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星柳脸颊一红。

    “没什么。”

    “总之,就是让你等我们来,你却自己走了!”

    “我..”

    “后来你们又回去了?”

    说到这里,铁风见到陆星柳面色一暗,眼角着着一道掩不住的哀伤。

    “爹娘他们...”

    “他们已经被害了...”

    ...

    两人聊了几句,将那藤椅搬到一起,并肩对着夜空,对着圆月各怀心事,一夜无话。

    ...

    次日晌午,荒都内城某处。

    “小子,站住!”

    “哪个门派的?”

    “你们..干什么?”

    “我..我是白马宗的人。”

    一名青衣少年走在路上,突然被几名蛮横的白衣人拦住了去路,本来意气风发的白皙面孔,见了那几张凶神恶煞脸,和几口突然拔出的明晃晃大刀,瞬间就怂了下来。

    “我爹是白马宗宗主,冯白马。”

    那少年不说还好,这一句话落下,瞬间那几名白衣人眼中闪出了炽热的光芒。

    “噢..久仰,久仰...既然是白马宗少主,那咱们也不为难你,一千两银子,你就可以过去了。”

    “你们..你们..”

    “我是来参加执法者考核的,你们岂敢拦我!”

    “啪!”

    一声脆响,少年白皙的脸上多了一道浅红的巴掌印,接下来便是一阵哄笑。

    “夸你两句你倒是上天了,老子拦的就是你,谁他妈管你是白马宗还是黑驴宗,到了这儿!瞧见没。”

    说罢,一名白衣蛮子上前两步,一手揪着那少年的领子,一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上面绣了一朵火红的莲花,绣的精致,倒是和他面相极为不符。

    “都要交供奉!”

    “火..火莲派?!”

    “你们就是那无恶不作的火莲派..?!”

    “啪!”

    少年右脸又出现了一抹对称的巴掌印,随着浅红的浮现,白衣蛮子左手一松,那少年一屁股便栽在了地上,极为狼狈。

    “哈哈哈..”“就这娘们似的家伙,还来参加什么执法者考核?”“要我看啊,不如去怡红楼考核考核,没准能混个头牌,哈哈哈哈...”

    瞧着众人极为轻蔑的戏笑,那少年捂着脸站了起来,颤抖的指着眼前嘲笑不止的白衣人。

    “你们..你们欺负人,你们是坏人!”

    “爹爹说过,遇到坏人我可以出手..可以出手杀坏人的!”

    说罢,那少年拔出了一把极为漂亮的长剑,剑刃如水波,一看便是名品。

    “他刚刚说什么...”

    “他好像说,他老子告诉他,可以出手杀坏人..”

    “那他拔剑干什么。”

    “似乎是想杀我们呢。”

    ...

    “哈哈哈哈哈...”

    又是好一阵哄笑。

    “小子,你老子有没有告诉你,在荒都杀人是什么后果的?”

    那白衣蛮子上前两步,轻蔑将那剑尖拨到一旁,居高临下的瞧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头的粉面小子。

    “爹爹说过..来到外面不要惹事..”

    “可是...”

    “可是个屁!”

    “老子没耐心给你废话,赶紧拿供奉来!”

    说罢,周遭几名白衣莽汉都跟着围了上来。

    “我..”

    正当那几名火莲派人准备拳脚相加时,却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

    “我帮他拿!”

    回头看去,只见两道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左边少年剑眉灰衫,腰间别着一把不怎么雅观的长剑,右边则是一名面如天仙般的少女,一袭白衣,俏脸美目,任谁看了都不禁心神一荡。

    正是铁风与陆星柳。

    “小子,你是谁?”

    “我是他朋友,他的供奉我帮他拿了。”

    铁风淡定的走上前,在周遭几人凶恶的目光下把那坐倒在地的少年拉了起来。

    “我..我..”

    “大侠谢谢了.我叫冯孟然..大恩,来日必报..!”

    铁风瞧着眼前这油头粉面的少年,无奈的摇了摇头,刚刚他拔剑的一刻,铁风隐隐感受到了一股强悍且隐晦的波动,若这少年真的挥剑砍出,恐怕眼前这几个火莲派门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也不知这家伙是不是练功练坏了脑子,竟然被人扇了两个嘴巴子都不还手,坚信他爹爹讲的“不惹事真理”。

    也是个奇葩。

    “小子,你说你替他拿供奉,那倒也行,你们三个,一共三千两,交出来吧。”

    一掌大手摆在了眼前。

    旁边的几名白衣人将三人团团围住,其中有几个不老实的眼神一直在陆星柳娇躯上打转,铁风本也不想在这荒都内闹得太大,但见了这几道令人不爽的眼神,瞬间就盖住了心中的顾虑。

    “没问题。”

    陆星柳见到了铁风嘴角的那抹笑容,悄悄的后退了两步,她知道,接下来恐怕就不那么和平了。

    ...

    “三千百两挺重的,你能拿得动么?”

    “...你能拿得出来,我自然能拿得动。”

    “那如果..”

    “..没有手呢?”

    话音刚落,众人只见黑光一闪,而后便又一根臂断手高高飞起,“啪嗒”一声又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就是一阵令人心悸的哀嚎,那冯孟然见了这血腥的一幕,哇的大叫了一声,瞬间就跑的不知所踪了。

    火莲派众人见这少年竟然敢当街伤我大火莲派的人,怒吼着上前欲将其擒下,却不想刚挪了两步,又是几道黑光闪出,所有人都小腿一痛,栽倒在了地上,最夸张的那位嘴张的能塞进四个鸡蛋,瞪着双眼惊骇的瞧着眼前这如恶魔一般的少年,还有自己那被一剑斩断的断肢。

    擦干了长剑收了回去,地下多了一支手臂,还有十二截小腿。

    毫不容情。

    场面非常血腥,惊得后来者都不敢再踏足此地,生怕搅入了是非。

    解决掉了这些拦路者,铁风也不想再和他们多做废话,直接带着陆星柳前去,回头时,却发现她脸上并没有想象中的惊异与对这血腥场面的嫌弃,反而还擒着一股淡然,仿佛这些人的哀嚎不能在她心中激起什么波动。

    果然,她和以前不一样了。

    “你刚刚眼睛怎么了?”

    陆星柳边走着边问道。

    “什么眼睛怎么了?”

    “...没什么。”

    “我们走吧。”

    铁风疑惑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女,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不知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