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者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再将那墨某踢出,而是目光从铁风的脸上缓缓滑到其腰间,落在了腰间那把铁剑上,在那一瞬间,眼神明显露出了一丝惊异,而后又回到了铁风那还沾着一点点染料的表情很不自然的面孔上来。

    那染料,便是清晨时洗去易容剩下的痕迹。

    “你说你是谁?”

    “小子猎龙镇铁风。”

    铁风再次拱了拱手。

    “你是何门何派的?”

    “...我无门无派。”

    听了铁风的回答,那老者眼中疑惑更甚。

    铁风看着那道似乎恨不得要把自己扒光把玩一番的表情,脊背阵阵发凉,非常担心这老家伙有什么不良嗜好。

    “老前辈?”

    “...老前辈?!”

    上前两步,手掌在他眼前狠狠的晃了晃,花了好大功夫,才将那老者从他自己的沉思世界中拉了回来。

    难不成这人上了年纪都多少有点痴呆变态?

    铁风不禁暗暗想到。

    “恩...”

    “你们是来报名考核的是吧?”

    “呃,她是,我不是...”

    那老者虽说是问话,却丝毫没有等待几人回答的意思,还不待铁风说完,便丢了两个深棕色的铜牌过来,摆摆手说道:

    “好了好了,你们走吧,老夫想静静。”

    正待铁风还想进一步解释“我不是来参加考核的”的时候,却被陆星柳一把拉住了,手指在樱唇前嘘了一下。

    她自然明白,人家都下了逐客令了,再去打扰,定是得不到什么好脸色。

    而墨某显然不懂这般事理,看着那两个古香古色的牌子分外眼红,连忙抢上去一步,满脸堆笑的问道:

    “大爷,那我的呢?”

    “叫谁大爷呢?!”

    话音刚落,便见到那肥胖的身躯再次腾空而起,伴着一声嚎叫,精准越过屏风,而后“扑通”一声重响,那是重物砸到地面的声音。

    两人见了这一幕,心中均想:这老头出手真不留情面啊...

    拜别出门后,却并没有见到想象中一个胖子倒在地上咿呀呻吟的画面,而是见到墨某踏着急步,匆匆的奔了回来,一脸惊恐的样子,脸上肥肉的因为害怕挤出了几道褶子,急奔之下,差点和刚刚走出门的铁风撞了个满怀。

    铁风警惕的拦住了这个毛手毛脚的家伙,眼光越过那脏兮兮的肥胖身躯,见到了把他吓成这样的元凶。

    只见屋子十丈外挤了好大一圈人,都是身着同样的白底火莲服饰,脸上也是带着同一般的凶神恶煞表情,见了自己出现,有几人瞬间就破口大骂了起来,仿佛三千恶鬼下凡一般。

    非常没有素质。

    正是闻讯赶来的火莲派众人。

    火莲派这些日子来作威作福惯了,听说今天有人出手毫不留情的废了他们好几个兄弟,哪能咽的下这口气,所谓杀鸡儆猴,这不,没过多久,便将铁风这只“鸡”给围住了。

    十丈是一个界限,是这些日子摸索出来的距离,只要不入考核处十丈范围内,不对百姓出手,执法堂都是放任不管的。

    门口那两名执法者瞧了这架势,颇为玩味的看着这一幕:这家伙惹得麻烦不小啊,看来今天他们几个是出不去了...

    至于帮忙,却是不能的,参加执法者考核并不是戏耍,每一个执法者都是刀山火海中走出来的战士,而不是花圃中百般呵护的花朵,他们的责任是保护平民,而这些参加考核的人,做了决定的一刻,便不再是平民之列。

    “两...两两两位大哥,这...这这外面那群人是干什么的,感觉不是很有善意啊..”

    墨某扯着那两位执法者大哥的袖子,颤抖的说道。

    “就砍翻了几条杂鱼,竟然来了这么多人,这火莲派难不成都是属马蜂的...”

    铁风瞧着那不远处的人墙,自言自语的念叨着,他想到了火莲派或许会要报复,但显然没想到,他们竟然为此派来了这么多人。

    而墨某听了铁风的念叨,丝毫没有原则的就冲了出去,大叫道:

    “各位好汉,伤了你们人的是他啊..跟我无关..让我出去吧...”

    大叫过后,却见到那些“好汉”似乎没有半点让路的意思,墨某小心翼翼的向前蹭了几步,刚走到众人身前,便被一脚踹了回来,伴着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捂着胸口,极为委屈的又跑回了两位“执法大哥”的身旁,还转过头讪笑的对铁风讲到:“咳咳...我是帮你们上前去试探一下他们的实力,不用谢我了...”

    铁风十分无语的瞧着那张肥脸:这脸皮真不是虚的!

    瞧着门口那百多号人,铁风也有些踌躇,这么些人,就算站着不动给自己砍,恐怕也要砍上不少的时间,更何况火莲派恶名之下,必然无虚,不可能这百多号人都是炮灰般的人物。

    确实可以躲在这里,外面那些火莲派众人还不敢嚣张到直接来报名处动手。

    但这一来呢,这牛气哄哄的过来了,转眼就当了缩头乌龟,未免太过丢人了...

    二来呢,瞧着对面那架势,恐怕这风头也未必是那么好避过去的。

    如今之计,只得使点狠手段震慑一下他们,再想法子混过去了。

    “铁..铁兄弟,你做什么去?”

    墨某叫住了咬着牙闷头前进的铁风。

    “自然是闯出去。”

    “不行啊铁兄弟!这外面人太多了,你闯过去会死的...!”

    铁风闻言暗想:看来这个胖子还是有些良心的。

    正当他潇洒的摆摆手,准备大气的说出一句“莫担心”的时候,下一句话却使得他对那墨某的刚升起的一丝好印象瞬间爆破了。

    “反正你左右都要去...要不把那执法考核报名的牌子交给我再走吧...”

    ...

    虽然那墨某是满脸关切的说出的这句话,但铁风也听明白了。

    这货哪里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觊觎自己的“遗物”呢。

    铁风回身就是两个爆栗打到了那墨某的头上:“你大爷的,能不能说点好话!盼我死那?!”

    “不不不...铁兄弟,你误会我了..”

    “咳咳,我只是..我可以和你合作!”

    “合作什么?”铁风已经对这胖子满嘴胡诌的本事多有领教,饶是如此,还是没想到他竟然敢胡吹至此:

    “我帮你把外面那些嚣张的家伙吓跑,你把那个执法者考核报名的牌子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