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掌门,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铁风好一阵无语。

    “恩?”

    沈不禅双眼一凝。

    “我问你,霞儿身上的毒,是不是你解的?”

    “没错...”

    铁风答后,随即恍然。

    怪不得这家伙对自己百般审问,想来是因为我和他女儿发生了什么不清白的事情。

    正待再解释时,却突然听到“嗖”的一声破空响,众人抬头看去,只见到东边的天空上绽开了一朵巨大的赤红火莲花,虽是白天,却依旧很醒目。

    沈不禅见了这道焰火,眉头一皱。

    那是火莲派召集门人的暗号。

    难道火莲派也派来了大批人马?

    火莲派偏居北荒一隅,地盘很大,门人众多,行事蛮横霸道,不远千里大举来此,这事情绝对有些不对劲。

    想到这里,沈不禅直接丢给了铁风一个令牌,说道:

    “铁小兄弟,你再仔细考虑一下,若要找我,来到白江剑门,他们见到令牌自会好生招待。”

    “陆侄女,此次事出仓促,不能再此多做耽搁,我们几个这就要去荒都,你跟不跟我们一起?”

    “沈伯伯,你们先去吧,侄女就不跟着打扰了。”

    “也好,这里最近不安稳,你一个姑娘家出门在外小心些。”

    沈不禅嘱咐了一句,横抱起古山,便欲离开。

    “霞儿。”

    “霞儿,走了!”

    沈欺霞心头有些莫名的不舍,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跟着离开了。

    她很想对铁风说一句“你要记得来看我。”

    终究只是嗫嚅了一下嘴唇,没有说出口。

    铁风就这么愣愣的盯着那突兀离去的几人背影,喃喃念叨着:

    这什么情况?

    话都不说完,说走就走?

    掌门果然不是正常人当的..思维就是与众不同。

    好在这几人走了,也能歇一口气,此刻只剩了铁风与陆星柳两人,气氛瞬间就变得安静了许多。

    安静的有几分怪异,连偶尔风吹树叶带来的沙沙声都异常的清晰。

    “铁云是么?”

    “...是。”

    “你也是用剑的?”

    铁风也不说不准为何要谎称自己是铁云,只是当时脑子一抽,就脱口而出了。

    但此时若自承身份,那就更是不便了。

    赶紧转移话题才是硬道理。

    “呃..是啊,柳.陆姑娘,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荒都。”

    “那刚刚为何不跟那沈掌门他们一起走?”

    “我为什么要跟他们一起走?”

    “...没什么。”

    铁风捡了几个遗落在地的剑鞘,试图把腰间别的癞皮剑塞进去,均是无果,这剑太粗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暗暗决定,到荒都之后,得打个趁手的剑鞘去,不然实在不雅观。

    正当他想一如往日那般搜刮尸体上的财物时,瞥见了陆星柳那道似乎在暗中观察自己的眼神,随即收了手,改为帮助尸体理了理衣服。

    很生硬。

    “一起走?”

    陆星柳突兀的问道。

    “..你在问我么?”

    “不然呢?”

    “..走哪去...”

    “荒都啊。”

    铁风站起身来,瞧向陆星柳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惊奇,道:

    “你怎知道的我要去荒都?”

    “你肚子都叫了五六声了。”

    ...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诡异,两人随意收拾一番,就这样草草上路了。

    路途中沉默占据着主导,陆星柳觉得这少年怎么看都有些怪异和熟悉,而铁风也不敢多言,生怕这心思活络的少女听出什么端倪,就这样默默的走着。

    期间还遇到了一伙人,为首一人驾着高头大马,白色袍子上绣了三朵火莲花。

    那人停在铁风面前,大声问到“小子,有没有见过几个人骑黑马路过,为首之人脸上带着半张银白色面具。”

    虽说此处距离荒都不远,但像他所说这般辨识度高的家伙,铁风是真没见着,况且就算见着了,也不想回答这无礼之人的问话。

    随口答了几句,那伙人就走了,倒也未做什么刁难。

    还未到黄昏,两人就走到了荒都的左近,来往江湖人士也越来越多,大多都是谦谦有礼,来到荒都,装也要装出一副和蔼面孔,浑然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肃杀气息。

    想到一会进了城,两人多半要就此分手,铁风还是忍不住问道:

    “陆姑娘,你这次去荒都是做什么那?”

    “我是来参加执法堂观剑大会的。”

    “和古山他们一样,也是来观礼的?”

    “不,我是来参加考核的。”

    考核?

    铁风听了这个答案,一时之间还有点懵。

    他本来就不太清楚这执法堂观剑大会是观个什么。

    此刻听到“考核”,更是不知所云。

    “你呢?”

    陆星柳问道。

    “你来荒都是干什么的?总不会是单纯的为了吃饱肚子吧。”

    “恩...”

    铁风沉吟了一下。

    其实真的不知道自己来荒都是干什么的。

    凑热闹的?

    这么说岂不是太丢人了。

    “我也是来参加考核的!”

    “哦?”

    陆星柳扬了扬柳眉,显然这个回答倒是颇有些出乎意料。

    “你说你也是来参加执法者选拔考核的?”

    这回可轮到铁风吃惊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所谓的考核,竟然就是选拔执法者的意思!

    天下一万种职业,恐怕和自己最不搭边的就是执法者了!

    但刚撂下的话,总不能马上再咽回去不是。

    “呃..对对..我就是来参加执法者选拔考核的。”

    铁风很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自己没事非要跟这个风干嘛。

    “你为什么要来参加?”陆星柳又问道。

    “...那你为什么要来呢?”

    “我爹爹要我来的,他要我完成他的愿望。”

    提到陆星柳的爹爹,陆天南,铁风心里有着无数个问题想问,但这当头却是决然开不了口的。

    却总觉得‘完成他的愿望’这个说法怪怪的。

    “什么愿望?当执法者?”

    “差不多吧。”

    陆星柳偏过了头,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言。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来参加选拔?”

    铁风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这个话题终究还是没转移得开。

    端正了一下表情,一本正经的答道:

    “兴趣使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