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浑身寒毛倒竖,甩开肩头的手掌,慌忙的向旁边撤了一步,好在那三人斗得激烈,倒没注意到这边发出的细小声音。

    回过头,便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一张雷公脸,上面却有了不少皱纹,黑发蓬松缭乱,看上去有几分邋遢。

    “你..是..人是鬼。”

    “我是鬼。”

    那是一道颇为阴森的声音。

    “...”

    “..你是人。”

    铁风微微舒了一口气。

    “鬼没有说自己是鬼的。”

    “你又没见过鬼,你怎么知道鬼会说自己是什么?”

    “我..我不跟你说了。”

    铁风瞥了战场一眼,见他们三人斗的愈发激烈,又道: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在这?”

    “那你又是什么人?你又怎么在这?”

    铁风一怔,轻声说道:

    “我先问的,你先说。”

    “谁规定的谁先问,对方就要先说的?”

    铁风瞪了一眼这个身着麻布衣服的老者,十分无语。

    此番情况本来就有些复杂,哪有心思跟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夹缠不清。

    向旁边又蹭了蹭,双眼在周边扫视起来,希望能找到结实的树枝,或者其他什么能当兵刃的东西。

    此刻周遭都是灌木,树枝又细又脆,绝无可能当做兵刃来使,远处倒是有几棵大树,铁风暗自琢磨着要不要挪过去,爬上树掰根树枝下来。

    但如此一来,必然要发出些动静,况且树枝再怎么结实,当做剑使终究还是极不顺手,一时间踌躇不决。

    “小家伙,你是想找它么?”

    那老者不知从哪里,翻淘出了一个又黑又长的物事,递到的铁风的面前。

    铁风看向那东西,似乎是一把有棱角的棍子?

    为什么还有个剑柄似的构造..

    难道是一柄钝的不能再钝的长剑?

    再看向那老者时,心里对他的身份有了一个猜测——拾荒老头。

    不管怎么说,这东西还是比树枝要结实些,铁风一把接了过来,刚要道谢,还未曾开口,却又是一愣。

    “你..你怎么过来的?”

    说罢,还瞥了眼那老者脚下,见他穿了一只双破布鞋,右脚大拇指突破了束缚,暴露在了外面,指间还夹了一末碎叶子。好在是站在地上的,不是漂浮半空的,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不是鬼。

    却还是想不太通,刚刚两人明明有个一两丈远,这家伙是怎么不声不响到自己身旁的?

    “我是飘过来的。”

    铁风嘴角一抽,暗想:这家伙似乎能知道我想什么一样。

    微微点了点头,也不想花多余心思在这个鬼老头身上,抄起长剑便欲上前去加入那几人的战斗,刚迈出半步,却又被一把拉了回来。

    “你..干嘛?”

    看向自己胳膊上的那张粗糙大手,铁风回头问道。

    却依旧不敢大声,还不想惊动了打斗的几人。

    “你不应该来这边的。”

    “什么意思?”

    “岂不闻东边日出西边雨..”

    那老者话说了一半,松开了铁风的手臂,就自在潇洒的哼哼唧唧走开了。

    这回铁风却看得真切,那人虽说是踩在地上,但路过枯枝碎叶的时候半点响声也没有,甚至走过之后,那脚下的烂叶子还保持原来的形状,这般情况说是飘,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早就听说荒都高手如云,随意见到个拾荒老头,竟然都是武功高手?!

    铁风见那身影离去,倒也没急着再上了,而是琢磨起了最后留下那句话的意思。

    “东边日出西边雨?”

    东边..西边..

    西边雨..

    西边有危险?!

    虽说不知这老头说话有几分靠谱,但他若是有什么歹意,又何必给自己一把破铁剑,然后又给自己支开?

    耳边乒乒乓乓声不绝。

    沉吟了一番,铁风决定信他一把。

    朝西去!

    “那老家伙要是敢戏耍小爷,我非把他找出来剁成八块!”

    铁风自言自语的留下一句狠话,再次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这是在说给我听呢啊..”

    待他刚刚离去,之前那老者便再次站了回来,无奈的摇了摇头。

    “多少年没被人威胁过了..”

    “这小子有意思,却不知他知不知道下一句是‘道是无情却有情’...”

    ...

    铁风一路急奔,没多久便回了最开始那醒来的地方,靠在树边,呵哧呵哧喘着粗气,将那破铁剑在手头摆弄了几番。

    这玩意..未免也太破了!

    又烂又锈还这么重,不知那老头哪里捡来的玩意。

    对着身边树干随意挥舞了两下,浑然不似正常长剑那般劈出两道剑痕,而是砸出了两个凹陷。

    低头瞧了瞧那铁剑。

    浑身乌黑,却不是那种玄铁之类高级材料的乌黑,而是那种掉到河里无数年突然哪一天被人捞出来不知沾满了什么东西的那种乌黑。

    剑身介于细剑和重剑之间,坑坑洼洼的,也不知上面的疙瘩是什么东西,饶是铁风在铁匠铺里混着这么多年也认不出那是何种材料,更不想用手去碰。

    这么恶心的玩意,还是交给敌人去碰吧..

    “唉。”

    “总比空着手强,拿着吧。”

    “我就叫你癞皮剑好了...”

    “癞皮剑。”

    还挺顺口。

    走吧。

    朝西走去,却不如先前那般轻松,似乎这西行的几人故意选一些难走的路,还故意设了些幌子,专门给追踪之人引导偏路上去。

    铁风几次被带偏,心情很是不爽,如果靠着这种不靠谱线索追去,恐怕到了之后黄花菜都凉了。

    正当束手无策时,铁风鼻尖微微动了动。

    除了血腥气,似乎还有一阵淡淡的馨香。

    那味道不久前倒是闻过一次,便是搂住沈欺霞腰肢的那一回。

    那是独特的少女馨香。

    “好像西南边味道更重些。”

    “多亏小爷我天资异禀!”

    沿着味道一路西行,不理会那些障眼法,终于顺畅了许多。

    ...

    大约行了两三里,天色已蒙蒙发亮,离老远便听到了一阵怒骂,和紧接着的狂傲笑声。

    “姜寻,你个畜生!重剑门的脸都叫你丢尽了!”

    “哈哈哈”

    “古山,你尽管骂,你骂一句,我便撕下她一件衣服,你骂的痛快,我撕的也痛快!”

    只听“刺啦”的一声,而后便是一声尖锐的惊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