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走上前去,把自己外衫脱了下来,给她穿好,将那沾了许多灰尘,散落满脸的发丝认真的理了理,露出一副尚有些红晕的娇俏面容,瞧着那俏脸与娇躯,不禁又咽了咽口水。

    “我这是怎么了?”

    将沈欺霞安置在一旁,铁风强压住腹下的一股邪火,如奔命似,轻巧的跨过那碎了一地的熊尸碎块,跑了出去,不愿再在那充满暧昧气氛的洞穴中呆上半刻。

    阳光大好,草木明瑟,早秋天,枝繁叶茂,没有半点萧瑟之感。

    感觉比来时暖和了许多。

    舒展了一下四肢,心情也明媚了起来。

    兵不血刃,问题解决。

    不过还有一点想不通...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触发那三才剑经的法诀的?

    想到这个问题,铁风又奔了回去,见沈欺霞一脸熟睡的样子,捡起地上的癞皮铁剑,再次跑了出来。

    握着长剑,凝神不动,嘴里不时的念叨起那剑经法诀。

    听着鸟鸣风和。

    过了半晌,叹了一口气。

    “..没有感觉。”

    “见了鬼了?!”

    “肯定是哪里不对..似乎这剑诀要触发,需要极度的兴奋,或者心情激动?!”

    胡乱斩断了些长草,铁风将长剑丢在一旁,坐在地上,背靠在一棵大树旁发呆。

    看着天上白云,时而卷成一团,时而又舒做一摊,变化莫测。

    “...”

    难道武学功法也会和这云一般,受到情绪牵引?

    愤怒、欲火亦或是其他情绪?

    老头曾给我讲过:大凡内功修炼,最忌动怒,心思不定,讲究一个心平气和,不然顷刻间便要走火入魔。

    难道这“三才剑诀”使用却是相反的?!

    不合理啊...

    况且..这情绪哪里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天下也没有一门修炼的让人说激动就激动的法门啊..

    就算有,长此以往,这人不疯了才怪。

    总不能每次与人决斗前,都像之前那般..耳鬓厮磨一番。

    且不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就算有,我铁风恐怕也要成了天下最大的笑话了。

    铁风自顾自乱想了半天,终于还是以一声叹息做了了结。

    “唉..”

    一夜未眠,暖光微风下,一阵困意袭来。

    挪了挪身子,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的睡去了。

    ...

    数里外,一名身着蓝白相间衫子,约莫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正常朝西急奔着,正是白江剑门掌门,沈欺霞的父亲,沈不禅。

    若铁风瞧见,或许能认出这道身影,之前与卓家二老相斗的,正是此人。

    ...

    当日他收到执法堂大统领亲笔书信时,虽然信上未曾言明,但他也通过种种迹象察觉到,此次执法堂观剑礼恐怕要与往年不同。

    没过多少时日,便又听闻洛城执法堂与东靑教混战,全洛城最重要的三个人物,东靑王、执法堂骆统领、城主司马正义同时失踪,这可是江湖上许多年不曾发生的大新闻了,这更验证了自己先前的想法,恐怕执法堂此次要有些大动作。

    于是在派出了古山几人后,自己也将门派事宜吩咐下去,随后便起身北行。

    之所以没跟着古山他们一起走,一来是想给他们些历练机会,二来呢,本也抱着若无事便回的想法,若以掌门身份亲至,礼数、侍者、住所等等,各种方面都有所不同,未免显得有些太大张旗鼓。

    一路走来,却也不曾见到什么异常,本以为将是顺利的行程。

    万万不曾想到的是,重剑门的卓家二人,竟然趁着此次机会,不顾身份直接与小辈动手!

    当他赶到时,铁风与卓万钧已经相拼脱力,双双晕厥在地,而封都也在几人围斗中损了一臂,几人见到自己赶来,这才纷纷住了手。

    听古山简略的述说,怒气大起,二话不说直接剑指卓万仞,还不待一招使老,便声东击西转取姜寻,擒住了姜寻后,以其性命威胁,吩咐古山几人先行离开。

    卓万仞虽十分不甘,终究还是不想拿门中天才弟子的性命开玩笑,不得已,放了几人离去,明面上吩咐几个弟子照顾好晕厥的卓万钧长老,实际上趁着沈不禅不备暗施眼色,让他们稍后追击。

    待那几人走后,沈不禅自重身份,不愿轻毁诺言,还是将那姜寻放了开,而后便与卓万仞斗做一团,虽说他武功较卓万仞稍高,但怎么说也是要百余回合开外才有可能分出高下,况且卓万仞一路朝东去,拖延不战,更是一时之间难以奈何。

    两人且战且走,一路辗转战了数里,时间已过了许久,之前晕眩的卓万钧也醒转了过来,听门下弟子讲两位掌门打起来了,哪还敢耽搁,稍稍运了口气,便也跟着追了上来,这才有了铁风先前见到的那一幕。

    沈不禅以一敌二有些艰难,但情势如此,也无可奈何,只得凝神接战。

    期间多次险象环生,每次都幸而又幸的转危为安。

    初时还以为是那卓氏二老体力大耗,出招偏误,但次数多了,却有些奇怪了。

    毕竟两人都是江湖上的高手,绝无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误,况且每次要紧时候,总有些树皮,碎石之类的东西仿佛天助一般,帮自己一臂之力。

    三人毕竟不蠢,时候久了,都隐约猜到,似乎有高人在暗中相助沈不禅。

    卓家二老察觉如此,心知今日再多纠缠也无用,索性收手罢斗,也不想恼了那暗中出手的人。而沈不禅关心弟子与女儿,随意扯了块树皮,以长剑刻字,甩给卓万仞,算是下了战书,而后便转身离开。

    ...

    “却不知何人相助于我..来日得知,必要好好报答一番。”

    一轮白日已高高的挂在了天空上,沈不禅一边奔走着,脸上的愁容却半点不减,习武之人灵觉异于常人,他总隐隐觉得有些心神不安。

    “古山行走江湖多年,防人追踪的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们西行到了荒都,自然可以安稳无碍..或许,已经到了荒都了吧。”

    “我还在担心什么呢..?”

    担心的同时,也有些后悔,没有叫上一两位长老同行,若是如此,今日情势绝不会这般被动。

    “好在之前见霞儿没有什么伤势,真没想到,第一次让她出远门,便遇到了如此变故。”

    想到沈欺霞,他心里不安感更强了些。

    先前姜寻看自己女儿的那道毫不掩饰的眼神,无论如何也难以让他心安。

    “若敢碰她身子一下,我沈不禅追遍天涯海角也要将他碎尸万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