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叫一声“不好!”

    铁风抢行了几步,也再顾不得会不会发出什么声响来,径直的朝着那声音方向冲去。

    期间又听到几声狂傲的大笑和一些粗鄙不堪的言语,但这回却听不到古山的声音了。

    心提的更高。

    ...

    前方某处。

    几棵杉树笔直矗立,地面有些杂草和大石块,血迹、长剑与尸体。

    算不得多隐蔽。

    活人共有五人,都是铁风相识的。

    古山瘫坐在树脚,满头血污,脸上带着一抹平日里从未见过的愤怒与仇恨。

    在他两侧各站一人,身上也有些许伤口,也都是横纵包扎了几道,一左一右将长剑架在了古山的颈前,脸上却是擒着某种火热的笑容,瞧着前面某处。

    对面是狂气冲天的姜寻,长剑已经背回了背上,手中拿着一截撕破了的蓝袍子,兴奋的炫耀着。

    而其身旁不远处的地上,是一名衣衫不整的少女,也就是那两道火热目光的焦点。

    身上大半衣物都被撕扯了干净,只剩一些贴身内衣,艰难的守卫着最后几处神秘,双手无力的掩在胸前,长剑早就掉到了远处,梨花带雨,面色潮红,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似乎在奋力的克制着什么。

    “沈师妹,我就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不要客气,哈哈哈哈。”

    姜寻说罢,将手中的蓝袍子丢到一旁,故意在沈欺霞面前挺了挺腰,不远处的两名重剑门人发出了几声配合的银笑。

    沈欺霞目光愈发迷离,呼吸越来越粗重。

    看着眼前男子,似乎那道可恶的面孔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转眼间便换做了另一张脸,坚毅,儒雅,自信,好像在呼唤自己前去。

    藕臂微微抬起,凝在了半空,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在做着激烈的抗争。

    雪白的臂膀极为醒目。

    皓齿微松,身上燥热更甚,呵了一口气,玉手又朝前挪动了些许,距离姜寻的腰间已不过数寸。

    “师妹!”

    古山的一声大喝,使得沈欺霞伸出的右手如触电般收回,略微找回了一点清明。

    姜寻见状先是一怒,而后便换做一副邪恶的表情。

    “两位师弟,我刚刚说什么来着?”

    “师兄,你刚刚说这姓古的每说一句话,您就要扯掉那沈师..那小蹄子一件衣服!”

    “哈哈哈..答的不错!那这位沈师妹身上还有几件衣服啊?”

    “两件!”

    “你们说,是先上面,还是先下面好?”

    “上..上面把!”

    那两人眼神炽热的盯着地上的少女,似乎往日的师门教导全部丢在了一旁,由本能的兽性冲动取代了所有的理智。

    姜寻向前一步,大手伸出,伴着银荡的微笑。

    古山大骂不止,每骂几句就要咳出一口血,显然受了很重的伤势。

    粗糙的手掌已经抓住了沈欺霞身前的最后防线,只要轻轻一扯,那便是无限诱人春光。

    “住手!”

    就在此时,一声大叫吸引去了所有人的注意。

    正是匆匆赶至的铁风。

    姜寻看向来人,先是一愣,而后发出了一阵狂傲的大笑。

    刚要说些什么,便感觉胸口一痛,似乎整个世界都定格住了。

    震惊,惊骇,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

    缓缓低下头,只见胸口处不知何时穿出了一把长剑,剑尖在闪耀,犹如夜空中最亮的星。

    “这..这..为什..”

    半句话都没说完,就断了气。

    重剑门新晋的天才,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所杀。

    那少年明明是出现在前方,为什么会有一把长剑刺入自己后背?

    这是他最后想的一个问题。

    众人均骇然不已。

    包括铁风。

    准确的说,这一幕给铁风带来的惊异更要超出旁人十倍百倍。

    待姜寻的身体轰然倒下,身后露出了另一道身影。

    一裘黑衣、沾血长剑、玲珑有致的身材。

    那是一名女子。

    再往上看,面容白皙冷冽,五官犹如精灵般精致,转头瞧着重剑门余下的两人,眼中擒着浓郁的怒火。

    铁风看着那面容,惊得长剑都落了地,宛若未觉。

    狠狠揉了揉眼睛,只见那女子在地上尸体撕下来了一块长布,给沈欺霞盖在了身上。

    没看错,那张面孔绝不会看错!

    是陆星柳!

    仿佛又一万个问题在脑海中回荡。

    呆愣当场,如遭雷击。

    木讷的远远看着。

    陆星柳将沈欺霞盖好后,并没有花费多大力气,就把那两个受伤的重剑门人直接杀掉。

    “古..古山谢过女..咳咳..谢过女侠了。”

    古山说罢,又咳出了不少鲜血。

    陆星柳蹲下身子,探查了一下古山的伤口,见他受伤深重,但此刻既无针石,亦无药草,无法可施。

    “那边的朋友?能否来帮帮忙?”

    陆星柳朝着铁风方向连喊了三遍,铁风才回过神来。

    捡起地上的癞皮剑,忙不迭的奔去。

    到了两人面前,陆星柳站起身来,看向来人,总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但自己却明明不识得这张面孔。

    未曾深想,便道:

    “少侠,能否帮忙将这位古大侠抬到前面溪水旁,先清理一下伤口。”

    铁风闻言又是一怔:她不认识我?

    随即释然——

    我这脸上还带着蒙大哥的易容,她自然不认识我。

    铁风微微点了点头,俯下身来,依着陆星柳的话,和她小心翼翼的把古山抬过去,为避免牵动他伤口,走的很慢。

    明明只有五六丈的距离,仿佛走了数年一般,时不时瞥向陆星柳那精致脸庞,思绪万千。

    “少侠,可以了,再往前走就直接抬进水中了。”

    已经到了溪边,见那少年还不住的向前走,陆星柳无奈的提醒道。

    心里默想:这人怎么这么楞?

    铁风回过神,连忙驻下了脚步,尴尬的笑了笑。

    古山平躺在地上,稍稍缓了一口气,说道:

    “铁..兄弟,谢..谢谢你了。”

    “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

    “你姓铁?”

    陆星柳听了这句话,疑惑的抬起头,看向铁风的双眼。

    “呃..是啊,我姓铁,我叫...铁云,女侠你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