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听了这道声音,铁风心头一紧。

    “你认识一个叫铁风的人么?”

    陆星柳上前两步,又换了一种问法。

    明月斜照,将那纤细的影子拉的更长了,拉到屋檐下,又打到了黑黢黢的墙角旁。

    这个问题很难答。

    铁风犹豫了一番,却不转身,握剑柄的右手更紧了些,手指都挤的有些发白。

    “你要找这个叫铁风的人?”

    “是的。”

    “你找他做什么?”

    一阵短暂的沉默。

    秋很空,夜很冷,铁风却感觉身后人似乎比这寒夜更冷。

    “杀了他。”

    三个字刚落,便听到几声轻轻的扑扇扑扇声,而后便在顶上不远处飞开了几只铜棕色的小雀鸟。

    又是一阵死一般的沉默。

    铁风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三个字。

    隐约觉得,似乎有些不对。

    却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心乱如麻。

    手臂在袖口内微微的颤抖,又被强压了下去,眉头皱的犹如大岭间的鸿沟。

    难道是因为那日苍梧顶上的事情?

    铁风至今为止,对当日苍梧顶上的记忆还是些细碎的片段,如果说眼前的少女真有意杀自己的话,也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自己当日乱剑之下,杀害了陆天南夫妇。

    “你...”

    “..父母还好么?”

    铁风没想到,自己说出的话竟然如此嘶哑。

    “不好,他们都不在了。”

    “...”

    铁风猜想过这种答案,这也是他心中最恐惧的一种答案。

    听到眼前的少女亲口说出,仿佛自己的心脏沉到了深邃漆黑的江心,被湍急的旋涡一点一点的绞碎,卷了下去,沉到江底,化成砂与灰。

    “拿着吧..”

    铁风转过身,将手头长剑递给了陆星柳,却有些不敢看那张俏脸,不过不难想到那一副冰冷的表情。

    心里百味杂陈。

    “..柳儿。”

    若出于其他原因,他或可以继续隐瞒自己,但知道了这件事,内心的骄傲却不容许他的逃避。

    “你是铁风..?”

    陆星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语气有了一丝颤抖,但铁风还沉溺于一种哀伤自责的氛围中,未曾发觉。

    “是。”

    “你...”

    “来吧..”

    铁风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若是自己杀了陆天南夫妇,说什么也于事无补。

    本可以反抗,也可以逃走,却不知怎地生了一股哀伤,感觉世界都索然无味。

    她要杀,就让她杀了算了。

    “咕咕咕..”

    “咕咕咕..”

    秋天竟然会有蛙鸣。

    镇里老人说,秋天的蛙,鸣的是寂寞。

    生死一闭眼,没什么大不了的。

    心情从开始时那股对死亡的恐惧,逐渐转成了一种洒脱。

    铁风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心情,似乎这一剑下来之后,就会挣脱了束缚,云游霄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铁风闭目等了许久,也未闻有什么动静。

    “当。”

    一声长剑落地声。

    ...

    铁风睁开眼,胸口多了个白色的影子,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有的只是一种让人心旷神怡的柔软,也没有鲜血,有的是汩汩不停的眼泪。

    看着颈下的青丝耸动,嗅着那馨香的少女气息,感受着腰间的玉臂环绕,铁风完全不知所措,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双臂如此多余,悬在半空,竟无处安放。

    过了良久,才试探性的搭在了眼前佳人的肩背,一瞬间,仿佛自己整个心都软了下来,一种异样的思绪充斥着整个大脑,第一次觉得,似乎世上还有比练成绝世神功更让人激动的事情。

    “咕咕咕..”

    “咕咕咕..”

    还是那个蛙鸣,似乎其中也跟着凝了一股痴意,所谓意中人,人中意,则那些无情花鸟也情痴,大抵如此。

    时间都定格在了这一刻。

    一个梨花带雨,一个满脸茫然,谁说幸福表情不能是这般?

    ...

    过了良久。

    铁风是被几记粉拳敲醒的。

    “我..”

    “我刚刚只是突然有些情绪不对,我不是想抱你的,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多想!”

    “你别多想!”

    陆星柳似乎突然回过神来,慌忙捂着胸口后撤了两步,不过脸上的一抹红晕显然是在和那语无伦次的言语唱着反调。

    “..你。”

    “不杀我了?”

    陆星柳狠狠的剐了一眼这极为不解风情的少年,恨不得想让他把这大煞风景的话吞下去。

    “骗你的!傻子!”

    “你可真厉害啊,一路上和我斗智斗勇,宁死不承认你是铁风?!”

    “若不是诈一诈你,真不知你还要瞒我多久!”

    陆星柳嗔怒的瞪了一眼,铁风见了这副表情,哪里还能不懂,原来是自己多虑了,想到眼前少女并不是真要来杀自己,一时间欣喜的情不能已,仿佛从地狱走上了天堂,完全不顾眼前少女的愤怒表情,傻笑着冲了上去,一把就搂住了了她。

    “你干嘛?!”

    陆星柳再次将这莽莽撞撞的少年推开一旁。

    铁风自知失礼,讪笑了两声。

    “呵呵..呵呵..”

    “说吧,为什么你两次连招呼不打就走了?!”

    铁风闻言一愣。

    “两次?”

    随即两人就聊起了当日在如音客栈第一次分别后的事情来,铁风将其中丹田被废去和被红炎搭救的一节给粗略带了过去,而后聊到那日苍梧顶上事时,铁风也终于将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当日铁风发狂之后,无差别的乱劈乱砍,陆天南见状不妙,带着妻女直接从崖上跳了下去,毕竟带了两人落地时受了些轻伤,但也不算大碍,当铁风将那崖顶人尽数杀死晕倒后,陆天南再次上崖,将铁风也给抱了下来。

    几人逃到一个山洞中休息,没多久又听到似乎有人接近,虽不知是敌是友,但那种情况下却不敢冒险,只得将铁风放在洞穴中,以稻草掩住洞口,并且扯了块布留了字,三人先行离开。

    铁风听到这里的时候,眉头微皱。

    有点不对。

    蒙天大哥说过,是在一个大树下救得自己,并不是在洞中啊,况且自己也没见到过什么留了字的布。

    以对蒙天的了解,他绝对不可能在这种事上骗自己,而陆星柳更是不可能说谎。

    这是怎么回事?

    “你在布上留了什么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