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中,两人盘腿对坐,双手合十,仿佛和尚打坐一般。

    倒不是因为学习这三才剑经的法门必须如此——事实上,这剑经上并没有任何关于修行姿势与使用方法的记载。

    只是铁风觉得这样要正式些,也能帮助两人稍微收紧心神,毕竟对面这靓丽女子一言不合就想要脱衣裳。

    “我先教你八句口诀,你用心记好..身子和手不要乱动,忍住,保持合十的姿势,想象自己是个高僧..”

    “然后听我讲。”

    花了不小的功夫,铁风才将沈欺霞勉强安稳下来。

    “愈火望升炽,蔫畜持法绝。粒酿如泉永,布思布霆邪。”

    “倾否以其汇,无妄涌清泉。中行独复存,濡首终可济。”

    若换做平日里,虽说这四十个字全无规律,但生生硬记下来也花不到太大功夫。

    奈何如今沈欺霞服药已久,维持最后一丝神志几已花费了所有的心力,再分心记下这段莫名其妙的口诀,自是艰难异常。

    两人就这样一教一学,花费了接近一个时辰功夫,才使她将这几个字勉强记下,虽然复述时往往还要错上一两字,但见她那魅人的神态身姿,想学到熟练掌握,恐怕今日是难了。

    毕竟铁风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不是圣人,能与一衣冠不整的女子对坐,自制到这一步,已经极为不易。

    “好了..起来吧。”

    沈欺霞依言起身,铁风却是微微一怔。

    似乎裤子很紧,站起来有些不太雅观。

    略微犹豫了一瞬,还是硬着头皮站了起来。

    毕竟除了口诀,还要教她一式出剑法门才成。

    不然那股内力真的涌了出来,恐怕要撑得她爆体而亡了。

    ...

    “唉..”

    铁风长叹了一口气,自小便有个大侠梦的他,曾经幻想过无数种有一天成了宗师,开山授徒的景象。

    意气风发,趾高气扬,目光所至,尽是崇拜眼神。

    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第一回传授别人功夫,竟然是在如此尴尬的境地!

    佝偻着背,拿着一把破的不能再破的癞皮剑,面对一个神志不清的女人。

    “狗日的老天!”

    暗骂了一声,铁风走到沈欺霞身前,将长剑塞到了她的手中,准备教她一式“山河七断”中的剑法,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能不能让她自主结合剑经法诀,将体内那股欲力泄出去。

    虽说这想法无根无据,完全是铁风天马行空的猜测,但却隐隐觉得,似乎有几分可行,因此才不惜花费恁大力气来教她。

    这“山河七断”中的剑法本是以势驱动,若以内力用出,实为事倍功半,但此刻偏偏要得就是事倍功半,也只有这般效率低的可怕的运剑方式,才可能将那股自四肢百骸中产生的大力尽数散出。

    问题又来了。

    之前教口诀还好说,这教剑法,却一时间又使得铁风愁苦了起来——

    一般大些的门派,传授一些复杂剑法,只须师傅先讲好,真气从哪几个穴位顺次运转,剑挥到哪里的时候,又该如何做变化,先把这些法门记牢了,然后在练习的时候加以纠正就好。

    但铁风学剑的时候却要糙太多了,铁无发教剑,从来都是手把手,以“气走这个穴位”“劲散于那个地方”来教,当年学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此时情景今非昔比,不是铁无发教铁风,而是铁风要教授一名未出阁的女子,而这穴位运转,半点马虎不得,铁风既不知道那穴位名称,亦不知有什么其他的描述方法,唯一可用的手段,也是最直接的手段,就是上手按和指。

    那山河七断的七式剑法均是运力繁复的紧,况且有些穴位本就在人体敏感处,两人此刻本就已经尴尬的有十分了,再如此这么摸索一番,岂不是更添火气?

    铁风踌躇了半晌,见沈欺霞浑身似要瘫软了一般,剑都快拿不住了。

    使出全力,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大腿,使头脑更清醒几分。

    无可奈何,只得如此,至少也好过污人清白!

    “沈女侠..冒犯了。”

    虽说心知她此刻未必会在意这些,但也要说上一句聊以**。

    而后铁风就选了一式“盘山断”,将其运力法门技巧手把手传授。

    这次学的倒是比学那晦涩口诀要快上不少。

    毕竟沈欺霞本就练熟了本门剑法,天下剑法多少也有些相通,对剑法的悟性要比对那莫名其妙口诀强得多。

    只是这学剑的过程未免有些暧昧,嘤嘤咛咛不断,脸红气喘,洞内空气似乎都跟着热了几分。

    若有樵夫走卒见了,必将夜不能寐,心如猿马,正直墨客见了,定是先探头雅望,而后回去谱写一篇文章,呜呼哀哉,大叹世风日下。

    ...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沈欺霞终于算是学会了这式剑法。

    铁风挪开一旁,长吐一口气,狠狠的甩了甩头,试图将一些不该记下的画面都甩出去。

    “..怎样,你现在什么感觉?”

    “..热..热..我好热..!”

    说罢,就是“刺啦”一声响,只见沈欺霞一把将自己身上的袍子给撕了下来。

    这突兀的画面使得铁风嘴角一抽,但心头却是一喜:她力量回来了!看来有戏!

    微微偏过头,又道:

    “你控制好心神,默念我刚刚教你的口诀,感觉身体更热时,照着那挥剑的法门对着岩壁砍!”

    沈欺霞几已快没了心智,此刻听什么就是什么,恐怕有人教她一头撞死,她都会依言而行。

    不得不说,铁风想出这个方法很野蛮,很粗暴,但也很有效。

    没过多久,铁风就听见一阵“咣咣咣”的声音。

    听到这阵响亮声音,终于稍稍的放下心来。

    看来是成了!

    也不知她药物所引发的那股欲念能不能随着内力一同宣泄出去。

    微微瞥了一眼。

    不得不说,一个几乎**的美人,拿着烂剑如野人一般的凿墙壁,这真是一幅震慑人心且世间难见的画面...

    只见她长剑挥的越来越慢,长发早就乱糟糟的四散飞舞,仿佛一个大鬼一般,只是发丝间偶尔透出的眼神,却变得越来越清明,似乎神志也在跟着快速的恢复着。

    看到这一幕,铁风再次长长舒了口气。

    心里既觉得庆幸,也有些男人本能的遗憾。

    大约过了半刻钟,那“咣咣咣”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沈欺霞已耗尽了身体最后一丝力气,在晕倒前,艰难的转过头,虚弱的说了四个字。

    “..谢谢你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