多,似乎是两人在追逐。

    看到这里,铁风心中又涌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是两人?难不成重剑门那两个老家伙分头行动了?

    如果那样,西头几人恐怕就大大的不妙了!

    犹豫了一下,毅然决然的继续朝东走去,只是迈出的步子变得大了许多。

    前行了半里,便见到了周遭又凌乱了起来,乱枝落叶散了一地,看来这里经过好大一场打斗。

    这回不敢多呆,继续前行,奇特的是,再往前些却成了三道脚印。

    “怎么打着打着还多了一人?”

    头痛。

    这回行了一里路,便隐隐约约听到了些打斗声音,铁风既有些紧张,又有些安心,很矛盾。

    紧张的是这声音虽然还听得不真切,但频率却是极高,绵延不绝,显然是高手在争斗。

    安心的是看来还不算太迟,那引开卓掌门的神秘人看来尚无大碍。

    当然,这也都是铁风自己猜测。

    不用再辨别脚印,直接沿着声音走去,这回行的更快了些,那打斗声越来越清晰,虽然时快时慢,但却不曾中断。

    大约又行了一里路,能清晰的听到那交手声,铁风脚步放轻了许多,尽量避开一些枯枝烂叶,以免踩出些咯吱声响,惊动了那打斗人。

    毕竟此刻两手空空,知己不知彼,毫无底气,不敢轻易的现身。

    向前走去,轻轻地拨开一丛灌木,探出半个脑袋,终于见到了交战的正主。

    三人相斗。

    两者剑路威猛,一者剑招灵动。

    时而剑蕴冰寒冷光,时而舞如挥毫泼墨。

    斗的激烈,却不失美感。

    其中两人铁风倒是识得,正是那重剑门掌门卓万仞,与其师兄卓万钧。

    卓掌门虽使得是一把长剑,却用的重剑的路子,大开大合。而他师兄卓万钧虽说气势汹汹,但却不若之前那般力大威猛,想来刚刚与自己对拼那几下,对他也消耗不小。

    还有一人背对铁风,看不清正脸,但以那蓝白服饰来看,应该就是白江剑门的人。

    看来没猜错,正是这人引开了他们俩。

    叮叮当当。

    激烈交锋。

    毕竟以一敌二,况且这两人都是剑中好手,那蓝白袍子的中年应对的甚是吃力。

    铁风很踌躇,不知该不该此刻现身相助,又要如何相助。

    风高夜,灌木中。

    正当全神贯注,犹疑不定之时,突然被吓得亡魂皆冒,几乎要大叫出声来。

    那是一只手!

    并不是那手长得多么骇然。

    而是那只手,竟然毫无预兆的放在了自己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