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都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大,非常的大!

    那是一种特殊的“墙外墙”城市。(书^屋*小}说+网)

    此处本是古大阳国的国都,说起来,还是当年“令吾之乱”的发源地,也就是令吾盗取大阳心经的地方,作为古时国都,本就算是个不小的城市了。

    但在当今乱世之中,天下百姓最大的愿望就能寻得一处安稳的所在,而执法堂北荒总部所在的荒都,自然就成了流民、小贩、富商所向往的地方,虽说竞争较他处更为激烈,但至少是一座能用道理,而不仅仅是用拳头解决问题的城市。

    也正因为如此,前来讨生计的百姓随着时间越来越多,原本的大阳国渐渐的装不下这么多的人口了,二百年前,当时的荒都城主与执法堂相商,获取的商会的支持,决定扩建荒都——在原本的城墙外,再次建了更高更宽的四面外墙,请了不少能工巧匠,开山填河,砍树磊土,耗时七年才完成这项壮举,经过这次扩建,荒都也成了北荒乃至整个大陆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座巨城,这便是这座墙外墙,城外城的由来。

    而在这高耸的外城门下,此刻却多了两道颇为招人注目的身影。

    女子一身黑衣,在这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虽说有些与众不同,但还不算太过特立独行,而一旁的少年就显得有些个性了。

    那少年满身血污,腰间还别着一把锈了的粗铁棍,走起路来还四处张望,似乎丝毫没觉得自己的穿着有些违和。

    正是铁风与陆星柳。

    这荒都人员驳杂,也时常会有些受了伤,亦或是与人争斗回来的江湖人士,但基本上都是行色匆匆,赶紧换一身行头,似铁风这样大摇大摆的绝不多见。

    毕竟在荒都区域内杀人可是不大光彩的事情,若被执法者瞧见,或许少不了一番盘问,虽说执法堂规矩不问江湖事,但江湖人士,大多也少不了一些黑历史,万一一不小心说漏了什么,面子上不好看不说,这行程恐怕也要耽搁下来了。

    至于铁风为何四处张望,自然是想一门心思寻些饱腹之物了。

    ...

    两人进得城来,铁风二话不说,就拖着陆星柳去找酒肆饭馆,乍看见城门内不远处街边有一家面铺,掌勺的伙计正往一口大釜里舀汤,那热腾腾的香气弥漫开来,勾引得肚子里馋虫越发猖狂,急吼吼冲了过去。

    “两大碗面!”

    “不,四大碗!”

    瞧得铁风那急不可耐的觅食模样,陆星柳几乎笑趴在食案上,可算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饿鬼下凡。

    “民以食为天,我今日方才真正知道。”

    铁风闻着一旁传来的面香,咽了咽口水,拈起一双竹筷,摇头晃脑的敲了敲案面。

    “古人云:‘吃得饱才知礼仪,穿得暖才会开心。’人嘛,自然是不吃不成的。”

    陆星柳先是一怔,而后更笑得欢乐:

    “哈哈,那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你这家伙,长得倒像个书生,面相文文雅雅的,说起话来倒是粗糙的紧。”

    说话间,四碗热气蒸腾的汤面端了上来,铁风捧起碗来,先嗦了一大口汤水,三下五除二地将满满三碗汤面统统扫荡干净,无限留恋的舔舔嘴角,满足的叹道:

    “啊~~~饱了,饱了..”

    蓦地,马蹄声如风雷急奏,一队人马从眼前疾驰而去,扬起了不少尘土,引发了路人很大不满,但那伙人多势众,而且来去匆忙,顶多只能等他们走后骂骂咧咧一番。

    才过不一会儿,又一队人马掠尘飞过,和前队同一般的服饰,前面的尘埃未落,后面的尘埃又加了上去,渐渐的给这条街织出了一张暗黄的帘幕。

    荒都城大地大,在外城区是准许驱车驾马的,但大多情况都是缓缓而进,虽未明文禁止不准跑马疾行,但毕竟荒都高手如云,稍不留意,指不定就惹了哪位脾气不好的高人,类似这种当街跑马的情况,绝不多见。

    “这是做什么?这么嚣张?”铁风张望着。

    那掌勺的伙计哀叹道:

    “这些是火莲派的人..据说也是受邀来参见观剑大会的,真是搞不懂,执法堂怎么会邀请这种野蛮的帮派来。”

    “哪里是野蛮!根本就是野人!”

    旁边一名食客听了这句话,瞬间就激动了许多,连食案上握着剑鞘的手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这位大哥..不知这什么火莲派,到底干了啥天怒人怨的事来了?不妨给我们讲讲?”铁风看了这般反应,好奇的问道。

    “不怕你们笑话,我本来是千里迢迢参加执法者考核来的,可是这帮火莲派的畜生..他们竟然直接将那考核报名处给围了起来,想要通过,要不然就给他们交什么狗日的“供奉”,其实就是勒索钱财!要不然就不让你进,就算硬闯过去,事后也绝不让人安生。”

    “简直就是一群流氓!”

    听了这般回答,铁风觉得更奇了。

    “难道他们这般行事,荒都执法堂不管?”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

    “如果他们敢勒索平民百姓,执法堂必然是要管的,但这执法者考核不比一般,既然决意要当执法者,这些子阻碍自然要自己想法子解决...但是像我这种无依无靠的,上哪里去和这么一个大势力对抗!”

    “也正因如此,我已经来到荒都十来天了,却连名都没报的上,若就这样灰溜溜回去,也太不甘心..唉..只盼望老天派个英雄来,将这些垃圾解决掉才好!”

    众人闻言都是叹了口气,想来对这火莲派的行事都有些不满,但正如那食客所言,单枪匹马毕竟没法和这种人多势众的大门派相抗衡,一时间都有些无奈,好在此地尚在执法堂庇佑下,这些蛮人倒也不敢做出太过火的事情来。

    ...

    两人吃饱喝得,结了账,便离开了。

    “我想起了一个人,他功夫算不上太强,但若是听说这种情形,必然要挺身而出,就算打不过,也要和那什么‘火莲派’斗上一斗,你说这人可笑不可笑?”

    并排走在街上,陆星柳似很随便的问道。

    “恩...我倒是挺佩服这种人的,是个好汉子。”

    “没准你们见了,或许很谈得来也说不定。”

    “唔...或许是吧..有机会可以给在下引见引见。”

    铁风尴尬而艰难的硬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