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欺霞趴在铁风背上,搂的紧紧的,生怕一松手就要丢了什么似的。

    铁风感受着背后佳人在耳畔呵气如兰,也不禁有些心动神怡。

    愉悦的时光总是显得分外短暂,两里路,仿佛几个眨眼功夫就过去了。

    虽说这“背负佳人精神爽”,但铁风毕竟还是脚力有限,走到后来时,已经行的甚慢,一路交谈了不少,铁风也确定了这沈欺霞神志已经恢复了正常,就是变得有些神经兮兮的,不过想来也要不了多久,好好吃上两顿,洗个澡,也就恢复了。

    历经了这么一番,两人的关系却有些不清不楚起来,恋人是绝对说不上,非要说的话,师徒却是更贴切些,但沈欺霞出于一些少女的隐秘心思,万万不想承认什么“师徒关系”,而铁风也觉得这么收了个徒弟,似乎有些莫名其妙,旁人真问起来这收徒缘由也难以启齿,索性也不提这茬。

    两人谈笑中,便就这么悠悠然的出现在了沈不禅几人面前。

    “..爹?!”

    沈欺霞瞧见了那张熟悉的面孔,惊喜的大叫道。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出现在此。

    而铁风听见这声大呼,又瞧见眼前男子的严厉神色,不由得大为尴尬,连忙将沈欺霞从背上放了下来。

    沈不禅眉头微皱,心想道:虽说他们二人多半已成了夫妻,但毕竟未行大礼,这个样子出现在外人面前,岂不是太不成话?!

    厉声喝到:“霞儿,你这成何体统!”

    虽说喝声严厉,瞧见如小兔子般蹦到自己面前,完好无损的沈欺霞,还是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无奈的叹了口气,简单的问了几句话,又从怀中掏出一个银白色的发簪递给了她,道:“女儿家的,也不注意点形象。”

    古山与铁风对这种女儿家的饰物自然不太在意,但陆星柳却是一眼就瞧出了那簪子做工精细,材料明亮无暇,是上等佳品,想来是这沈掌门老早就准备好,要送给女儿的礼物。

    “谢谢爹!”

    沈欺霞结果那发簪,满脸喜悦,虽说平日里大大咧咧,毕竟花季少女,终究抵抗不住这闪亮亮饰物的诱惑。

    沈不禅给她引见了陆星柳,而后就不再言语。

    陆星柳初始时见那女子从“铁云”背上下来,不知为何,蓦地心头生了一股不喜,随即便自觉不该,也不知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怪异的感受,待沈不禅引见后,便上前一步,道:“沈姐姐,我来帮你吧。”

    “好啊,谢谢妹妹了。”

    两人走到一旁树下,都是少女心性,没多一会儿,就熟络了起来。

    只剩下相顾对视的铁风与沈不禅,显得更为尴尬了。

    “呃..见过沈掌门..”

    待沈欺霞稍稍走开后,铁风上前两步,低头施了一礼,却未见回应,又上前了一步,再次施礼道:

    “小子铁云,见过沈掌门。”

    还是没有反应。

    古山躺在地上,瞧见这一幕也不禁大奇,掌门平时都是平易近人,礼数周到,今日怎地见铁恩公打招呼也不做个回应?

    铁风两次不见回应,不禁暗暗有气。

    这沈掌门未免有些太傲气凌人。

    索性抬起头来,拱了拱手,那是平辈相交的礼数,大声道:

    “沈掌门...”

    “大点声!”

    话音还未落,便被沈不禅以深厚内功盖了过去。

    铁风暗自纳闷:这家伙莫非有病?

    毕竟咽不下这口气,又用更大的声音喊道:

    “沈掌..”

    “太小了,再大点声!”

    “沈掌..”

    “太小,太小!”

    “沈..”

    “再大点声!”

    ...

    两人就这样如较劲一般,喊了十来个来回,声音都惊得林间鸟虫都朝着四方飞去,沈不禅每次都以内力压过铁风的声音,这一点使铁风郁闷不已,但也无可奈何,古山自是不明所以,沈欺霞与陆星柳也被这怪异的情景吸引去了注意,却谁也不知情况,更是不知该不该上前阻拦。

    ......

    “你他妈有病吧!”

    铁风大骂一声,这次沈不禅却突然闭口不语,使得这道声音响彻云霄。

    这一嗓子下来,众人的表情都变得精彩无比。

    很尴尬。

    沈欺霞已是惊的说不出话来,满脸都是担忧神色,她万万没想到,铁风与自己父亲刚见面竟是这般模样。

    刚想上前劝说两句,却被沈不禅给拦了下来。

    “说话难听了些,但毕竟不是懦夫,你若是一味忍让,为了霞儿,我必一剑杀了你。”

    铁风本来都做好了大打一架的准备,听到这番话,不由得一怔。

    什么意思?为了霞儿?沈欺霞?杀我干毛?

    脑子不好吧!

    “小子,我有个问题,如果你觉得不便,也可以不答。”

    “刚刚听你叫声中气不足,似是内力全无,不知你是如何和那卓万仞拼个五五分的?”

    “我觉得不便,我不答!”

    此事本就难以说清楚,更何况眼前这中年男子一副审问的样子,铁风自是不想说,若非看在古山和沈欺霞的面子上,恐怕更是连理都不想理这人。

    沈不禅也不着恼,毕竟事关女儿终身,为了尽快摸清这少年的性子,不得已才摆出这么一副姿态,大不了事后拉下自己这张老脸道个歉就是,反正到时候都是自家女婿,说起来也算不得多丢人。

    想的很清楚。

    见他一问不答,便又问道:

    “你师承何门何派,家中父母可安在?”

    “我师承何门何派不想和你讲,家中父母也不安在。”

    沈不禅见他答的痛快,却也不似说谎,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他见到两人亲昵归来,自是想好了两人的亲事,但毕竟事出突兀,不免担心这少年父母长辈从中作梗反对,既然没了此节,看刚刚那少年与自己女儿的交谈神态,想来也不会有太大阻碍。

    时已晌午,阳光明媚,透过树叶,众人的身上都被打出了点点光斑。

    而其中一道映满光斑的身影,却突然间深深的躬了下去。

    “小兄弟,沈某刚刚冒犯了,再此给你赔个礼。”

    总体来说,眼前这少年,算是通过了自己的考核了。

    铁风见那沈掌门突然就变了语气,更是觉得惊奇:

    这家伙虽说和他女儿一样神经兮兮的,似乎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

    还了一礼,答道:“呃..则个..小子刚刚也有些无礼,咳咳,沈掌门,则个,你徒弟和女儿也安全了,要是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铁风平日里行事自在惯了,不习惯这些文绉绉的礼数,想着既然此间事了,赶紧去荒都大大的饱餐一顿才是硬道理。

    沈不禅闻言,点了点头,道:

    “恩,我们这边近日也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与重剑门这笔账还要好好清算清算。”

    “不知铁小兄弟何时来我白江剑门?”

    铁风愕然地问道:“啊?我去你们白江剑门干什么?”

    “自然是与霞儿成婚。”

    沈不禅答的理所当然,似乎很纳闷这少年为何会问出这种问题一般。

    “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