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怒马天涯,终抵不过青丝华发...凤儿,若你在,你也会支持我的,对么。”

    在荒都一家小酒楼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一名中年男子,半长的黑发随意的披散着,青色的眸中仿佛写满了沧桑,把玩着一盏空酒杯,若有所思。整个人弥漫着一股不似当世的距离感,与酒家热火满座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客..客官..您的酒菜全了。”

    小二小心翼翼的将几盘新出锅的肉食摆了上来,和之前那几盘菜凑成了满满了一桌。

    阅人无数的经验告诉他,眼前这个面容俊朗的男人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虽说进店以来就一直十分安静,仿佛没什么存在感一般,很低调,但就是这样的人,如果等他有存在感的一日,那恐怕便要搅翻了天。

    “再随意上些菜,两壶酒。”

    “可是客官...您之前那些都没动呢...”

    “那又如何?”那男子言谈之间露着一股隐晦的摄人气场,让人不敢质疑丝毫。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那小二象征性的扇了扇自己的嘴巴,一边急匆匆的离去报菜,一边心里暗骂自己,人家点就点,你多什么嘴。

    ...

    “奇怪了,这个人是谁..?”

    那中年男子盯着酒杯,极为罕见的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一闪即逝的疑惑。

    摇了摇头,自斟自饮了一杯水酒。

    ...

    “客官,您的菜...”

    “咦?”

    “这..这..人呢..?人呢?!”

    小二端着两盘冒着热气的牛肉,若不是多年练就的熟练技艺,恐怕这一下便要把那两盘菜扣在旁边食客的头上。

    刚刚坐在那里的男人..竟然突兀的不见了!

    将盘子放到桌子上,小二又狠狠的揉了揉眼睛。

    确实不见了,不过桌子上多了老大的一锭银子,闪闪发亮。

    ...

    正待他愣神间,门口走进了两位客人,其中一人似乎身怀绝技,闻着香气便能把菜名报了出来。

    “碳烤黄牛肉,酱香肘子,清蒸鲈鱼,烫菠菜...”

    “就这儿了!”

    “小二,还有位置没有?”

    那人边喊着话,边自觉地走了进来。

    “小二?”

    “喂!”

    那小二察觉到了肩膀上多了一只手,这才回过神来,转过头歉意的笑了笑,只见一胖一瘦两个身影映入了眼帘。

    正是觅食至此的铁风与墨某,至于陆星柳,称说身体不适,便率先回去了。

    “不好意思客官,您得等...”

    小二瞥了眼那一桌子半点没动的好菜,眼珠一转。

    “...您就坐这吧,稍等下,我帮您收拾了。”

    铁风坐了下来,握住了那小二端盘的手。

    “伙计,这一桌子菜看上去也没动过,你撤了它干嘛?”

    “这个..这个是上一桌客人点的。”

    “算了,甭麻烦了,这些正和我胃口,伙计,你忙你的去就成~!”

    “哎..哎..好。”

    那小二砸了咂嘴,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铁风招呼墨某坐到对面,那肥壮的身躯刚坐下,股下椅子就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来来来,兄弟我先敬你一杯!”

    “则个..则个不行啊,小弟不能饮酒的..”

    “什么不能饮?!你这么胖还不能饮,来来来!”

    “不行啊..!真的不行啊!”

    “什么不行,再说你不行就把铁牌子还给我!”

    铁风说罢,便欲上手去抢那执法者考核报名牌,墨某见状捂胸后缩,仿佛护着自己命根子一般的护着那张铁牌。

    “别别别..铁兄弟,我错了!我喝,我喝一点还不行么..”

    说罢,用一种极为痛苦的表情小小的抿了一口,仿佛在喝毒药一般,喝完之后还狠狠的咳了几下,脸上似乎都写了几个大字:我不行了。

    铁风无奈的瞧着这一幕:

    看来这家伙真的没什么酒量啊。

    眼珠一转,心生一计。

    “墨兄弟,我这牌子给了你,那我可就只得回去想办法再弄一个了,在下从不说谎,到时候那老头问起,我只得实话实说..”

    “别别别..!我...”

    “我再喝就是了..您别介啊..”

    一杯水酒下肚,墨某的胖脸顿时就变得粉红了起来,看起来手感极佳。

    “哈哈,痛快!”

    “来,这第三杯...”

    ...

    正当两人“把酒言欢”时,荒都城外,一名白衣女子手握长剑,浑身微微发颤,仿佛在极力压制着什么,精致的面孔上带着一抹本不该属于她的痛苦与狰狞。

    “我不要..我不要..为什么会这样?!”

    瞳色微微发白,握剑的手抖的更剧烈了。

    “啊!”

    只见那把长剑如旋风般对着一刻粗壮的树干挥舞着,剑法并不精细,但却弥漫着一股强大的杀气,所到之处,木屑纷飞,如刀切豆腐一般,每一剑都带来一道极深的剑痕。

    数十剑过后,那颗近十米高的巨树轰然倒下,激起了冲天扬尘,一时间草叶飞洒,鸟兽四散,左近的人具是吓了一跳,不知发生了何事。

    几名正在附近打猎的汉子闻声赶至,见到了那白衣女子的背影,只见她持剑站在那倒塌的巨大树干旁,双手不住的抖动,虽然距离数丈远,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

    几人对视了一眼,犹豫的走上前几步。

    “姑娘..你还好吧?”

    “你们..你们别过来!”

    “你...”

    “我说了!你们让开,不要接近我!”

    那女子转过头,几人惊骇的见到,那女子面容极为精致,但瞳孔竟然是灰白色,让人瞧了便没来由的生了一股惊恐。

    “让开啊!”

    几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疑惑与犹豫,正当他们纠结要不要按照这女子的话直接撤走时,只见几道白光闪出,而后眼前一黑,便永远脱离了尘世之苦。

    “对不起..对不起..”

    看着那地上的横竖几道尸体,白衣女子瞳孔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一抹泪水从双眼中汩汩流下,顺着白皙的脸颊,流过了娇俏的下巴,滴答,滴答的打到了地上,溅出几抹细尘与水花。

    “我又杀人了...”

    “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了...”

    “爹,娘,我要怎么办..?”

    女子跪在了那几具尸体前,不知所措,脸上写满了无助。

    “铁风..”

    “你也接受不了这样的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