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及时的出现了一家布庄,打断了铁风的尬聊。

    店里的伙计很机灵,见了铁风这一身的血污,立马就猜出个七七八八,直接把二人引到侧室成衣间。

    他处布庄大多来人还需选布、搭色、量体、裁衣,而荒都人员来往颇杂,很多江湖人士稍停即走,不愿多等,况且大多对款式也无太多要求,因此很多布庄都推出了“成衣”的说法,挑好就换,换好就走,很是方便。

    “少侠、女侠,您二位来得是时候,最近人多卖的快,这些衣衫很多都是本店专门请神针王麻亲制的,用的都是上等料子,保证结实耐穿!”

    铁风虽瞧不出这用料好坏,但不得不说,这里的衣衫要比自己见过大多的衣衫都精致的多,扣子、针脚、袖口,每一个地方都缝的很细致。

    随手选了件看似低调的,在身上比了比,觉得还不错,索性就现场换了上。

    之所以选个这个,倒不是因为铁风想作风低调些,而着实是因为囊中羞涩,只有之前从在古山他们行囊中翻淘出的几十两银子,来到荒都,这衣食住行都还用得着,要买个衣衫花费太多,那可不值数了。

    “伙计,我就选这个了,你带这位女侠也去挑一身吧。”

    那伙计见铁风也不问价,二话不说就换上了衣衫,神情瞬间一喜,干劲也高昂了许多。

    “得嘞!”

    伙计用一种看财神爷的表情,对着铁风竖了竖大拇指。

    “大爷您这会挑,您选这件金丝翡玉衫是我们的镇店之宝,刀砍不坏,斧劈不烂,偏偏看起来又和平常布衣毫无区别,是神针王麻近些年来最得意的作品!”

    “大爷您在这稍等,我带这位女侠去挑选。”

    待那小伙计和陆星柳乐呵呵的走后,铁风心脏都跟着一抽,那伙计赞叹自己眼光的言语,听到耳里当真是半点高兴不起来,扯了扯自己身上的“金丝翡玉衫”,突然有点后悔。

    随手一挑就是镇店之宝?!

    等待的功夫,又来了一伙人,都是粗枝大叶的打扮,每人身上都负着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一言一行都透着股凶悍之气。由另外的伙计引进来,随意挑了几件衫子就去付了银子,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出门前为首那汉子还毫不避讳盯着铁风瞧了又瞧,皱着眉摇了摇头,这才离开。

    铁风正疑惑间,陆星柳便从旁边的房间走了出来,只见她换上了一袭白色劲装,将身段曲线勾勒的极为动人,于明媚中平添了三分英气,仿佛天仙来巡视凡间。

    “铁风少侠,你看我这身如何?”

    陆星柳声音还是那般的轻灵。

    “啊...很好,好美..”

    铁风突然从呆愣中回过神来。

    “恩..?陆姑娘,铁风少侠是谁..?”

    “..没什么,一个故人的名字,刚见你神态和他有点像,随口叫错了,实在惭愧。”

    挑了挑柳眉,又认真的叫了声。

    “铁云少侠。”

    伙计乐呵呵的从后堂走了出来。

    “二位,这两套衣衫可还满意?”

    铁风其实很想找茬,说不满意。

    可是刚刚等待的功夫,已经用手狠狠的扯了扯身上的金丝翡玉衫,偏偏这看似普通的布衣,竟然结实的匪夷所思,虽说那伙计号称其“刀劈不坏,斧斩不烂”未免有些夸张,但自己显然不可能较真的当真去砍一砍。

    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

    “好嘞!”

    “我带大爷去付银子!”

    铁风转头微微一笑,让陆星柳在此稍等,而后快步追上了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的伙计,小声叫道:

    “伙计,伙计..”

    “伙计!”

    “啊?!大爷,您叫我?”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

    “大爷,您吩咐!”

    “我们这是去哪儿?”

    “噢~~大爷,小的忘了说,您选这东西价格比较高,所以要去掌柜那儿付银子,小的不敢收。”

    铁风瞬间脚步慢了许多,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当年那家的猎龙镇铁匠铺。

    难道是业报要来了?

    “大爷,您是脚受了伤了么?小店也有些伤药,您要是需要小的给您去拿去。”

    “不必...恩..伙计,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恩..?我..忘了什么?”

    “哦..!您是说您换下了的那套脏..额旧衣服,我给您都包好了,到时候您直接一起带走就是!”

    “咳咳..”

    “伙计,我是说,你还没告诉我这两套衫子多少银子..”

    “噢..!这个啊,大爷你放心,最近我们这儿生意好,掌柜的开心,把零头都给抹去了,您这两件加起来平时要五百三十两银子,现在五百两就够!”

    “...”

    “...你是说,这两件衫子‘只要’五百两银子?”

    “对,没错啊...”

    伙计话音刚落,未发现铁风神色的异常,径直推开了一扇门。

    “何掌柜,这就是我们的贵客,铁少侠,他把金丝翡玉衫和白莲锦衫给选走了,小的不敢收钱。”

    不知不觉,铁风便被引到了内堂,只见一个干巴巴的黑瘦老头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对着一个白玉案子,摆弄一个旧算盘,长着一张看上去就不好说话的脸,偏偏见了自己还要强行挤出一抹僵尸般的笑容。

    “哎呦,贵客您好,少侠一看上去就气度不凡那!所谓英雄配宝剑..”

    那何掌柜本想说“英雄配宝剑,大侠着玉衫”,话说了一半,瞥见了铁风腰间别着的土黑色癞铁剑,神色稍稍有些尴尬,后面那句话也说不下去了。

    “少侠您是用银票还是...现银?”

    五百两银子不是小数,如果现银拿在身上,那也是好大的一包,掌柜的虽见这少年身无别物,但还是习惯性的问了一句。

    “恩..掌柜的..”

    “我想问一句,就是单纯的问一句啊..”

    “你这里有没有这种说法,买了东西呢,先回去试几天,也就那么三四天吧...试好了回来再付钱..”

    “在我老家,就有人这么做的..唔..生意很不错。”

    却不想,此话一落,那何掌柜脸色突变,比唱戏的变脸还要快些。

    “小驴,你去叫王二王三兄弟过来。”

    一阵尴尬的沉默过后,只见两个壮汉从门外走进,一左一右站在了铁风身前。

    这等情形简直在熟悉不过了...铁风曾经就和铁无发干过无数回,却不想如今风水要轮流转了。

    “铁少侠,这里生意一贯不错,你说的方法却是不必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荒都最基本的规矩,如果有人不合规矩,就算执法堂也管不了!”

    正当掌柜义正言辞的发表完言论,欲起身拍案以壮声威的时候,却见到另外一个小伙计毛毛躁躁的破门闯了进来,见到这阵势先是一愣,而后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掌柜的旁边,在那掌柜极为不耐的眼神下,强行上前附耳轻语:

    “慈悲门的人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