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到东靑王的行踪了么?”

    “报告骆统领,近些日子以来,东靑王从未在江湖上出现。(书^屋*小}说+网)”

    “东靑教现在是谁主事?”

    “目前是金枭王在打理教中事物。”

    “那么说..紫鸢王此刻也是未归?”

    “是的,骆统领。”

    蒙天坐在一张红色漆木椅子上,听了来人的汇报,闭目沉吟许久。

    “坐。”

    那白袍汉子犹豫了一番,便在蒙天左手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让你查的那个叫‘胡无忌’的人,可有消息?”

    “此人...或许已在了荒都。”

    蒙天眉头一皱,问道:

    “‘或许’是什么意思?”

    “前些日子有侍卫禀报说在荒都附近郊外见过此人,而后我们便派了两位兄弟去探查,结果...结果这两位兄弟都死于非命..”

    “可曾查验伤口?”

    “经脉具断,七窍流血,应该是中了极为蛮横的掌劲。”

    “蛮横的掌劲...”

    “难道是七杀掌劲..?”

    蒙天自语呢喃了两声,轻叹了一口气,暗惜:司马正义,你终究是没过得了这一关么?

    转过头说道:

    “辛苦你了,还有什么要汇报的么?”

    “这个..还有一件和洛城无关的事情,但是大统领说此事也全权交给骆统领您来处理..”

    “哦..?且说说看?”蒙天挑了挑眉,显得很惊异。

    “近日荒都来了一名叫做‘铁风’的少年,刚进荒都就和火莲派结了好大的梁子,探子得报,火莲派因他在荒都城内死伤数十人,火莲派炎长老非常愤怒,欲无视荒都法律,强行将那少年斩杀,以正声威。”

    “恩...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骆统领。”

    那白袍汉子走后,蒙天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真是到哪都能惹出麻烦来呢...”

    ...

    酒馆中,墨某脸色通红,衣襟都被酒水洒湿了一片,时而唱两句,时而站起来送给店伙计一个飞吻,扭了几圈便坐到了铁风的身旁,情绪极为高涨,而劝酒人与被劝人的角色也悄然间的转换了身份。

    “哈哈哈,铁兄弟,来来来,咱们再喝,你说的,不喝的可是王八儿子!”

    铁风捏着鼻子又饮了一杯,他是想趁着这胖子喝高了探探他的底细,但也没想到,这个胖子几杯下肚就醉了,而醉了之后,竟是这般景象,莫说问话,这酒杯都放不下来了。

    “等等..嗝~墨兄弟,你先别急!”

    “别光顾着喝酒..嗝~咱们..咱们聊一聊!”

    “没问题哦!”

    “干了这杯酒~小弟知无不...不内个答!”

    又是两杯酒下肚,两人脸色都变得更红润了,也多亏这里位置偏,不然恐怕周遭的食客都要一脸嫌弃的怒目而视了。

    “我问你啊..隔~之前那几棍子,真的是你打的?”

    “哈哈,废话,就算来..就算来再多的杂毛,老子也全给他妈的..给他们炸飞喽!”

    “...那你..”

    “干杯!”

    “咕咕。”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参加这..隔~为什么要参加执法者考核?怎么看都不符合你的性格呢。”

    铁风这句话刚问完,便见到墨某立刻就安静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收敛了,仿佛触动了什么伤心事一般。

    没过多一会儿,只见他嘴唇瞬间就瘪成了了一个茄子,情绪瞬间由之前的高涨改作悲戚,抽搐了几下过后,便一把扑向了铁风,粗壮的双臂紧紧的搂住铁风,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委屈至极。

    几个呼吸的功夫后,墨就嚎啕大哭起来,“哇哇”声不断,仿佛是个没断奶的胖孩子。

    “!!!”

    铁风很懵,完全不知道这是哪一出,费了好大劲,依然推不开这箍在自己身上的肥硕身躯,和不远处的伙计对视时,眼神中双双写满了尴尬。

    伙计连忙识趣地别过头去,不忍直视这两个男人抱头痛哭的画面,而看到这一幕,铁风的心情更是犹如吃了半只死耗子。

    过了好一会,墨某才抬起头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我想回家,哇...”

    “这里吃不好,穿不好,还有人天天打打杀杀的..哇..!”

    “...什么?”

    铁风对这答非所问的回答弄的更蒙了。

    实在想不通这参加执法者考核与“想回家”之间有什么联系,难不成谁不让他回家了?

    “..你家在哪?”

    “我家在成...”

    “无关的人都他妈给老子滚出去!”

    还不待墨某抽泣的说完,便被一声急躁的暴喝所打断了。

    众人一抬头,便看见了门口涌进了七八个高大的汉子,都身着白底火莲的服饰,大多数人都知道,那火莲就是煞星的标志。

    “客客...客官,不知您..”

    小二颤抖着上前,话还没说完,就被为首的汉子一个巴掌给扇出了门去,摔到地上,落下的门牙在门槛处咕咕打转。

    这时候,众人才见到,门外站着更多的白衣人,少说也有几十号,似乎整个街道都被封锁了。

    要知道,此处是内城,敢在荒都内城这么做的,当真是极为嚣张了。

    “诸位好汉,在下天狗宗何远山,不知几位这是何意?封街逐人,难道想无视荒都律法不成?”

    一名长衫中年男子站起身来,对着这蛮横的几人怒斥道。

    “你说什么?”为首的那名壮硕的白衣人上前两步,走到了那长衫人的面前,露出一副“我好像没听清”的表情。

    那长衫中年见了这个比自己高出半头的家伙,虽然也倍感压力,不过出于对荒都内法规的信任,还是义正言辞的叱问道:

    “封街逐人,难道想无视律法?!”

    “我是说前一句。”白衣人淡淡的说道。

    长衫中年闻言一愣,道:

    “在下天狗宗何远山,不知几位何意?”

    “轰!”

    话音刚落,只见那白衣人右手向前一探,而后一抓一抛,那前一刻还威风凛然的长衫中年就这样悬空而起,将酒馆木窗撞的稀烂,摔倒了店外的街上,狠狠的吐了一口老血。

    一半是摔得,一半是气的。

    “这梁子我天狗宗算是记下!”

    门外一句狠话刚传进来,众人便见到那长衫男子被几人五花大绑了起来,不知要运往何处。

    而与他同行的几人,此刻也都瑟瑟发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竟不敢再发一言。

    白衣人的拍了拍手,装模作样的理了理自己的衣口。

    “这回可还有人不知我们是何意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