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故意压低了些声音,倒是让她一时没有听出来。

    “铁云?”

    陆星柳默默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也没再多问,捧了些溪水,两人把古山的伤口简单的做了个清洗。

    铁风一边清洗时一边瞥见了旁边的几个尸首,长叹了一口气。

    有两个面孔很熟悉,身中无数剑伤,死相很凄惨,正是白白中与封都,其中封都还少了一条手臂。

    另外几个都是重剑门人,死相倒是好看些,毕竟白江剑门并不走狂暴的路数,绵里藏针,一击中的。

    但无论如何,半日前还是活生生的人命,此刻就这么黯然消逝了。

    “唉..”

    ...

    古山见铁风并没有报真名,虽有些疑惑,却也不太过在意,毕竟江湖上这种事情实在不少。

    这边刚刚处理完,便听到旁边发出了一阵如呓语般的呻吟。

    铁风朝着声音看去,只见沈欺霞将盖在身上的长布都扯了下来,露出了大片的雪白胴体,双手在自己身上、腰间不住的抓摸着,脸上带着一副怪异表情,见了这一幕,铁风连忙克制的别过头去。

    而古山虽躺在地上抬不起头来,只听到这道声音,脸上便覆上了一道愁云,眉头紧皱,几乎要把苦涩两个字写在了脸上。

    陆星柳走过去,又把她身子给盖了住,却不想沈欺霞马上又把那长布扯了开来,好在没有旁人见到这般春光,双手在半空乱抓,几乎要抓到自己身上来。

    撕扯了几个来回,无奈之下,陆星柳又去旁边尸体上取了件还算完好的衫子来,披到她身上,又给打了个死结,以免她自己乱扯。

    看着那表情怪异的沈欺霞,也不知她中的是什么毒,如何解,一时间没了主意。

    古山扭了扭脖子,瞥见了这一幕。

    “女侠,劳烦你取些冷水,洒在我师妹的脸上,试试看有没有效果。”

    陆星柳依言而行。

    铁风听着那一阵阵呻吟声,仿佛有人拿着个羽毛在他心头拨弄一般,偏偏他此刻听觉又很是灵敏,想闭耳不闻也是不能,口干舌燥,极为难受。

    林间已射来了第一缕阳光,很轻,很暖,仿佛天地间都变得白了几分。

    陆星柳无奈的摇了摇头,返了回来,问道:

    “古大侠,冷水也不成,不知她中了什么毒?可有解法?”

    “这个..这个..”

    古山一阵踌躇,饶是老练如他,也不知该如何跟眼前这位黑衣女侠解释。

    他自是知道这并不是什么毒药,而是一种名为贞女醉的烈性春药,入体之后,勾动本能情欲,使其欲火焚身,解法自然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只需想办法将这股欲望宣泄出去即可。

    而此刻,能给她“解毒”的,恐怕只有沉默许久,不知在思考什么的铁风了。

    沈欺霞是个黄花闺女,自己虽身为师兄,也很难帮人做这种抉择。

    但还有其他选择么?

    “古大侠..?”

    “咳咳,不必古大侠古大侠的叫了,古某实在受之有愧,如若不弃,叫我大哥就好了..不知女侠怎么称呼?”

    “我姓陆。”

    古山微微的点了点头。

    “陆女侠,铁兄弟,我想问一下,两位过去可曾相识?”

    “未曾见过。”“呃..不.不相识。”

    铁风毕竟睁眼说瞎话的功夫还不太到家,一句话便被古山瞧出了些端倪。

    虽然依旧猜不出这两人有什么关系,但想来不是陌路人那么单纯。

    “铁兄弟,我再问你,你可曾有家室或许亲?”

    “没有。”

    这个答的倒是果断,底气也足。

    “我这位师妹虽说平日里有些顽皮,但心地善良,武功人品都是上等,不知铁兄弟对她印象如何?”

    铁风与陆星柳也都是聪明人,听到这里,虽然古山未曾明说,但结合那沈欺霞与古山先前的反应,其中的道道也都猜出了十之七八。

    “古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铁风嘴角一抽,难得的言语有些慌乱,毕竟此事本就极为棘手,况且此刻陆星柳在一旁,更是心里觉得其中十分不妥。

    陆星柳见状,又瞥了一眼那看似陌生又有些莫名熟悉的身影,识趣的离开了,走到了沈欺霞身旁,轻轻的为她用冷水擦拭着头脸和沾了些许泥土身子。

    待她走后,古山才轻声说道:

    “铁兄弟,我师妹中了一种叫‘贞女醉’的下流迷药,必须..必须要和人交合才能解去药效,不然轻则神志失常,重则走火入魔经脉错乱,武功全失不说,性命亦堪忧..”

    “唉..铁兄弟..你懂我说的意思么?”

    听着耳边那若有若无持续不断的呻吟声,铁风早就思绪不定,听这么一说,更是心烦意乱,加上隐隐的头痛,很晕。

    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陆星柳与沈欺霞。

    更晕了。

    这叫什么事?!

    不得不说,铁风此刻对于来这里竟然有一丝后悔。

    “这..这..古大哥,这怎么行啊?!”

    “此处离荒都不远,我们带她回去再想办法就是了啊..”

    古山轻轻摇了摇头。

    “来不及了..若有其他方法,我也不会如此为难铁兄弟你的。”

    “古山大哥,沈女侠一直倾心于你啊,就算是..就算是..也得是你啊。”

    铁风心乱如麻,仿佛遇到了这世上最难抉择的事情,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话说一半,想起古山此刻的状态,自然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又呢喃道:

    “我不成,我不能这么做..我..”

    “唉呀!”

    说罢,跺了跺脚,又狠狠的摇了摇头。

    古山见状,叹了一口气,待铁风安稳了下来,又轻声说道:

    “铁兄弟..你无论如何都不应,可是因为陆女侠?”

    “我...”

    铁风顿时语塞。

    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纠结。

    沈欺霞面容姣好,虽说身材不算丰满,但也别有一番诱人之处,又是白江剑门掌门独女,有妻如此,艳福要羡煞了旁人,绝对不算委屈了自己。

    此刻又是性命关天,于情于义都不该如此纠结犹豫,更何况一口否决。

    难道当真如他所说,是因为柳儿?

    如果此刻柳儿不在,我又会怎么做?

    ...头好痛啊。

    古山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又道:

    “铁兄弟,算我拜托你了!你只管帮师妹渡过了此番劫难。”

    “后面事情,为兄我帮你一并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