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急促的口哨声过后,铁风便隐隐听见四面八方涌现了许多的凌乱脚步声,估摸着至少有百余号人,虽说听上去还有些距离,但显然都是朝着自己的方向来的。(书^屋*小}说+网)

    不难猜到,这多半是火莲派的人。

    铁风与陆星柳继续向前走着,该来的总要来,索性先把要做的事情做完再说。

    沿着石子路直行,此处原本是一个马场所改,周围都被火莲派的人所霸,因此异常空旷,行了大约一刻钟的功夫,一个灰棕色瓦房映入了两人的眼帘。

    瓦房不大,原本是小马倌的住所,估摸着顶多也就能容得下十来个人的样子,若不是房门两侧各站着一个向铁风点头示意的身着执法堂长袍的男子,恐怕任谁瞧了,也想不到这简陋的地方就是执法堂考核的报名处。

    没有想象中的熙熙攘攘排起长队,相反的,几可称为门可罗雀了。

    门口除了那俩执法者以外,一个人没有。

    “呃...请问,这里是执法堂考核的报名处?”

    铁风上前拱了拱手,一边问着,一边抻着头朝着屋内瞧去。

    “没错,恭喜,今天两位是第二个来此报名的。”

    一名白袍男子笑着答道,对眼前少年身上沾染的些许血迹早已见怪不怪。

    “近日来报名的人,几乎没有几个衣冠整洁就能走到这里的,就算有个别的交了“供奉”进来,基本上也都被屋内人给赶了出去,如二位这般,已经是整洁的很了。”

    那男子见铁风在门外踌躇不进,以为是他担心自己着装之故,还专门热心的提醒了一句。

    其实铁风却并没有想那么多。

    只是被门内隐隐约约传来的对话引去了注意。

    “我真不是贿赂他们才进来的,我是趁他们不注意...溜进来的!”

    “你溜进来?就你这身材还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溜进来!你是会什么绝顶轻功,还是会隐身啊?”

    “我会隐身..”

    “等等等等...您别打我啊...!我是说,我会障眼法,我会变成石头,要不您先坐下,我给你变来瞧瞧。”

    “去去去!当这是什么地方了?!这是执法者考核报名处,不是你杂耍的地方,你要会杂耍应该去东头找戏班子去,知道不?!赶紧带上你这破兜子破布破棍子给我离开这里!”

    ...

    随着一阵叮叮当当和哀嚎声,一根黑黢黢的粗铁棍溜溜的滚到了铁风的面前,铁风将那棍子捡了起来,暗自纳闷:这玩意我好像见过呢...

    这念头生起还不及多想,便心脏跟着一抽,只见一个黄衣胖子四脚腾空,对着自己倒飞了过来,飞的速度很快,仓促之下完全来不及躲闪,下一刻就扑通一下,而后是“哎呦”两声,铁风与那倒飞来的家伙一同栽了个老大的跟头。

    可谓是人在门口站,祸从天上来。

    铁风固然摔得生疼,那飞过来的胖子更是难受,一撞之下余力未绝,又向前滚了半圈,脸杵着地,腚朝着天,仿佛一个怀孕的海象一般。

    见了两人这般扮相,陆星柳都快笑弯了腰,而一旁的两位白袍执法者也忍俊不禁,碍于形象不敢大笑,却也憋得极为难受。

    “哎呦...哎呦...摔死我喽...!”

    “你倒叫唤上了!赶紧给你这两只粗腿挪开!”

    铁风没好气的吼了两句,狠狠的掐了掐压在自己肩头上的粗壮大腿。

    两人分别挣扎着坐起来后,瞧了瞧对方,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强烈的惊讶。

    “是你?!”

    “卧槽,是你?!”

    ...

    铁风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声音与那黑棒子都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了。

    这倒飞出来的蠢家伙,竟然是当日在洛城酒楼见到的,号称“八面魔童”的墨某!

    那头脸上沾满的灰土,却丝毫掩盖不住他脸上极具立体感的肥肉。

    墨某刚站起身来,就闷着头想跑,刚跑了两步,却踌躇了起来,犹豫了一番,转过头来,又走了回来。

    “咳咳,铁兄弟陆姑娘,好久不见...”

    铁风虽说不知道这货为什么每次见到自己都仿佛见了鬼一般,但见他去而复返,想必多半这次是有求于己了。

    “墨胖子,你怎么不跑了?”

    “哪里话...咳咳..小弟见铁兄弟一见如故,亲热还来不及,哪里会...”

    “滚滚滚,别恶心我,你有什么事想求我,直说吧。”

    铁风一脸嫌弃的看着那张故作亲昵的肥脸。

    “铁兄弟当真是料事如神,犹如文曲星下凡,诸葛孔明在世...”

    “柳儿,咱们进去吧。”

    “等等!”

    墨某见到铁风准备进屋,激动的抢前一步,把那并不多宽的屋门给堵住了。

    “这个恩...小弟确实有事相求。”

    “说吧,虽然我觉得我不会帮你的。”

    “呃...铁兄弟,不瞒你说,我是来报名参加执法者考核的...”

    虽说铁风在这里见到他已经猜出如此,但此刻听到他亲口说出这句话来,还是觉得十分好笑。

    且不说这胖子武功并不高,就他这德行颜值,从哪一点看都和执法者半点边搭不上,不怪那屋里人给他踢了出来,换做谁看到这么一副神似江湖骗子的嘴脸,恐怕都有避而远之的冲动。

    “咳咳,可是里面这老头,非说我是招摇撞骗之徒,连报名都不给我报...我在这也没什么熟人,你们是认识我的,铁兄弟,麻烦你帮我进去证明一下,只要你帮了兄弟这次,我以后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

    “得得得,你也别上山下海,我用不着,我进去帮你作证一下就是。”铁风避开了一个熊抱,瞧着那演技极强的胖子,无奈的说道。

    三人进了门,绕过了一展蓝孔雀屏风,刚走出两步,便听到一阵骂声。

    “你这混小子怎么又回来了?!!”

    墨某夹了夹肥肩,试图把自己藏在铁风的后面,捅了捅铁风的腰,小声说道。

    “铁兄弟...你赶紧给他说,不然他又要给我踢出去了..”

    铁风见到眼前是个满脸皱纹的老者,目光炯炯有神,骂起人来中气十足,显然是个好手。

    “前辈,我是猎龙镇铁风。”

    “我是洛城陆家长女陆星柳。”

    那老者点了点头,示意两人先到一旁,那架势显然是准备先收拾了那个混进来的胖子。

    “前辈。”

    铁风再次拱了拱手。

    “您先别急,我帮他作证,他不是江湖骗子。”

    正在墨某眼中充满了希冀,闪着几星期待的光芒时,却听到了一句让他吐血不止的话。

    “他是洛城思春阁常驻,顶多算个江湖嫖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