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不禅奔走了不长时间,便闻到了一股血腥气息,心里咯噔一下,运起轻功全力前行,没多过久,便见到了河边树下躺在地上的古山,和不远处正在掩埋那几具尸体的陆星柳。(书^屋*小}说+网)

    三人相见,具是一愣,沈不禅率先开口,以尽量镇定的语气问道:

    “怎么回事?他们几个哪里去了?”

    古山侧着头,苦涩答道:“师傅..都怪我..白师弟和封师弟,都遭了重剑门的毒手..”

    “重剑门...”

    沈不禅这时才瞧见,陆星柳那掩埋尸体的地方,露出了一个蓝白相间的衣角,那是白江剑门的服饰。

    上前查探了一下古山的伤势,见他虽然难以行动,好在尚不致命,这才稍稍放心些。

    “那霞儿呢?她怎么样。”

    “沈师妹此刻应该是性命无碍,不过..此事有些说来话长了..”

    听到这个问题,古山纠结无比,但毕竟不敢欺瞒师傅,只得将几人如何遭袭,两位师弟如何被害,沈欺霞又如何被下了药,最后铁风和陆星柳又如何前来相救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当讲到最后铁风抱走沈欺霞那段,却是不敢多言,只轻描淡写的讲了句“师妹中毒已深,只得劳烦铁兄弟。”

    待这些都讲完,沈不禅又问了几句话,陆星柳方才前来相见。

    “侄女陆星柳,拜见沈掌门。”

    “你是..?”

    “家父陆天南,曾多次提起过您。”

    “侄女快快请起!”

    “原来你是陆兄弟的女儿,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我与你父交情甚厚,你叫我沈伯伯就成了。”

    “恩,沈伯伯。”

    沈不禅无愧于一代掌门,虽说此刻突逢大变,却依旧神情自若。

    “这回还要多谢你了,若不是你及时出手相助,还不知..唉..”

    叹了一口气,又朝着古山问道:

    “那‘铁云’是什么人,年纪轻轻竟然能和卓万钧拼个五五之数?”

    “这个..就不知了,此人是我们先前半路所救,他曾对卓万钧说他是‘铁家剑派’的人,但徒儿心想,这多半不实,也不知他到底是师承何人,但却着实是个侠义之士!”

    沈不禅点了点头。

    “恩。”

    “既是如此,想必不会负了霞儿。”

    古山听了这句话,心中纠结更甚,但一时却不知如何开口,先前还准备瞒着师傅,索性就说是自己所为,但此刻看来,是绝无可能了。

    踌躇不已。

    ...

    沈欺霞很不知所措。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衣衫整齐,头发有些乱,但也不至于披头散发。

    先前虽说中了迷药,但却还是有记忆的,不仅有,而且印象极为深刻。

    清晰得记着当时自己的每一句话,自己撕扯开的衣服,还有最后倒地前瞧见的那张秀气脸庞。

    “是他..给我穿的衣服吧..”

    呢喃了一句,也不知是药性还未消或者什么其他原因,感觉自己浑身一震酥软,脸颊瞬间变得火热滚烫。

    “啐!胡思乱想什么呢..”

    站起身来,捏着鼻子跨过那地下的熊尸块,出了洞,瞧见了靠在树边睡着的少年,心里又涌出了一阵异样的感觉。

    轻手轻脚的走到一条小溪旁,将自己脸颊、手臂、还有头发上的污渍认认真真的清理的一番,又对着那溪水整理了许久,方才站了起来。

    蹲的久了,突然一站,血液不至,险些又要栽倒下去,捂着头晃了几步,这才定住了身形。

    此处虽无粉黛,但在沈欺霞分外的认真打理下,也把自己扮的别有一番明媚。

    在回去的路上,边走还边想着:我和他又没有怎么样,为何我会如此在意呢?

    对,我不在意,我不在意..我怎么会在意!

    之前那些事就过去了!我还是我!我是喜欢师兄的!

    沈欺霞给自己坚定的打了打气,这才大踏步的走回去,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女侠风范。

    但不可抑制的是,距离铁风越近,她的心就跳的越快,当走到他身边时,几乎要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不行,从来没有过这种异样感觉。

    摸了摸自己的脸,滚烫的似要着了火。

    正当自己双手不住拍脸,嘴中不停念叨“不紧张,不紧张..”的时候,却被一道有些嘶哑的声音惊了一跳。

    “你..好了。”

    “..么?”

    铁风也睡了不短的时间,被这她这一顿折腾,自然醒了过来,见眼前的沈欺霞不住的拍自己脸,加上嘴中似念咒语一般念念有词,不禁有些怀疑,她是不是神志出了什么问题。

    “啊!”

    回应铁风的,是一道尖锐的叫声。

    多亏旁边没人路过,不然定要以为这少年是要做出什么图谋不轨的事情了。

    “你..你你你..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我醒来了一会儿了..呃..你刚刚在干什么呢?”

    “什么干什么!我没干什么!你才干什么!”

    “啊..?”

    听着少女语无伦次的话,加上那转身如逃命一般跑走的背影,铁风不禁哀叹了一声:

    “这可坏了..她还是疯了!”

    站起身来,拍了拍屁古上的尘土,捡起了旁边的长剑,别在了腰上。

    愁眉苦脸。

    正在他琢磨一会该如何回去交待时,沈欺霞又回来了。

    “沈..女侠,你还好吧?”

    铁风上前几步,一把警惕的抓住了沈欺霞的臂膀,生怕她再发起疯来跑没了,毕竟论轻功,自己还是不如她的。

    沈欺霞见这少年抓住了自己,潜意识就是想将手臂抽出,刚使了半分力,却不知怎地,莫名其妙生了一股不舍,声音也变得非常温柔,甚至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发出这么柔的声音来。

    “我..还好,我很好。”

    铁风听了这道声音,骨头都要酥了,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心想:好在还性命无碍..只得带她回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医治的方法了。

    “那..我们回去吧?”

    沈欺霞低着头,声如细纹的说道:

    “我走不动...”

    说完,脸颊更红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